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蒲京app下载中非合作不会被噪音杂音干扰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吸引了15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参与其中,被写进联合国有关决议,成为当今世界上最具吸引力的国际合作倡议。然而,“一带一路”毕竟是新生事物,中国提出如此宏大的国际合作倡议,也是历史头一遭,国际社会尤其是西方媒体,仍有诸多不适应、不理解,当前各种片面荒谬的论调不时泛起,诸如“债务陷阱论”“中国模式输出论”“环境破坏论”“中国版马歇尔计划”等。需要特别注意的是,近年来随着中国越来越多地参与非洲国家的建设,西方出现了“新殖民主义论”等攻击抹黑中非合作的论调,对此需要回应,并进行深入的辩驳。

近年来,随着中国与非洲国家之间的精诚合作、携手共进,一些攻击和诋毁中非关系的论调也不断出现,少数人肆意宣扬鼓噪所谓的“中国对非洲实行新殖民主义”“中国在非洲掠夺资源”“中国在非洲搞债务陷阱”等等,妄图离间中非友好,破坏中非合作和中非构建命运共同体的发展大局。中非双方基于相似遭遇和共同使命,在过去的岁月里同心同向、守望相助,走出了一条特色鲜明的合作共赢之路。中非合作不会被任何噪音杂音干扰。

中国没有殖民的基因

一、认清西方鼓吹种种破坏中非合作论调的实质

1498年,达·伽马带领着他那只有三只旧帆船的船队去印度,途中绕过好望角登陆东非。当地的土著对他们夸耀说,他们曾经见过那种有着精美绣花帽檐的绿色丝绸帽。这些非洲土著嘲笑葡萄牙人送给他们的珠子、钟表、一串串的珊瑚、脸盆一点都不值钱,还有他们驾驶的小船,都没法给人留下什么深刻印象。村里的老人讲述了一段关于“白色幽灵”的传说:很久以前,有一些穿着丝绸衣裳的人驶着大船来到他们的海岸边,然而没人知道这些人到过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他们从何而来,甚至有人怀疑这些人是不是真的来过。这些宝船已经消失在世界的记忆里……

历史是一面镜子,既能鉴古,亦可识今。翻开西方殖民列强对非洲长达5个世纪的奴役和剥削的历史,其所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是谁在1885年柏林会议上秘密瓜分非洲,将非洲大陆变成了他们的殖民地和保护地?在此后,是谁发起300年的奴隶贸易,使非洲损失上亿精壮人口?是谁除控制非洲的贸易和军事外,还将非洲演变成自己的原料供应地和产品倾销市场,使非洲遭受双重剥削,长期限制和影响着非洲国家的经济可持续发展?是谁在非洲推行所谓新的语言和新的部族,制造民族矛盾,挑拨宗教冲突,从而破坏了非洲的社会和经济秩序,恶化了非洲的文化传统,导致非洲经济结构单一畸形,使非洲国家在独立后长期处于贫穷落后的状态?在这些问题上,西方国家难辞其咎。

早于西方航海家们近一个世纪,郑和舰队就抵达东非,宝船比哥伦布最大的船高出数倍。然而,郑和是“我来了,我看见了,我离开了”,不同于西方恺撒“我来了,我看见了,我征服了”。殖民文化在西方一脉相承,而和平文化早已渗入中华民族基因。

如果说这是西方国家对非洲所犯下的“原罪”的话,那么非洲国家发展到今天,西方国家该做些有益于非洲国家发展的事情了吧,但西方援非的现实给予非洲人民的仍是深刻教训。冷战后少数西方国家在当年对非“直接”或“间接”殖民之后,原殖民宗主国又通过一些机制试图继续保持对非洲的控制。西方国家对非洲的干预力度明显加大,通过实施将援助与是否实行西方式民主相挂钩的政策,西方国家对其提供给非洲的每一笔援助都设立了严格的民主、自由、人权的条件和门槛,以
“胡萝卜+大棒”的方式,实现他们对非洲国家内政的控制和发展道路选择权的干预,这是造成非洲长期欠发达的根本原因。

也正因为中华民族有这样的文化基因,中国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实现了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工业化,开创了没有殖民扩张、战争掠夺而实现工业化的奇迹。

