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建构主义视阈下的外层空间军备控制困境研究

分别探讨运用现实主义和建构主义思考外层空间安全互动的不足之处的基础上,首先分析应用现实建构主义分析外空军控问题的适用性,接着进一步阐述了目前外层空间军控的现实困境,最后尝试以现实建构主义的四种权力类型积极推进外层空间国际军备控制进程。一、现实建构主义分析外层空间军备控制问题的适切性根据巴尔金的“现实建构主义”理论,本文立足于三个假设:第一,外层空间国际社会是一个能够对社会价值进行权威性分配的政治系统。三)以现实建构主义分析外层空间军控困境由于外层空间国际社会中存在不同的权力层次,而不同的层次上又承载着基于不同权力结构所发展出的权力斗争策略以及相应的形态各异的体系政治文化。

文|爱政治主页君

1.现实主义、新自由制度主义与建构主义思想对比分析

权力;国际社会;军备控制;军控;外层空间军备;主义;欧盟;外层空间安全;美国;外层空间活动

雾霾好重

图片 1

作者简介:徐能武,男,湖南平江人,国防科学技术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研究方向:外层空间军备控制;李爽,国防科学技术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湖南
长沙 410073

主页君已经差不多是只废熊了

点开图片看更清晰

内容提要:随着有能力进入外层空间的行为体数量增多,外层空间开发利益越来越受到重视,以外层空间军事实力保护自身外层空间利益的做法,成为美国、欧盟等主要空间行为体的优先选择,外层空间军备竞赛趋势日益明显。同时,国际社会为抑制空间武器化和军备竞赛,积极推进外层空间国际军备控制也做出了不懈努力。分别探讨运用现实主义和建构主义思考外层空间安全互动的不足之处的基础上,首先分析应用现实建构主义分析外空军控问题的适用性,接着进一步阐述了目前外层空间军控的现实困境,最后尝试以现实建构主义的四种权力类型积极推进外层空间国际军备控制进程。

……

2.试用建构主义说明为什么中国对印度和巴基斯坦发展尖端武器,包括核武有不同的态度?

关 键 词:现实建构主义;外层空间;军备控制

图片 2

根据建构主义的观点,在国际体系中几个行为体在一个特定环境中共同具有的理解和期望,将建构行为体的身份和利益。而且,物质性因素必须通过社会性结构才能影响行为体行为。
也就是说,中国对印度和巴基斯坦的核武器的态度取决于中国和印度,以及中国和巴基斯坦的共有文化,以及中国对印度和巴基斯坦的期望。首先,中国与印度的两国关系更多为处于安全困境中的两国,二者对对方行为存在较高的猜疑,因此对对方的动机和意图倾向于做出最坏的估计。因此,印度的军备增加,会令中国感到威胁。而中国和巴基斯坦间则存在着高度的相互信任,这符合建构主义中的安全共同体概念,鉴于此,巴基斯坦军备的增加并不会引发中国的不安全感,即便二者存在安全利益冲突,二者也倾向于通过和平途径予以解决。其次,尖端武器及核武是物质性因素,但需要通过中国对印度和巴基斯坦的态度的作用下才能影响中国采取的政策和行动。相比巴基斯坦提升军备,中国更会对印度的军备提升感到威胁。

随着国际关系理论的深入发展,学界出现了融通现实主义和建构主义的搭桥计划(bridge-building
program)”[1]63~69,现实建构主义(Realist
Constructivism)作为二者融合的产物应运而生,其主要表现为,既倚重现实主义的务实精神,又借助建构主义的认识论和方法论。针对目前外空军备控制进程迟缓的现状,以现实建构主义理论来看,外层空间军备控制的关键就是要留心外层空间安全互动中的权力构建作用;要防止外层空间武器化和军备竞赛的状况进一步恶化,就需要在承认权力政治无法被国际政治超越这一事实的前提下,对外层空间权力结构的不同层次形式加以分析,并对这些权力建构国际政治的作用进行针对性运用。因此,本文在分析目前外空军控面临的现实困境的基础上,重点论述了使用该理论分析外空军控问题的适用性,并探讨如何利用多样权力的建构作用去规范空间探索行为,以达到外层空间安全维护的目的。

图片 3

图片 4

一、现实建构主义分析外层空间军备控制问题的适切性

2.
如果权力和制度分别是结构现实主义与新自由制度主义的核心要素,那么温特的建构主义将什么作为关注的重点是?

