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兆骞解读诺奖百年经典

图片 1

《文学即人学》近日,知名作家、编辑家、文学评论家汪兆骞的新书《文学即人学:诺贝尔文学奖百年群星闪耀时》由现代出版社出版在新书发布会上,汪兆骞谈到,他写作这部有导读性质的书,是希望读者从多元、人性、文学和审美的角度看待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及其作品

11月22日,由现代出版社出版的汪兆骞新作《文学即人学:诺贝尔文学奖百年群星闪耀时》在京举行首发式。中国作协副主席张抗抗及韩浩月、臧永清、张晶等专家学者、出版人与会,同作者围绕新书展开对谈交流。

新书首发式现场。本网记者 吕家佐/摄

世界文学;诺贝尔;人学;诺贝尔文学奖;文学

在《文学即人学》一书中,汪兆骞遵循“以人性观照文学,探寻世界文学的广度、深度与厚度”之原则,以数十年的积淀深入解读了从1901年至今的100多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及其经典代表作,不仅较为完整地介绍了这些作家的生平和创作经历,而且剖析了作家通过作品表达的思想,以简约有力的文字刻画了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群像,呈现出“文学即人学”的宏大命题。作品资料翔实,见解独到,力求为读者揭示文学与人性、人生、社会、世界、历史的关系。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2018年11月22日下午,著名学者、文学评论家、编辑家汪兆骞新作《文学即人学:诺贝尔文学奖百年群星闪耀时》新书首发式在北京王府井书店举行。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张抗抗,知名作家、资深文化评论人韩浩月,资深出版人,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现代出版社社长臧永清,现代出版社副总编辑张晶,新书作者汪兆骞出席活动。

图片 2

与会者谈到,诺贝尔文学奖评选虽有遗珠之憾,但依旧是全世界最具权威性、最重要的文学奖项之一。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及其作品具有十分重要的研究价值。《文学即人学》以生动的叙述和丰富的内容导读世界文学的精华和遗产,用非学术化的语言把读者带入书中,将作家们的人生故事、创作经历、作品特点和评论界观点等巧妙融合,具有较强的思想性、文学性和可读性,体现了作者作为一个资深编辑家和学者的深厚积累和文学功底。

书中,汪兆骞遵循“以人性观照文学,探寻世界文学的广度、深度与厚度”之原则,从纯粹的文学欣赏、评论与创作的角度,以人性、历史及美学的眼光,为我们精心解读从1901年以来的一百多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及其经典代表作,全面呈现百年来世界文学金字塔顶部的辉煌与璀璨,见解独到、深刻,力图为读者揭示文学与人性、人生、社会、世界、历史的关系。

《文学即人学》

在汪兆骞看来,文学是人学,也是灵魂的历史。文学一直在变革中前行,文学空间的复杂性已超出了文学史的论域,呈现出一种更为复杂的景观。希望读者通过这部作品,从多元、人性、文学和审美的角度看待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及其作品,而不是从二元对立的角度进行评判。

汪兆骞认为,文学一直在变革中前行,不断穿越历史隧道,至今文学空间的复杂性已经超出了文学史的论域,呈现出一种更为复杂多元的景观。但是审视自我和社会,拷问人性,一直是文学的视域和生命。文学是人学,是灵魂的历史,在尘埃与云朵中温暖众生。其审美价值和意义的解读,与任何奖项毫无关系。中国的曹雪芹无缘什么奖项,俄国的托尔斯泰也未摘得诺奖桂冠,但丝毫影响不了他们的作品成为世界文学的经典。

汪兆骞

但毋庸置疑的是,纵观全世界的文学奖项,诺贝尔文学奖在全世界有着相当特殊的地位,其影响最为广泛,地位也最为崇高。历史证明,全世界公认的最优秀的作家,除了极少数有遗珠之憾,几乎都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因此诺贝尔文学奖被视为世界最具权威性、最重要的文学奖项。获奖者及其作品均被被载入世界和自己国家的文学史册,同时还往往被当作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荣耀。因此,研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及其作品,也是研究全人类优秀文学遗产的一个重要部分。