历史有其规律和逻辑。中国自1840年起遭受近110年的殖民主义侵略,与非洲国家有着相同的命运和遭遇,我们深知在既有国际政治经济格局中,作为一个后发国家在发展道路上的痛点和难点。中非交往与西方对非洲关系有本质区别,中国始终奉行的是和平发展理念,中非之间既无历史纠葛,亦无根本利害冲突,有着坚实的合作基础,中国发展的成功模式对于苦苦寻求发展道路的非洲国家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和吸引力。中非合作60多年来,中国始终秉持真实亲诚理念和正确义利观,同非洲各国团结一心、同舟共济、携手前进。

“一带一路”倡议:助推非洲去殖民化

西方宣扬的所谓“新殖民主义”和“老殖民主义”其本质是相通的,都有不公正性与不平等性;而中非关系的本质属性是互利共赢,这种特色鲜明的中非交往模式与西方对非洲关系有着本质区别。少数西方国家企图阻挠中国企业进入非洲市场与欧美企业竞争,维护其在非洲的既得利益,以达到长期控制非洲的目的,西方害怕中国强大、焦虑“中国模式”的成功,担心中非关系将对其利益形成挑战,担心中非联手在国际事务中份量和影响力的加强有可能挑战西方主导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鼓噪攻击中非合作的有关国家翻新鼓噪花样,企图干扰非洲的发展,是不负责任的做法,更是别有用心的行为。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那样:凡是对非洲有利的事情,我们都欢迎、都支持,全世界都应该尽力做、认真做。只有不同发展程度的国家找到适合本国的发展道路、共同发展了,世界才会更安全,人类才会有更美好的未来。

“一带一路”倡议完全不同于近代西方的殖民做法。“一带一路”遵循“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打造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命运共同体。

因此,看待各种噪音杂音,不仅要究其源,还要识其本,不能因为噪音杂音影响我国进一步深化对外开放的大局。

被西方殖民以来,非洲国家间的相互联系很少,都是与欧洲宗主国联系,两个接壤的非洲国家首都不能实现直航,而要绕道法国巴黎。非洲被殖民以后,逐渐成为西方国家资源和原材料的来源地。欧洲一体化并未带来宗主国在非洲殖民体系的一体化,非洲市场仍被西方殖民者分割。非洲内部贸易只占非洲各国对外贸易总额的不到15%。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有助于纠偏西方殖民体系下非洲国家与宗主国之间分割的纵向联系,加强非洲内部的横向联系。“一带一路”从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入手,以点带线,以线带片,让非洲市场联通起来,从而帮助非洲获得内生发展动力,实现工业化,真正脱贫致富。

二、中非合作好不好,只有中非人民最有发言权

除了内部的互联互通外,“一带一路”还将给非洲带来两大效应:陆海联通、洲际联动。目前,全球八成的贸易往来要借助海洋,七成以上的GDP来自沿海地区一百公里地带。因此,近代由欧洲人开创的经济全球化实际上是海洋型全球化,广大内陆国家难以分享这种全球化的红利。五年前,习近平主席在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国——哈萨克斯坦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意在扭转这种不平衡的经济全球化。

中非合作发展谁最有发言权?习近平主席在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开幕式上的主旨讲话中给出了明确答案:中非合作好不好,只有中非人民最有发言权。任何人都不能以想象和臆测否定中非合作的显著成就!中国永远是非洲的好朋友、好伙伴、好兄弟。任何人都不能破坏中非人民的大团结!

此外,中国“政府+市场”双轮驱动的模式也有助于改变非洲国家被边缘化的处境。一些在内陆的发展中国家,按市场经济规律很难获得国际金融机构贷款。但是中国的国有企业、银行可以提供开发性金融贷款,从改善其基础设施开始,逐步培育市场经济所需的环境。在这一过程中,只有中国能为非洲国家提供第一桶金,改变它们被全球化边缘化的命运。

