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李新烽: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图片 1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副所长李新烽教授在与学生交流互动。作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西亚非洲研究系的主任,李新烽教授长期从事中非关系和南非、苏丹、索马里等国别研究。李新烽全程没拿讲稿,对非洲问题的细分领域信手拈来,针对学生困惑的选题方向、研究重点和研究方法等问题,给出了具体详实的破解之道,在场同学也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点头应声。“可研究的内容很多,想给大家串一条线,就是为了激起你们的头脑风暴”,李新烽逻辑清晰、通俗易懂的归纳梳理,让在场学生频频点头,连没有专业背景的我听了都兴奋不已,原来非洲这片土地是那样令人心驰神往,原来做学问、做研究可以如此生动鲜活。

时间:2018年9月20日(周四)19:00-21:00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副所长李新烽教授在与学生交流互动。本网记者
冯瑶/摄

非洲研究;论文选题;学科体系

地点:图书馆三层学术报告厅

高个子,黑色外套,说起话来自带陕西人的淳厚直爽。作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西亚非洲研究系的主任,李新烽教授在中非关系和南非、苏丹、南苏丹、索马里国别研究上颇有建树,出版《非洲踏寻郑和路》、《非凡洲游》两部专著及《郑和史诗》等十多部合著,主编《郑和与非洲》《全球视野下的达尔富尔问题研究》两部专著。除了在非洲研究上的学术成果,李新烽还兼任中国散文学会副秘书长、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秘书长等多项职位。10月18日下午,十几个博士和硕士研究生在西亚非洲研究所第一会议室听取了李新烽关于中非关系和硕博论文选题的专题讲座。这本来是面向硕博学生的内部讲座,我的贸然打扰多少有些抱歉,没想到李新烽欢迎我来旁听。将近两个小时的讲座,一点都不枯燥,而且可以说是干货满满,诚意十足。李新烽全程没拿讲稿,对非洲问题的细分领域信手拈来,针对学生困惑的选题方向、研究重点和研究方法等问题,给出了具体详实的破解之道。在场同学也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点头应声,每个人在本子上都做了至少大半页的笔记,足见讲座内容具有很强的实用性和指导性。

图片 2

主讲人:朱伟东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副所长李新烽教授在与学生交流互动。本网记者
冯瑶/摄

主办单位: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

听课学生中一部分是新入学的一年级研究生,作为开学“第一课”,李新烽饶有兴趣地介绍了西亚非洲研究所的建所历史和专业特色。自1981年西亚非洲研究所划归中国社会科学院之后,研究生的招生和培养工作统一归社科院研究生院管理。西亚非洲研究系设立世界经济、国际政治和国际关系三大专业,分为中东研究和非洲研究两个方向,和本所的中东、非洲两个研究领域相对应。谈到研究所的历史,李新烽娓娓道来,如数家珍。目前西亚非洲研究所建在段祺瑞执政府旧址内,这里原是清政府的海军部,现在也是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学部的大本营,学部下设的8个研究所中有5个建在这里。“社科院的一个特色是导师比学生多,特别是博士生导师比博士多,就是希望把学生培养成有扎实专业基本功,掌握学科体系和研究方法的综合型人才”,李新烽讲到,大专家带“小学生”,研究人员兼职导师是社科院的一大优势。讲座很多,论坛很多,而且集中展示了老师们多年研究的精华成果。他建议新生,要快速适应大学生活和研究生生活的转变,充分利用社科院强大的学术资源开阔眼界,沉下心来潜心钻研某个领域,深挖深耕,三年时间一定能实现跨越式发展。

高个子,黑色外套,说起话来自带陕西人的淳厚直爽。作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西亚非洲研究系的主任,李新烽教授长期从事中非关系和南非、苏丹、索马里等国别研究。北京的十月已经寒意渐浓,当天下午,十几个博士和硕士研究生在西亚非洲研究所第一会议室听取关于中非关系和硕博论文选题的专题讲座。这本来是面向硕博学生的内部讲座,我的贸然打扰多少有些抱歉,没想到李新烽欢迎我来旁听。将近两个小时的讲座,一点都不枯燥,而且可以说是干货满满,诚意十足。李新烽全程没拿讲稿,对非洲问题的细分领域信手拈来,针对学生困惑的选题方向、研究重点和研究方法等问题,给出了具体详实的破解之道,在场同学也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点头应声。

