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教授:“安倍经济学”对日本经济“是一场悲剧”

日本早稻田大学教授野口悠纪雄表示:“安倍经济学”并未真正促进经济增长,而是为日本经济带来损伤,“是一场悲剧”。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梁婷婷 北京报道
1000万亿日元的国债,并未带来想象中的经济增长。
8月12日,日本内阁府公布日本第二季度经济状况。数据显示,日本第二季度名义GDP初值季率上升0.7%,前值上升0.6%;第二季度实际GDP初值季率上升0.6%,前值上升1.0%;第二季度实际GDP初值年化季率上升2.6%。
这是一个远低于预期的答卷。此前,市场预计日本第二季度实际GDP初值季率将上升0.9%,GDP初值年化季率将上升3.6%,实际情况与市场预期相比分别减少了0.3个和1个百分点。
数据公布之后,日本经济财政大臣甘利明立刻出场“救火”,表示“第二季度GDP数据是可靠的”。但日本股市在8月12日的表现却有些惨淡。日经指数下跌0.7%,创下了6周以来最低。
更重要的是,这份表现平庸的答卷,使人们对安倍经济学的信心产生了动摇:巨量国债要求日本政府手中握有更多的钱,安倍原本也计划从2014年4月起分两个阶段上调消费税。但如果加税,日本经济增长的引擎又可能受损。
一度风光的“安倍经济学”突然陷入了两难。一时风光
自1992年起,日本实际GDP增长率在21年内都没有超过3%,其中4个年份出现负增长。停滞的同时,日本经济在股市、房市等资产市场都显现出了持续的低迷,日本经济总体上表现出通货紧缩的病症。这也与社会老龄化等问题一道,成为了日本的突出矛盾。
再度上台的安倍晋三将解除通货紧缩作为自己的首要经济施政目标。1月22日,日本央行将日本通货膨胀率在2013年达到2%作为目标,并推出了一系列“量化和质化宽松”的货币政策,这是安倍晋三射出的第一支箭。安倍政府强势要求日本央行向欧美央行学习,一方面提高日本经济的流动性,另一方面促使日元贬值,借此推动日本的出口贸易。
4月4日,安倍把量化宽松的目标从以往的隔夜拆解率转向扩大基础货币,要求在两年内以每年约60万亿到70万亿日元的速度增加货币供应规模。日本央行还决定扩大长期国债购买规模,将包括40年期国债在内的所有长期国债列为收购对象,并计划进一步购买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和日股交易所交易基金。
灵活的财政政策是安倍晋三射出的第二支箭。安倍政府先后拿出13万亿日元的“2012年度修订预算案”和在2013年度增加92.61万亿日元必要公共投资的议案。安倍政府还推出了20.2万亿日元的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希望通过扩大支出以刺激需求。
前后两箭的射出,在一定程度上搅动了日本“一潭死水”般的经济。除了在第一季度交出堪称漂亮的GDP成绩单,日本经济似乎也在按着安倍计划的节奏往前行走。
在量化宽松政策的刺激下,日元在安倍当政之后出现大幅贬值。5月10日,美元与日元的汇率突破1比100大关,日元创下2009年4月1日以来最大跌幅。日元的大幅贬值,也促进了日本出口的增长。安倍晋三上台以后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日本的出口总额从1月的4.80万亿日元上升至6月的6.06万亿日元,增长速度高达26%。拐点隐现?
刺激性效果虽然短期内立竿见影,但其背后的隐患却是巨大的。日本政府背负的巨额债务,是随时可能引爆的炸药桶。
安倍上台前,日本政府债务规模在2012年底升至997.22万亿日元,在当时创下历史新高。安倍上台后,日本政府债务余额在6个月之内再创新高。最新数据显示,日本的债务已经突破1000万亿日元门槛,达到了1008.63万亿日元,负债率高达247%,为全球第一。
这个“炸药桶”的危害性不言而喻,提高消费税率是解除这个危机的重要对策。但矛盾的是,这样做虽然于财政有益,但会对日本民众的消费行为产生抑制效果,对日本经济不利。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日本第二季度民间消费增长0.8%,高于预期的0.5%,才刚刚呈现出向上的良好势头。
一边是债务突破新高,一边是增长减速,加不加税,已成为令安倍内阁左右为难的问题。“第二季度经济增速低于预期,所以现在的环境还不适合上调消费税。”
日本首相经济顾问本田悦郎8月12日表示。而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则认为,日本政府应该按计划提高消费税,从而填补高额的债务规模。
其实,安倍晋三发出的“前两支箭”都是安倍晋三针对日本经济状况在货币和财政方面作出的短时性响应。今年6月14日安倍发出的“第三支箭”才真正射向日本经济的结构性问题。
“第三支箭”是安倍做出的经济增长战略报告。这份报告包括了三个增长战略。第一个是工业复兴,包括重组工业,发展和创新IT业等。第二个是创造新的市场增长点,比如医疗、能源、农业等领域。第三则是强调通过全球化推进日本的对外贸易关系。
这个囊括250多项具体措施的“第三支箭”推出之后,却没有对当下的日本经济起到如“前两支箭”一样的振奋效果。经济增长战略报告发布当日,日经指数便下跌超过500点。市场沉闷的反应,似乎也预示着这项结构性改革的方案推行的艰难。
与此同时,日本在发展经济的过程中,由于能源禀赋的不足而严重依赖进口资源。安倍推行利于日元贬值的政策,反而令进口价格大幅攀升,客观上也造成日本的贸易逆差扩大,更加重了政府的财政“包袱”。
“第三支箭”针对的正是投资和出口等经济增长点方面的结构性调整。但也有人认为,“第三支箭”内容过于分散,细节和措施都显得模糊,很难收到很好的效果。
更重要的是,这项利于长远的“第三支箭”在短期内并不一定会看到效果,更何况,安倍是否会真正执行也是一个问题。安倍领导的执政联盟虽然在7月21日举行的参议院选举中获胜,事实上控制了国会参、众两院,但7月23日公布的民调显示,安倍内阁的支持率已经开始出现大幅下跌的趋势,由6月份的68%下跌至56.2%。这也是安倍上任以来,支持率首次跌至60%以下。
欢呼声开始稀落,两难局面开始出现。安倍经济学的拐点,似乎隐现。