事实胜于雄辩,民心是最终依归。当前中国已连续9年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国,数据显示,2017年中非贸易额为1700亿美元,同比增长14%,仅2018年1月至6月中非贸易额就达998.4亿美元,同比增长16%。其中,中国对非洲的投资存量已经超过300亿美元,迄今已有5000多家规模中国企业在非洲投资兴业。为响应贯彻落实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中非十大合作计划”,践行“一带一路”倡议,中非在工业化、农业现代化、基础设施、金融、绿色发展、贸易和投资便利化、减贫惠民、公共卫生、人文、和平和安全等领域开展了广泛务实的合作,为非洲国家创造近90万个就业岗位,中非合作对非洲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20%,既为促进非洲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改善发挥了重要作用,显著增进了非洲自主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和能力,也进一步深化了中国对外开放的格局,进一步巩固了中非人民的传统友谊与有效合作,进一步推进了构建中非人民的事业共同体、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的扎实步伐。

近年来,中国在非洲的投资和营商模式,备受西方舆论质疑,比如,有论调说中国只在意非洲的矿产资源和压榨当地廉价劳动力,而中国对非洲的援助和投资“不附带政治条件”,又助长了当地的专制和腐败政权,于是称中国人到非洲是“新殖民主义”。这是错误的。西方近年来对非洲的投资兴趣大减,只提供人道援助,西方舆论反过来指摘中国按照市场逻辑与非洲进行的贸易和对非洲的投资,除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理由外,这也反映出西方的战略焦虑。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到底谁把非洲当成希望的大陆,真正关心非洲人民,非洲人民心中自有一笔账。2015年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发现,非洲70%受访者认为中国对非洲是正面的,高于欧洲的41%和世界平均水平55%。对于中非合作共赢的发展模式,非洲政治家也给予高度评价。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在谈到中非合作时提到,“中非关系已经步入黄金时代”。而“有些对这种平等的、拥有深度相互尊重的合作关系感到嫉妒的人说‘中国要在非洲搞新殖民主义’。这里哪有什么新殖民主义?中非关系深植于历史,曾在殖民时期一起斗争,并肩走过。现在非洲独立了,我们可以自由自主地选择自己的合作伙伴。”针对一些人鼓噪中国在非洲实行“新殖民主义”、搞“债务陷阱”等说法,博茨瓦纳总统马西西加以驳斥:中国从未对任何非洲国家进行过殖民。塞内加尔总统萨勒直言:非洲国家不会受任何杂音的干扰,将一如既往坚定地同中国相互支持、相互帮助。非洲联盟轮值主席、卢旺达总统卡加梅表示,非中合作所带来的种种好处是实实在在的,对来非洲投资兴业的各方都有益。非洲人民都见证了中非合作为非洲带来的发展机遇。吉布提总统伊斯梅尔·奥马尔·盖莱2017年11月访华时曾感叹:“西方人来了100多年,我们的国家还是这么穷,中国人才来了3年,就让我们国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让我们看到了希望。”基于中非合作的成果,塞拉利昂总统朱利叶斯·马达·比奥在参加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期间也向媒体表示:“中国一直是我们可靠的朋友和兄弟。”

中国在非洲的投资和西方的掠夺式投资有根本区别。中国对非洲的最大贡献是提供了不同的选择,这也正是中国早年农村改革和市场经济发展遵循的逻辑:其核心是激发人的积极性,合理配置资源。从实际效果来看,中国的资金已经初步改变了非洲的命运,将中非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成功推向新的高度。

中非合作的成功让世界看到:中国的发展有更广阔的窗口,中国推进经济全球化的步伐持续而坚定,我们推进“一带一路”倡议,建构“人类生命共同体”,肩负推进经济全球化的责任担当之决心不会变。倾听来自非洲的声音,反观中国的机遇,人们应更加坚定“合作共赢、共同发展”的共识,这是大势之所趋。

共筑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

三、中非合作共赢模式具有世界意义

中国永远是非洲的好朋友、好伙伴、好兄弟。中非关系是南南关系,根本不同于西方与非洲的南北关系。如今,中非合作插上“一带一路”的翅膀,迎来黄金时代。把“一带一路”倡议同非洲联盟《2063年议程》、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以及非洲各国发展战略相互对接,开拓新的合作空间,发掘新的合作潜力,在传统优势领域深耕厚植,在新经济领域加快培育亮点,根本目标在于打造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