现代出版社

汪兆骞说,诺贝尔认识到文学之于人类,具有净化灵魂、崇尚理想的教育意义。诺贝尔文学奖自从1901年第一届颁奖以来,历经两次世界大战,一直坚守评奖宗旨,褒奖他们“创作出富有理想倾向的最佳作品”。至今,已经有一百多位来自不同国度,代表不同领域与文明的作家得奖。

近日,知名作家、编辑家、文学评论家汪兆骞的新书《文学即人学:诺贝尔文学奖百年群星闪耀时》由现代出版社出版,回顾诺贝尔文学奖自1901年迄今一百多位得主及其经典代表作,从泰戈尔、叶芝、纪德到近年来的莫言、阿列克谢耶维奇、莫言、鲍勃·迪伦、石黑一雄等,全面呈现百年来世界文学金字塔顶部的辉煌。

《文学即人学:诺贝尔文学奖百年群星闪耀时》一书,汪兆骞凭借翔实的资料,以数十年之积淀,厚积薄发,深入解读诺奖得主及其代表作品,深入剖析作家通过作品表达的思想,并且比较完整地介绍了诺奖得主的生平和创作经历,以简约有力的文字刻画了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群像,呈现出“文学即人学”的宏大命题。

在新书发布会上,汪兆骞谈到,他写作这部有导读性质的书,是希望读者从多元、人性、文学和审美的角度看待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及其作品,而不是从二元、非此即彼、非是即非、非黑即白的狭隘角度进行评判。他认为,文学一直在变革中前行,不断穿越历史隧道,至今文学空间的复杂性已经超出了文学史的论域,呈现出一种更为复杂多元的景观,但是审视自我和社会,拷问人性,一直是文学的视域和生命。“文学是人学”,是灵魂的历史,其审美价值和意义的解读,与任何奖项毫无关系,譬如中国的曹雪芹无缘什么奖项,俄国的托尔斯泰也未摘得诺奖桂冠,但丝毫影响不了他们的作品成为世界文学的经典。但毋庸置疑的是,纵观全世界的文学奖项,目前诺贝尔文学奖依然被视为世界最具权威性、最重要的文学奖项,获奖者及其作品均会被载入世界和自己国家的文学史册,同时还往往被当作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荣耀。

《文学即人学:诺贝尔文学奖百年群星闪耀时》一书是汪兆骞先生继畅销书经典史诗级民国大师集体传记《民国清流》系列七卷本之后出版的又一重磅作品。

知名文化评论人韩浩月说,他发现诺奖的几个有趣特点:获奖的诗人不少;双重国籍、流亡者不少(如奈保尔、米沃什等);现实生活一团糟。他认为,这恰好对应了经典文学产生的三个必然条件:诗歌是文学体裁中最纯粹的,写作者要纯粹;文化冲突可以帮助作家用更好的角度来观察人类存在的多样化,拥有上帝视角;把生活给予的痛苦转化成辉煌的文学。

汪兆骞生于1941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编审,原《当代》副主编兼《文学故事报》主编。著有经典史诗级民国大师集体传记《民国清流》系列七卷本及《往事流光》《香盈碧莲花》《春明门内客》《记忆飘逝》《紫塞烟云》《张骞》等。

著名作家张抗抗认为,诺贝尔文学奖代表了人类的一种普遍价值,评选虽难免有遗珠之憾,但确实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世界文学的高峰。她总结道,《文学即人学》一书主要有三个特点:一是客观,作者没有把自己的某些观点强加到诺奖作家身上,而是让读者自行判断;二是从人和人性的角度来评价作品;三是具有很强的可读性和耐读性,作者用非学术化的语言把读者带入书中,以生动的叙述将作家的人生故事、创作经历、作品特点、评论界观点等巧妙融合,也有一定思想性和深刻性。不过,在谈到文学的未来时,张抗抗补充道,随着人类对环境、自然、动物等的进一步认识,将来文学可能不仅仅局限于“人学”,还会涉及更大的领域。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