图片 1

日本经济;经济学;悲剧;日本;政府债务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晓薇 北京报道

新华网东京12月11日电专访:“安倍经济学”对日本经济“是一场悲剧”——访日本早稻田大学教授野口悠纪雄

当中日两国因历史遗留问题在政治上陷入僵局之际,来自于经济方面的变化或许恰恰证明了这两个经济体的彼此依存局面。

新华社记者许缘 马峥 刘天

8月17日,日本内阁宣布2015年第二季度日本经济按年率计算萎缩1.6%,这一萎缩幅度虽然略低于市场预期的1.8%,但却一举扭转了自2014年下半年来的日本经济增长方向。在经历了三个季度的增长之后,日本经济再次急转直下。

日本政府最新公布的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显示,当季日本经济已连续两个季度环比萎缩,陷入技术性衰退。在“安倍经济学”推行即将进入第三个年头的当下,这一套经济学理论是否为日本经济复苏提供了实质性帮助,对此日本早稻田大学金融综合研究所顾问野口悠纪雄教授10日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给出了否定答案。

2012年12月,安倍晋三重新执掌政权时,曾经承诺要重振长期停滞的日本经济,然而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再次摆荡回谷底的经济数据或许意味着一度代表了安倍雄心勃勃的经济政策组合拳——俗称“安倍经济学”——陷入了绝境。

野口认为,“安倍经济学”的三支箭均未能给日本经济带来实质性增长和健康、可持续的发展,相反,却带来了损伤。他表示,“很多人可能都认为,第一支箭——大胆的货币政策有着很大的成效,但我并不这么看。大量发行货币仅仅带来了疲弱的日元汇率。虽然本币贬值将惠利出口企业,进而带动股市增长,但效果仅此而已,它对经济增长并没有产生效果。”