内容提要: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李新烽强调,培养学生的自治能力很重要,关键是让学生掌握做学问的研究方法。他并不提倡在课堂上灌输大量的纯理论概念,更愿意把两三个理论讲深讲透,教会学生如何举一反三,找到最适合自身研究的方法策略。他认为,传授方法对学生受益终生,可能有些学生毕业后由于工作或兴趣转移,不再从事学术研究,但这些方法对做人做事都有涉及,比起知识更新换代速度之快,方法学习将是未来人生的宝贵财富。李新烽言辞质朴,讲的是大白话,但无一不是实实在在的道理,心里装的全是学生,哪些才是真正能提高学生科研能力的,哪些才是真正对学生一生都受用无穷的,他就像一位慈父,嘴上说着“现在你们都是研究生、博士生了,不用怎么操心了”,但一遇到具体事情,就事无巨细地给学生讲经验、讲方法,担心他们走弯路、走错路,尽其所能帮助他们快速成长。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中非关系源远流长,刚刚落下帷幕的2018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让中非命运共同体焕发出勃勃生机。

“没有兴趣,就没有突破”

听课学生中一部分是新入学的一年级研究生,作为开学“第一课”,李新烽饶有兴趣地介绍了西亚非洲研究所的建所历史和专业特色。自1981年西亚非洲研究所划归中国社会科学院之后,研究生的招生和培养工作统一归社科院研究生院管理。西亚非洲研究系设立世界经济、国际政治和国际关系三大专业,分为中东研究和非洲研究两个方向,和本所的中东、非洲两个研究领域相对应。谈到研究所的历史,李新烽娓娓道来,如数家珍。目前西亚非洲研究所建在段祺瑞执政府旧址内,这里原是清政府的海军部,现在也是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学部的大本营,学部下设的8个研究所中有5个建在这里。“社科院的一个特色是导师比学生多,特别是博士生导师比博士多,就是希望把学生培养成有扎实专业基本功,掌握学科体系和研究方法的综合型人才”,李新烽讲到,大专家带“小学生”,研究人员兼职导师是社科院的一大优势。讲座很多,论坛很多,而且集中展示了老师们多年研究的精华成果。他建议新生,要快速适应大学生活和研究生生活的转变,充分利用社科院强大的学术资源开阔眼界,沉下心来潜心钻研某个领域,深挖深耕,三年时间一定能实现跨越式发展。

本次讲座将简要回顾中非关系的历史,并以重大历史事件梳理中非关系的发展脉络,分析中非关系现状所具有的特点、中非关系发展的优势及面临的问题;重点结合2018年中非峰会提出的对非合作新原则、新方针及具体举措分析中非关系的未来走向,阐明中非关系从哪里来、向哪里去、走什么路等重要问题。

李新烽首先介绍了此次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的相关情况,他用3个“最”字简明概括,分别是规格最高、规模最大和影响最大。中非合作论坛自2000年成立以来先后召开了3次峰会,5次部长级会议。成员国国家元首、政府首脑、代表团团长及国际和地区组织负责人等中非各界人士约3200人出席今年北京峰会的开幕式,峰会期间同时进行了包括智库论坛、企业家论坛、媒体论坛、青年论坛和中小企业论坛等配套活动,充分体现中非合作的全面性和多元化,极大地调动了中非各界参与峰会的热情和信心。中非关系是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团结合作的典范,非洲是中国外交“基础中的基础”。李新烽认为,研究中非关系一个绕不开的主题是“合作共赢”,此次北京峰会的主题是“合作共赢,携手构建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2015年约翰内斯堡峰会的主题是“中非携手并进: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可见“合作共赢”是中非关系的基本点。他建议学生,做学问、做研究要时刻把握政治方向和学术导向,认真研读习主席在重大国际国内会议上提出的新理念、新思想,这样紧扣时代发展、呼应国家关切的选题高度才更有现实价值和研究意义。“我们的研究到底能不能解决现实问题,能不能真正做些为国家、为百姓分忧解难的努力,哪怕是一点点的改善。”李新烽表示,对非援助是中非合作的重点,习主席在此次峰会主旨讲话中提出的“八大行动”彰显了大国担当和开放胸怀。更为迫切的是,如何更好地抓住中非战略对接的发展机遇,扎实推进共建“一带一路”取得更多务实成果,这些热点、难点问题亟待研究。他建议学生,论文选题一定要关注国家的发展战略,少些大而化之的纸上谈兵,多些有理有据的实施方案。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李新烽强调,培养学生的自治能力很重要,关键是让学生掌握做学问的研究方法。他并不提倡在课堂上灌输大量的纯理论概念,更愿意把两三个理论讲深讲透,教会学生如何举一反三,找到最适合自身研究的方法策略。他认为,传授方法对学生受益终生,可能有些学生毕业后由于工作或兴趣转移,不再从事学术研究,但这些方法对做人做事都有涉及,比起知识更新换代速度之快,方法学习将是未来人生的宝贵财富。李新烽言辞质朴,讲的是大白话,但无一不是实实在在的道理,心里装的全是学生,哪些才是真正能提高学生科研能力的,哪些才是真正对学生一生都受用无穷的,他就像一位慈父,嘴上说着“现在你们都是研究生、博士生了,不用怎么操心了”,但一遇到具体事情,就事无巨细地给学生讲经验、讲方法,担心他们走弯路、走错路,尽其所能帮助他们快速成长。