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下,世界上240多个国家和地区加速融入贸易、经济、市场、科技等一体化进程当中,世界格局发生历史性的巨变,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交融格局。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此有着清晰的战略判断:“当今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文化多样化深入发展,全球治理体系和国际秩序变革加速推进,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快速崛起,国际力量对比更趋均衡,世界各国人民的命运从未像今天这样紧紧相连。”党的十九大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的国际秩序理念,建构新型国际关系和政治经济新秩序成了一个世界性话题。中非合作共赢的模式是一个典型的模板,真正体现了中国构建新型国际关系的理念和行动。

值得注意的是,在事实面前,西方舆论也开始出现认识上的转变。比如,日前发布的麦肯锡调研报告《龙狮共舞:中非经济合作现状如何,未来又将如何发展》坦言:欧盟和美国等西方捐助国主要以补助金形式提供援助,而中国则偏好基础建设优惠贷款和出口信用等形式。相比于附带严苛政治条件的西方国家援助,中国的投资和援助不仅不以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作缚,还按照市场规律,以发展经济的角度看待非洲。可以说,非洲在过去20年左右爆发式的经济发展从根本上得益于中国在非洲的投资和援助。

半个多世纪以来的中非友好合作关系,始终是一种平等互利的南南合作伙伴关系。进入21世纪,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非合作不断深化。2015
年,中非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中方提出中非合作的“五大支柱”,重点实施“十大合作计划”。2018
年7月,习近平主席出访非洲时,再次强调真实亲诚理念和正确义利观,为新时期发展对非关系指明了方向和价值遵循。2018年9月3日,习近平主席在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开幕式上的主旨讲话中,向非洲53个国家的领导人明确承诺,中国对非援助“坚持做到‘五不’,即:不干预非洲国家探索符合国情的发展道路,不干涉非洲内政,不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不在对非援助中附加任何政治条件,不在对非投资融资中谋取政治私利”。同时宣布中非合作重点实施“八大行动”,提出携手打造“责任共担”“合作共赢”“幸福共享”“文化共兴”“安全共筑”“和谐共生”的中非命运共同体。由此,中非合作从理念到实践路径,构成了中非合作的总体框架,树立起一面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样板,具有广泛的示范效应。

非洲虽进行了长期探索,但绝大部分国家仍没有找到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发展道路。面对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政的美国,非洲国家对西方模式深感失望,纷纷向东看。从发展靠援助到学习中国自主发展经验,进而搞招商引资、改革开放,非洲国家越来越重视学习中国经验,把中国资金、技术、市场、企业、人才和成功发展经验等相对发展优势同非洲丰富的自然资源、巨大的人口红利和市场潜力紧密结合起来,必将创造出新的发展奇迹。

中非合作共赢的发展模式既不走西方殖民者的掠夺之路,也决不认同少数西方国家唯利是图做法,更不像某些国家为实现自己的一己私利,搞什么零和博弈,而是始终把互惠共赢的利益取向作为国家利益放在优先地位,坚持正确义利观,在维护自身利益的同时兼顾各方利益,尊重每个国家自主选择的社会制度和发展道路,在谋求自身发展的同时实现发展共赢。所以说,这种国家间合作模式是平等的。这种平等是建立在经济全球化时代的自由贸易基础上的平等,是合作共赢的关系。同时,中国对非洲国家的援助不以任何非经济预设为先决条件,不具有任何政治与意识形态意义上的排他性。中国提出的中非共同构建的拥有25亿人口的中非命运共同体,为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树立典型范例,这些主张顺应了国际社会的普遍愿望,为推动形成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秩序提供了新思路,赢得了普遍认同。2017年2月10
日,联合国社会发展委员会第55届会议协商一致通过“非洲发展新伙伴关系的社会层面”决议,首次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写入联合国决议。可以说,中国为推动世界文明进步、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为全球治理模式提供了中国方案。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副院长)

谣言止于智者,事实胜于雄辩。我们始终要坚信只要按着中非合作的大局走下去,不断积累中非合作的成果,扰乱中非合作的各种噪音杂音自会不攻自破。

作者简介

(作者:江苏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研究院研究员,东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

姓名:王义桅 工作单位:

作者简介

姓名:盛凌振 工作单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