“安倍经济学”是由宽松的货币政策、财政刺激、结构性改革三支利箭组合而成。在安倍的理想当中,射出前两支箭是为了快速地将日本经济从过去十多年的通缩泥沼中解救出来,射出第三支箭则是为了提高日本经济的长期增长预期。然而最新公布的经济学数据却透露出了一个现实但悲惨的信号——这三支箭不是射偏就是脱靶,不仅没能如期完成各自的使命,还在飞行的途中成为了彼此的障碍物。

“第二支箭——灵活的财政政策是帮助日本经济在2013年有所增长的最重要因素之一,但这也仅仅是短暂的繁荣。至于第三支箭——经济结构性改革完全空洞无物,这是‘安倍经济学’最大而且是最为严重的问题所在。”

最新数据显示,按年率计算日本第二季度GDP萎缩1.6%。造成日本二季度GDP出现萎缩的“负能量”的原因主要来自内外两个方面:首先是日本国内的个人消费。个人消费的萎靡不振令其年化经济增长率降低了1.8个百分点。个人消费在日本经济活动中所占的比重超过了50%。分析师们原本希望,温和的薪资上涨将会鼓励日本家庭增加消费,但是量化宽松政策所导致的日元贬值,以及作为改革措施的一部分所实施的提高消费税措施一直在打压着日本民众的消费欲望。

野口坦言,“安倍经济学”为日本经济带来损伤,这从最新公布的GDP数据可见一斑。“日元贬值促使消费价格提升,这也意味着劳动者实际薪资缩水,从而最终导致个人消费的减少和国内需求的萎缩,拖累GDP下行”。他表示,从数值上来看,目前日本GDP水平与“安倍经济学”刚出台时基本相当,这也意味着“安倍经济学”并未真正促进经济增长,这对日本经济来说“是一场悲剧”。

其次是来自于外部的贸易环境。净贸易的下降使得年化经济增长降低了1.1个百分点。由于以中国为主的海外经济体增速减缓,日本对亚洲的出口也逐渐下降。第二季度日本出口下降了4.4%,进口减少了2.4%。而由于外贸环境恶化所引发的企业投资意愿减弱,也给日本二季度经济数据带来了负0.1%的“贡献”。

不仅如此,野口认为“安倍经济学”所倡导的日元贬值对日本普通民众来说也无疑“是一场悲剧”。“手中所持有的以日元计价的资产风险上升,日本民众不得不考虑要如何分配手头资产,重新规划投资组合。”

冰冷的数据逐渐浇灭了日本民众对于“安倍经济学”的期望。据日本共同社于7月10日-8月7日针对日本全国47个都道府县知事进行的调查问卷结果显示,自去年4月消费税提高后,60%的地方政府都认为当地经济尚未恢复到增税前水平,而超过半数人认为安倍再次执政以来,大城市与地方经济的差距也在不断加大。

与此同时,日元汇率的不断贬值也令日本社会贫富差距越趋拉大。野口表示,“弱势的日元汇率增加了日本出口企业的利润,从而抬高这些企业的股票价格,但这仅仅对于那些持有这些企业股票的富裕阶层来说是好消息”。富裕的人越来越富,而工薪阶层的薪水则因为日元汇率的贬值在不断缩水,并未享受到“安倍经济学”所带来的红利。

作为安倍政权有效运行的“生命线”,安倍经济学遭受质疑,很有可能会导致安倍的政治生命终结。因受到安保相关法案和核电站重启等问题的质疑,安倍内阁的不支持率在7月底首次超过了支持率。民调结果显示安倍内阁的支持率已经从6月的47%急坠至38%。“经济萎缩将进一步打击民众对于安倍的支持,因为民众对他的大部分支持都是来源于对经济增长的期许。”法国农业信贷银行驻东京首席经济学家kazuhiko
Ogata说。

对于目前日本经济存在的结构性症结,野口认为这是一个十分复杂而难以解决的问题。由于经济的不景气,日本政府不断扩大支出,政府债务也随之滚雪球般的增长。在这样的背景下,日本政府力推增长消费税。对此野口表示,增税仅仅在短期内可发挥效用,长期来看仍非解决良方。“尽管增长消费税率在短期内可以一定程度降低政府庞大的债务,但从长远角度来看,随着日本社会老龄化问题不断加剧,政府在社会保障方面的支出将持续增加”,日本政府债务不会因税收的增加而有所减少。