主讲人简介:

谈到硕博论文的选题原则,除了尽量做到和导师的研究方向基本吻合外,李新烽再三强调研究兴趣的重要性。“做研究有时候很枯燥,有时候绞尽脑汁也破不了题,所以选题一定要从兴趣出发,没有兴趣,就没有突破。”李新烽表示,有了兴趣,研究心态就完全不同,加班加点也乐在其中。他从亲身经历讲起,当年满腔热血怀揣一个记者梦,英语系毕业硬要报考新闻系研究生,连同事都觉得希望渺茫,“但就是凭着这股兴趣,支撑我完全自学考上去了”。当然兴趣也会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丰富发生转移。李新烽曾是人民日报社高级记者、处长、驻南非首席记者和人民网、环球时报驻南非特派记者,在非洲一呆就是整整八年。后来他对非洲问题产生浓厚兴趣,2008年作为引进人才,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专门从事非洲研究。“要么就不做,要做就做好”,李新烽身上认真负责的务实干劲总能带给学生奋进的动力。

“没有兴趣,就没有突破”

朱伟东,法学博士,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湘潭大学非洲法律与社会研究中心兼职教授,中国人民大学“一带一路”研究中心研究员。

“就是为了激起你们的头脑风暴”

李新烽首先介绍了此次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的相关情况,他用3个“最”字简明概括,分别是规格最高、规模最大和影响最大。中非关系是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团结合作的典范,非洲是中国外交“基础中的基础”。李新烽认为,研究中非关系一个绕不开的主题是“合作共赢”,此次北京峰会的主题是“合作共赢,携手构建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可见“合作共赢”是中非关系的基本点。他建议学生,做学问、做研究要时刻把握政治方向和学术导向,认真研读习主席在重大国际国内会议上提出的新理念、新思想,这样紧扣时代发展、呼应国家关切的选题高度才更有现实价值和研究意义。“我们的研究到底能不能解决现实问题,能不能真正做些为国家、为百姓分忧解难的努力,哪怕是一点点的改善。”李新烽表示,对非援助是中非合作的重点,习主席在此次峰会主旨讲话中提出的“八大行动”彰显了大国担当和开放胸怀。更为迫切的是,如何更好地抓住中非战略对接的发展机遇,扎实推进共建“一带一路”取得更多务实成果,这些热点、难点问题亟待研究。他建议学生,论文选题一定要关注国家的发展战略,少些大而化之的纸上谈兵,多些有理有据的实施方案。

朱伟东教授曾在剑桥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在首尔大学法学院访学。社会兼职包括中国国际私法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亚非学会理事,中国非洲史学会理事,英国Cambridge
Journal of China Studies杂志编委,南非Journal of Law, Society and
Development杂志国际顾问委员会委员,国内外多家仲裁机构仲裁员、兼职律师。

论文选题要有长远眼光,要与未来的发展方向相结合。李新烽用打井来类比选题方向的重要性,“打井的深度也够了,直径也够宽,可如果一开始选址的位置就错了,这地下根本没水,到头来费得功夫不少,却收获甚微”。他认为,目前的非洲研究基本集中在中非关系这条窄路上,原因有二:一是中非关系的话题热度不断升温,自然吸引不少学者加入探讨;二是中非关系的研究门槛较低,权威的论文就那么几篇,历史的东西又不可能更改,所以大家看上几本中非关系史,学上几篇论文就可以着手研究。李新烽讲到,这就好比摄影,现在人手一部手机,随时可以拍照,但要想成为真正的摄影大家很难,必须要有真功夫、硬本事。习主席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指出,要加快构建具有自身特质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具体到做学问、做科研,怎样才能在自身研究领域占有一席之地,他建议学生,一开始就把研究视角选到中东,选到非洲,尽量避开中非关系这条窄路。李新烽拿自己的博士论文选题举例,南非土地制度实际上是南非问题的牛鼻子,种族隔离问题与土地问题息息相关。一旦把南非的土地制度研究透了,等于是把症结的根攥在手里,国内的其他问题都跑不出这个圈。接下来可以把南非的土地改革和其他国家作横向对比,也可以从土地制度延伸到相关问题,研究的视野就可以由点及线,顺藤摸瓜,而且这样以来,研究者对南部非洲历史的远见高度和认识深度可以说是大踏步地上了台阶。他总结到,好的选题,深挖下去,水自然而然就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打下去就是喷泉,会有源源不断的资源供你享用。而一个不太理想的选题方向,研究来研究去,潜力有限,到最后甚至被迫放弃,无疾而终。