至此建构主义暂告一段落喽~

根据巴尔金的“现实建构主义”理论,本文立足于三个假设:第一,外层空间国际社会是一个能够对社会价值进行权威性分配的政治系统;第二,外层空间不同权力层次结构的行为体都是理性行为体;第三,外层空间安全治理政治系统与作为系统环境的外层空间安全互动行为体社会之间,存在着相互影响的关系。从政治实践的层面考察,以上三个假定是成立的。因为,随着外层空间活动的广泛开展,外层空间国际社会的安全治理正在积极展开道德层面的社会价值权威性分配;尽管外层空间安全维护系统目前发育尚不成熟,但各个外层空间行为体都在积极为之付出努力,并且有往政策领域扩展的趋势;最后,以军控为例,通过不同行为体对外空军控究竟怎样治理的广泛研讨与互动,这对最终突破外层空间军控困境具有认同和支持上的强化作用,正如现实建构主义所讲“既要留心权力结构是如何影响国际规范格局变动的,同时也反向关注那些特定规范结构对特定权力结构的影响”。[2]145

如果说,权力和制度分别是结构现实主义与新自由制度主义的核心要素,那么,温特建构主义的关注重点则在于结构。
建构主义最为关注国际政治体系的基本结构和体系单位。建构主义是结构理论,旨在讨论国际体系结构对体系单位的作用。相比沃尔兹现实主义理论强调的体系结构对行为体的影响仅仅局限于结构对行为体行为的因果作用,建构主义则认为,结构对行为体身份和利益存在建构作用。而行为体只有具备身份和利益之后,才能采取与之相称的行动。
同时,建构主义的结构是社会学意义上的结构(sociological
structure),主要是观念的分配(distribution of
ideas),该观念是行为体的共有观念。这也是新现实主义与建构主义涉及结构的根本区别。新现实主义的结构是微观经济学意义上的结构,是完全的物质力量的分配(distribution
of capabilities),是完全的物质性权力结构。
建构主义的结构包含3个主要因素:共有知识、物质性因素的作用、社会结构存在的条件。
共有知识是建构主义的最基本因素(温特的结构可被简单地定义为共有知识或文化)。共有知识指,行为体在一个特定社会环境中共同具有的理解和期望。在这个环境中,共有知识建构行为体的身份和利益。
建构主义认为,结构包含物质性因素,但物质性因素本身的意义十分有限,只有通过社会性结构才能对行为体行为起到有意义的影响。
建构主义认为,社会结构的形成和存在是行为体社会实践的结果:行为体间的互动造就了社会建构,这种互动的过程是社会结构存在的基本条件。建构主义的结构是动态的:行为体可以建构一种结构,也可以分解这种结构、并建立另外一种结构,而新的结构是由完全不同的观念构成的。

现实主义视角下的外层空间军备控制及其缺陷

图片 5

现实主义理论具有四个基本要素——以国家为核心、国家生存利益、物质实力第一位以及行为体理性,且它们均围绕“权力政治”这一核心概念而动。从现实主义视角来看,外层空间国际互动同样围绕“权力政治”内核而动:即空间行为体是外层空间国际社会中权力的拥有者与使用者。空间国家展开逻辑推理和理论建构的前提是不同空间行为体都是理性的。由于行为体维护自身生存的根本手段就是权力运作,因而为了生存利益就必须保证权力至上;最后,行为体在外层空间的物质实力直接决定了权力的物质基础。

在这种纯粹物质主义的影响下,外层空间主要行为体普遍的现实主义思维所导致的就是外空军控进程一再受阻,究其原因,就是混淆了现实主义中个人理性主义和物质主义假定,并把这种个人理性凌驾于整个国家的行为理性之上,并将非物质性因素人为地从外层空间国际关系中剔除,以这种做法分析空间安全互动,自然有失客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