1949年毛泽东访苏遭斯大林“软禁”真相

为举行中苏条约签字仪式,中国代表团被请到克里姆林宫。中方有毛主席、周总理,苏方有斯大林、马林柯夫、贝利亚、维辛斯基等,聚集在斯大林办公室旁的一间客厅里。其余的人都在另一间客厅。
斯大林面对周总理和维辛斯基说:你们对今天的仪式、程序都协议好了吗?双方应参加的人员都到了吗?
维辛斯基答,还得稍等一等。
斯大林问维辛斯基:前几天我们外交人员送来的那封信,我转到你那里去了,你先研究,拟出个答案来,我们再谈。这封信你看到了吗?你有何看法?
维辛斯基:我研究过了,至于答案,我想先听取你的意见。
斯大林一面向一间小屋走去,一面回答维辛斯基:我没有看,没有考虑它,你怎能先听我的意见;我送到你那里是要你先看、先提出意见来。
这时,维辛斯基躲在斯大林背后做了个鬼脸,对着我的耳朵小声说:我还未读那个文件呢!怎能提出意见呢?!
我说:你撒了一个小小的弥天大谎。
维辛斯基说:这是一个缓兵之计,否则如何交卷,如何收场呢?!
签字仪式开始了。中国方面出席的有毛泽东、周恩来、李富春、陈伯达、王稼祥、赛福鼎。苏联方面出席的有斯大林、莫洛托夫、伏罗希洛夫、马林柯夫、米高扬、赫鲁晓夫、贝利亚、卡冈诺维奇、布尔加宁、葛罗米柯、罗申等。代表双方签字的是周恩来和维辛斯基。
在签字仪式上,毛泽东、斯大林站在最中间。斯大林的身材比毛泽东略低,在记者给他们拍照时,斯大林总要往前移动一两步。这样,在照片和影片上,他就不会显得比毛泽东矮,或许还要高些。各种镜头对着我们,摄影灯在不断地调整,烤得大家汗流满面。斯大林也不得不常常调整一下姿势。
突然,斯大林对我说:你们的翻译工作没有做好,耽误了贸易协定文本的印制。否则,今天在这里可以同时签署贸易协定,那多好呀!
毛主席问我斯大林说的什么。 我如实地做了翻译。
他听后说:缺点和错误总是中国人的! 斯大林非常敏感地回头问我:他说什么?
我回答说:是我们个人之间的私话。 这样,他就不好再问了。
中苏贸易协定,是苏联对外贸易部在苏联外交部协助下,与中国贸易代表团合作准备的。当时苏方还未准备好。苏方有关人员深恐斯大林斥责,所以就称中方未准备好该协定的中文本,以此搪塞,逃避责任。这种事发生在庄严郑重的签字仪式上,实在使人啼笑皆非。毛主席以他特有的洞察力,一眼就看穿了这件事的本质,同时一针见血。他的话消除了我的顾虑。
签字仪式结束后,斯大林举行招待宴会,中苏官员互相祝贺。斯大林同毛泽东坐在一起。
斯大林指着中国武官边章五问我:他是谁?我做了介绍。
斯大林接着说:他相貌堂堂,笑容可掬,令人愉快。
这时,毛泽东对斯大林说:再过几个钟头,也就是今天傍晚,我们要举行答谢宴会,也是告别宴会。希望你,斯大林能莅临。我们希望你能出席一下,如果健康状况不允许,你可以随时提前退席,我们不会认为这有什么不合适。
斯大林回答说:我历来没有到克里姆林宫以外的地方出席过这样的宴会,而且已经成了惯例。对你们的邀请,我们在政治局会议已讨论了,决定破例接受你们的邀请,也就是允许我答应你们的邀请,出席你们举行的宴会。
毛泽东再次说:如果身体不支,你可以随时提前退席。
斯大林说:不会的,既然来了,就要参加到底。
本文摘自:《法制晚报》2015年04月10日A42版,作者:师哲口述李海文着,原题为:《站在巨人身边,披露历史内情》,本文系节选

新蒲京338棋牌下载 1

1949年12月21日,毛泽东访问苏联期间,在莫斯科出席斯大林七十寿辰庆祝大会。

新蒲京338棋牌下载,1949年12月16日,也就是新中国诞生两个月后,毛泽东率领中国代表团前往苏联访问。这是新中国国家元首第一次出国访问。

新中国成立后,针对当时的国际形势,毛泽东提出了向苏联及社会主义阵营“一边倒”的基本外交战略。毛泽东亲访苏联便是这种基本外交战略的集中体现。此行的使命是与苏联领导人商谈两党两国之间重要的政治、经济、文化问题,了解苏联的经济与文化建设,商谈和签订有关的条约和协定。