按照日本政坛的规律,内阁支持率在30%左右为黄色预警,20%左右就已经亮起了红灯。

野口认为,日本消费税率只有增至30%的水平时,才能够将政府债务缓和至可控范围,但这也将仅仅抵消日本政府一年的债务,总体来说,日本政府债务还将不断扩大。

为了在明年秋天的参议院选举之前,稳定住自己的支持率,安倍必须再做一些什么。

关于安倍还能做什么,表面上看来似乎有很多答案,但是一一推敲之后,他能做的却已经非常有限。

8月18日,安倍的经济顾问本田悦朗表示,为了刺激国内需求,避免经济进一步萎缩,日本还需要大约3.5万亿日元的财政刺激。本田表示,这部分新增资金将用来帮助低收入家庭和领取退休金的人,此外还将发放一些儿童保育的优惠券等。然而,本田的想法却与一天前日本经济财政大臣甘利明的表态大相径庭。在得知日本二季度GDP数据后,甘利明表示,他不会动用财政刺激经济这一举措,由于6月份刚刚公布的2016年财政预算已经创下了历史最高纪录,日本财政部不愿也无力再进一步追加预算。

安倍执政三年来,日本经济一共只增长了2个百分点,然而为了这两个点的经济增长,安倍却给日本经济埋下了更大的隐患。据日本财务省1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底,包括国债、借款和政府短期债券在内的国家债务余额高达1057.2235万亿日元,刷新历史最高纪录。日本政府负债率超过GDP的240%,为富裕国家之最。今年年初因为债务高企,国际评级公司穆迪和惠誉已经先后调降了日本政府的债务评级。

与此同时,为了降低提高消费税对于日本个人消费的严重影响,安倍政府不得不在今年初做出了将第二次上调消费税时间推后18个月的决定,这又进一步导致日本政府实现削减财政赤字的“不确定性上升”。

在财政刺激之路被堵塞之后,安倍不得不再次将目光聚焦在更为“听话”的日本央行身上。为了配合安倍的经济学理论实验,日本央行推出了无上限量化宽松政策,以便为其刺激经济增长提供充足弹药。在“无限火力”的轰炸下,三年来,日元贬值近35%,从而刺激了日本的出口,也使得出口增加成为了过去三个季度中日本经济出现增长的重要原因之一。但这也让日本经济染上了日元贬值的“毒瘾”,一旦日元的贬值趋势遭遇挑战,日本经济将有可能会面对更大的不确定性。

自8月11日以来,为了适应人民币汇率市场化需求,中国央行连续三天对人民币汇率进行了调整,人民币兑美元贬值了近5%,一改过去三年来对美元升值约20%的势头。然而,中国对于人民币汇率的这一调整却让日本央行的货币政策陷入被动。“如果人民币继续下跌,那么即使日元对美元仍维持适度贬值,但是日元的贸易加权汇率依然会升值,这不仅将影响日本的出口,还会让日本的进口产品价格进一步降低,让原本就低迷的日本通胀率更加消沉。”彭博日本经济学家增岛裕贵在其文章中写道,“考虑到中国实力的逐步壮大,日元/人民币汇率对日本的影响力现在比日元/美元更高。”

市场分析师普遍预计,为了应对日本经济的萎缩,日本央行很有可能会在9月或10月的货币会议上再次加大“火力”,然而人民币的此次调整却有可能会打乱日本央行的节奏。“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人民币的此次贬值暴露了一个弱点,但人民币贬值暴露的却不是中国的弱点,而是日本的问题。”财经期刊《东方经济学家报告》主编理查德·卡兹表示,“安倍经济学的实践告诉我们,印钞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当安倍挣扎于其经济学理论失效的痛苦中时,另一条“政治和解”之路或将带给他救赎的希望。8月18日,据彭博社消息透露,安倍有可能将在9月3日——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当天下午访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