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龄化加剧挑战日本社保可持续性

预计日本政府用于救济高龄贫困者的财政支出在2029年将突破5万亿日元

摘要
日本总务省9月公布的数据显示,日本65岁以上高龄人口占比已达28.4%,是全球高龄化最严重的国家。随着高龄化不断加剧,社会保障开支已成为日本政府的沉重负担。学界普遍认为,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比例超过7%、或者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比例超过10%时,就意味着这一国家或地区进入老龄化社会。日本政府将65岁以上人口视为高龄人口。日本各界认为,日本已经从老龄化社会演进为高龄化社会。

中国社会科学报综合外媒报道
日前,日本法政大学经济学部教授小黑一正(Oguro
Kazumasa)在东京财团政策研究所官网发文表示,随着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以及“非正规劳动者”日益增多,近年来,日本“高龄贫困者”人数激增。为此,小黑一正呼吁,日本政府应及早调整财政和税收政策,以应对未来越来越严重的“老后贫困”问题。

日本总务省9月公布的数据显示,日本65岁以上高龄人口占比已达28.4%,是全球高龄化最严重的国家。随着高龄化不断加剧,社会保障开支已成为日本政府的沉重负担。

小黑一正基于历史记录,对未来日本老年人群的收入情况进行了推算。有统计数据显示,1996年日本全国65岁以上老年人口约1900万人,其中约29万高龄贫困者必须依靠政府提供的救济金来维持基本生活。2015年日本老年人口增至约3380万人,与此同时,高龄贫困者增至97万人。照此推算,日本高龄贫困者在2048年前后将突破200万人,到2065年将达到约215万人。届时,高龄贫困者在全部老年人口中的占比将达到6.4%。

学界普遍认为,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比例超过7%、或者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比例超过10%时,就意味着这一国家或地区进入老龄化社会。日本政府将65岁以上人口视为高龄人口。日本各界认为,日本已经从老龄化社会演进为高龄化社会。

文中提到,目前日本未满65岁的人群中,有一部分人长期低缴或未缴养老金,他们虽然能依靠工资生活,但到65岁之后将无法依靠自己的养老金生活;还有一部分人的情况更糟糕,他们现在已经只能依靠政府救济维持生计。当这些人进入65岁后,必然会成为高龄贫困者。近年来,上述两种人的数量都在急剧增加,他们相互叠加后,将对日本的社会保障体系造成巨大冲击。预计日本政府用于救济高龄贫困者的财政支出在2029年将突破5万亿日元,到2069年将达到6.7万亿日元。

数据显示,截至9月15日,日本总人口比上年同期减少26万;同时,65岁以上高龄人口同比增加32万至3588万,刷新历史纪录。

小黑一正认为,过去大部分人都是在职工作期间缴纳养老金,以保障自己退休后的生活。但推算结果表明,这种传统模式在日本已经越来越难以维持下去。日本政府必须尽快对养老金征收和发放机制进行调整和改革,同时努力构建可持续的财政体制。

一边是高龄人口增加,一边是总人口下降。这意味着缴纳社保的劳动力在不断减少,而领取国民年金(基础养老金)和厚生年金(企业年金)等养老保险的人口在不断增加,医疗和护理等开支也越来越大。

作者简介

有业内人士根据政府最新数据推算,在日本,15岁至64岁的劳动力与65岁以上的高龄人口之比为2.09,而且这一比例仍在继续缩小。有预测说,到2045年日本劳动力与高龄人口比例将降至1.5以下。

姓名:刘阳 工作单位:

日本应对老龄化社会的制度设计比较成熟。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和护理保险被称为日本应对老龄化社会的“三大法宝”。得益于护理保险制度,老年人在自理能力受限时可根据身体状况享受援助或护理服务,包括上门援助服务、居家护理服务及入住养老福利机构等。

但是,随着日本人口结构深刻变化,社保开支已成为日本财政的巨大负担,并且负担将越来越沉重,其可持续性面临挑战。

财务省数据显示,日本财政预算中社保有关预算呈逐年扩大之势。2018财年,社保有关预算增至近33万亿日元(1美元约合106.9日元),占当年财政预算的33.7%。

社保开支持续扩大成为日本财政长期赤字的主要原因之一。近年来日本公共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一直维持在200%以上。

为减轻社保负担,多年来日本政府一直致力于推动相关法律制度朝着有利于“增收节支”的方向修改:一是提高国民年金入保年龄上限,70岁之前都可加入国民年金保险;二是提高领取厚生年金的年龄门槛,作为养老金重要来源,厚生年金领取年龄已从一开始的55岁上调至65岁。

此外,2014年厚生省曾考虑过以大幅提高养老金标准为前提,换取老年人自主选择将领取养老金年龄推迟至75岁。2018年财务省还曾提出将厚生年金领取年龄提高至68岁。目前,日本社会关于未来提高社保缴费标准、降低养老金支付水平、削减政府承担医疗费比例等话题的讨论非常多。

高龄化对日本经济社会产生了双重负面影响。一方面,医疗、养老、老年人护理等负担持续加重,政府入不敷出;另一方面,年轻人对社会保障缺乏信心,提前规划养老,削减消费,成为日本消费紧缩的重要原因之一。

很多日本学者认为,对未来的不安已成为日本消费不振、难以走出通缩的重要原因。10月1日起,日本消费税税率由8%上调至10%。日本政府表示,此举预计将增加5.6万亿日元税收,用于弥补社保开支缺口。但分析人士指出,日本社保开支日益扩大,仅靠提高消费税远远不够,政府必须正视问题,尽快推出社保改革方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