谈到硕博论文的选题原则,除了尽量做到和导师的研究方向基本吻合外,李新烽再三强调研究兴趣的重要性。“做研究有时候很枯燥,有时候绞尽脑汁也破不了题,所以选题一定要从兴趣出发,没有兴趣,就没有突破。”李新烽表示,有了兴趣,研究心态就完全不同,加班加点也乐在其中。他从亲身经历讲起,当年满腔热血怀揣一个记者梦,英语系毕业硬要报考新闻系研究生,连同事都觉得希望渺茫,“但就是凭着这股兴趣,支撑我完全自学考上去了”。当然兴趣也会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丰富发生转移,李新烽表示“要么就不做,要做就做好”,老师身上认真负责的务实干劲总能带给学生奋进的动力。

朱伟东教授的研究领域涉及中非争议解决、中非关系、非洲法、国际私法等,已在国内外出版社出版专著两部,译著四部,在国内外期刊发表中英文论文、译文百余篇。曾担任南非国家基金研究项目和南非开普敦大学法学院硕士论文外审评委。

李新烽表示,非洲各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存在很大差别,因此可以从研究非洲国家间的差异性入手。提供三种思路帮助确定选题方向:首先是由点及线的国别研究,选择一个感兴趣的国家,把一国研究透了,然后扩展到邻国或与之相似的国家。其次是由点及面的地区研究,非洲有东西南北中五大次区域,还有非盟等地区组织。这些组织内部还包含一些小组织,比如先研究中部非洲经济与货币共同体,再研究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两者可以做对比研究,也可以从地区组织研究扩展到地区之间的关系、地区和国家之间的关系、地区和非盟或联合国组织的关系、地区和中国的关系等。另外还可以从单线的某一领域切入,比如研究非洲的民族问题,2011年在南北苏丹分裂之前,非洲只有苏丹的丁卡族没有跨国界,而现在非洲没有一个国家是单一民族,都是多民族国家,而且这些民族都是跨区域、跨国界。因此,如果研究者把非洲的民族问题研究透了,就像手里握有一把打开非洲问题的钥匙,你会发现民族问题本身就是区域性问题,它与政党政治、经济发展、社会分配密切相关,从这一领域延伸下去,你的研究将会开垦出一片肥沃的土地。除了民族问题,李新烽还列举出非洲的宗教、军事、法律、历史、民俗等研究领域。他表示,每一个领域都别有洞天,大有所为,而且领域与领域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深挖某一领域,然后再向外扩展,研究将会是从微观到宏观的系统工程,扎实且厚重,行稳且长远。

9月20日19:00,图书馆三层学术报告厅,听朱伟东教授一席谈:中非关系从哪里来、向哪里去、走什么路?

确定好研究方向,下一步就是限定研究范围。李新烽建议学生,可以从语种上进行划分,比如英语非洲、法语非洲、葡萄牙语非洲,阿拉伯语非洲等;也可以从人口上划分,比如1000万以内国家,1000万到5000万之间,5000万以上国家等;也可以从内陆国家、沿海国家和非洲岛国来划分。他补充到,中非关系“五大支柱”涉及到的绿色经济、人文交流、和平安全、气候变化等热门领域,都可以作为研究课题,“可研究的内容很多,想给大家串一条线,就是为了激起你们的头脑风暴”。李新烽逻辑清晰、通俗易懂的归纳梳理,让在场学生频频点头,连没有专业背景的我听了都兴奋不已,原来非洲这片土地是那样令人心驰神往,原来做学问、做研究可以如此生动鲜活。

详情敬请关注《专家讲座》网站:

讲座最后,李新烽提出今后的硕博论文要加强管理、严格把关,早开题、多指导、细规划,要求导师与学生勤沟通,学生与学生多交流。当天下午,窗外西风正紧,屋内斜阳暖照。李新烽时不时和学生互动交谈,询问大家哪里遇到问题,哪里需要帮助。殷殷期望,句句关怀,一问一答间,倍感温暖。

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 冯瑶

作者简介

姓名:冯瑶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网采编中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