毛泽东率代表团到达莫斯科后,会见了斯大林,高度评价斯大林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贡献,就中苏重要的政治与经济问题交换意见。两国政府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条约有效期30年。同时,双方还签订了《中苏关于中国长春铁路、旅顺口及大连的协定》和《中苏关于贷款给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协定》。毛泽东在临别演说中高度评价了中苏两国人民的团结与友谊。他赞扬苏联经济、文化及其他各项重要的建设经验,认为这将成为中国建设的榜样。

这次访问,对于增强中苏两党两国和人民之间的了解和友谊做出了巨大贡献。在中国代表团为期两个月的访苏期间,发生了一些隔阂和不愉快的事情。后来,《钓鱼台往事追踪报告》一书及《毛泽东第一次访问苏联》等有关资料披露了毛泽东访苏期间被斯大林“软禁”的历史真相。

毛泽东到达莫斯科的当天,斯大林就在克里姆林宫与他举行了会谈。斯大林那天显得很精神,一身笔挺的军服。他破格地站在了厅门口,而且是几乎所有的政治局委员都在这里列队,这在苏联是不多见的。

还有一件事也是罕见的,斯大林竟然没有要一名苏联的翻译,只是由中国方面的翻译师哲一个人全权代表。这足以看出斯大林对中国方面的信任。

当毛泽东出现在大厅门口时,斯大林迎了上去,他紧紧握住毛泽东的手,说:“您好!您很年轻,很了不起!很了不起!”毛泽东说:“见到了斯大林同志十分高兴!”

斯大林对毛泽东非常赞赏,他接连说了好几句:“伟大,真伟大!你是中国人民的好儿子!你对中国人民的贡献很大!我们祝你健康!”

会谈的气氛的确十分热烈。但也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音符。关于这次会谈,师哲有一段详细的回忆:

毛泽东同志说:“我是长期受到打击排挤的人,有话无处说……”不等主席讲完,斯大林立即插话:“胜利者是不受审判的,不能谴责胜利者,这是一般的公理。”斯大林的这句话使毛主席没有把内心的话说出来。

大家边谈边徐徐入座,斯大林坐在主席的座位上,苏方官员列坐在他的右侧,毛泽东及我坐在左侧。正式会谈开始了。斯大林关切地询问毛泽东的健康状况,希望他多保重。斯大林说:“中国革命胜利在望,中国人将获得彻底解放,共产党的力量是不可战胜的。中国革命的胜利将会改变世界的天平,加重国际革命的砝码。”

“恢复经济和建设国家将是你们头等重要而艰巨的任务,但你们有最宝贵、最丰裕的人力,这是取得最后胜利和向前发展的最可靠的保障和力量。你们获得全面胜利是无疑的。但敌人并不会甘心,也是无疑的。然而今天敌人在你们面前是无能为力的。我们全心全意祝贺你们的胜利,希望你们取得更多更大的胜利!”

双方的谈话海阔天空,从前线的军事情况谈到经济建设、粮食收获、土地改革以及群众工作等。从一开始就使人感到斯大林在揣摩毛泽东此行的意图和愿望。谈话历时两个多小时,苏联方面只有斯大林一个人说话,其他人都未插话。

斯大林再三问毛泽东:“你来一趟是不容易的,那么我们这次应该做些什么?你有些什么想法和愿望?”毛泽东表示:“这次来,一是为祝贺斯大林同志的70寿辰,二是看一看苏联,从南到北,从东到西都想看一看。”斯大林说:“你这次远道而来,不能空手回去,咱们要不要搞个什么东西?”

7月份,斯大林和刘少奇谈话时已经表示要等毛泽东到苏联后签订一个条约。这次我感觉到斯大林不愿先提出自己的想法,以免日后有人说他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他可能考虑到过去他对中国革命出了些不正确的主意,有些不妥的做法,因此表现得很谨慎。

毛主席说:“恐怕是要经过双方协商搞个什么东西,这个东西应该是既好看,又好吃。”这话充满了哲理和幽默,但是如果我直译出来,苏联同志肯定不明白,所以我在翻译时作了解释:“好看就是形式上好看,要做给世界上的人看,冠冕堂皇;好吃就是有内容,有味道,实实在在。”

然而苏联人仍然不理解那是何物,全都目瞪口呆,只有贝利亚失声笑了起来。斯大林不理解东方人的智慧,但他沉着冷静,婉转地继续询问。

毛泽东不肯明说,他认为苏方有经验,应该主动提出帮助我们,不提是不诚恳的。他对斯大林说:“我想叫周恩来总理来一趟。”斯大林表示惊讶,反问道:“如果我们不能确定要完成什么事情,为什么还要叫他来,他来干什么?”显然斯大林在刨根问底,但毛主席没有再回答。

斯大林和毛泽东都没有猜透对方的心理和意图,因而发生了某种误解。有一种说法是:斯大林的内心打算是,不管中苏双方签订什么条约或协定,都得由他亲自签署,对方必须是毛泽东签字,这样才门当户对,冠冕堂皇。这是斯大林内心的最大愿望和如意算盘。但毛泽东却一心要把担任总理兼外长的周恩来请到莫斯科来完成这项任务。斯大林虽是部长会议主席却非外长。他不能理解,为什么毛泽东不愿意代表5亿人民签署这样的条约?

这是双方首次会谈所遇到的难题及产生的隔阂和不愉快。而这些隔阂和不愉快,是通过斯大林的让步而解决的,当然也埋下了中苏关系的一些不和谐的种子。这期间,斯大林派了好几个人来摸毛泽东的底,还亲自打电话来询问毛泽东的一些具体想法。

毛泽东又一次表现出独特的个性。有一天他对来看他的科瓦廖夫发起了脾气,他说:“你们把我叫到这里来,什么事也不办,什么事情也不谈,难道我是来这里天天吃饭,天天来拉屎、睡觉?”这明确表达了对斯大林拖延讨论新约的不满。

就这期间,发生了一件始料不及的事情。英国《路透社》发出了一条耸人听闻的消息:毛泽东在苏联被斯大林软禁起来了,据说消息来源还很可靠。这一下子苏联方面紧张起来了。他们大概也感到10多天没有毛泽东的消息,没有办法向世界交代,就急忙派员来和中共方面商量,怎样对待这条消息。还是中国驻苏联大使王稼祥想出了一个主意,说以毛泽东个人的名义发表一个答记者问,这样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就在这时,事情却突然有了转机。缅甸、印度、丹麦、瑞典和英国等国准备承认或同新中国建交。中国在国际上朋友越来越多的新动向促使斯大林认真对待毛泽东提出的要求。特别是英国《路透社》发的消息使苏联方面感到非常被动,也使斯大林终于认真考虑与中国签订新约问题,并同意周恩来来莫斯科。

1月2日晚,毛泽东致电中共中央,通报了苏联方面的情况,并明确提出让周恩来“于1月9日从北京动身,坐火车来莫斯科”。电报发出后,毛泽东一扫10多天来的沉闷心绪,精神特别好。利用周恩来尚未到达的时间,他拜谒了革命导师列宁墓,到列宁格勒参观了十月革命时炮击冬宫的“阿芙乐尔号”巡洋舰,到波罗的海远瞻了十月革命的策源地之一的喀琅施塔得要塞等地方,充分领略了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革命风韵。

1950年1月10日,周恩来离开北京赴莫斯科。1月23日,毛泽东、周恩来同斯大林举行会谈,这也是毛泽东到莫斯科后第三次与斯大林会谈。

在这次会谈中,斯大林的态度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变。他首先提出,尽管他们曾经认为还是保留好,但必须对涉及中苏关系的现有的条约和协定进行修改。斯大林说,修改的原因在于旧约的基础是反对日本的战争,既然战争已经结束,日本已投降,形势发生了变化,与国民党签订的条约就成为过时的东西了。

同时,斯大林对旧约中的一些不平等条款,也不再回避,指出要废除或修改。其坦率的举动,实在出乎毛泽东的意料。斯大林有了这样的态度,会谈进展得非常顺利。毛泽东在给国内刘少奇的通报中说“工作是颇为顺利的”。为了使新的条约区别旧约,中方提议可在原来基础上加上“互助”二字,苏方也接受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最终达成。

1950年2月14日,《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签字仪式在克里姆林宫隆重举行。当晚,按照毛泽东的意见,中国驻苏联大使王稼祥以大使夫妇的名义在大使馆举行答谢宴会。斯大林是从不到克里姆林宫以外出席宴会的,但出于对毛泽东等中国贵宾的尊重,他破例率苏共中央政治局成员出席这次盛宴。当斯大林步入宴会厅,与毛泽东和周恩来拥抱时,整个大厅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2月16日,斯大林在克里姆林宫举行宴会,为毛泽东饯行。2月17日,毛泽东登上回国的专列,结束了这次具有历史意义的苏联之行。

对于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的重大意义,毛泽东在1951年10月23日召开的政协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上说:条约定下来比不定好。定下来,就有了靠,可以放手做别的事。现在把两国的友谊在条约上固定下来,我们可以放手搞经济建设。外交上也有利。“我们是新起的国家,困难多,万一有事,有个帮手,这样可以减少战争的可能性。”

与苏联缔结了新的互助条约,毛泽东完成了一项重大的任务,这是他政治生涯中少有的经历。通过直接接触,毛泽东对斯大林有了新认识。后来,在谈到这段历史时,毛泽东说:“斯大林这个人,看情形他是可以变的。签订中苏条约,我们在那里呆了几个星期。他开头很不赞成,到后头我们坚持两次,最后他赞成了。可见一个人有缺点的时候,就是斯大林这样的人,他也不是不可以变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