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坚持中国化方向是历史的必然

藏传佛教是我国佛教的主要流派之一,是中国化的宗教,其生存和发展必须符合我国的社会发展实际,坚持藏传佛教的中国化方向是历史的必然,必须积极探索坚持中国化方向的途径。

图片 1

图片 2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的重要论述,深刻揭示了宗教生存发展的客观规律,丰富了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的内涵,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为做好新形势下宗教工作提供了重要遵循。必须深刻领会其精神实质,并用以指导我国宗教工作的实践。

中新社北京4月2日电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近日在北京表示,实行民主改革,是百万农奴翻身解放的伟大革命,也是藏传佛教发展进步的重要转折。

图为周炜先生2017年9月在萨迦寺调研。图片由周炜提供

藏传佛教是我国佛教的主要流派之一,是中国化的宗教,其生存和发展必须符合我国的社会发展实际,坚持藏传佛教的中国化方向是历史的必然,必须积极探索坚持中国化方向的途径。

3月28日,首都各界纪念西藏百万农奴解放60周年座谈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班禅在此次会议上的发言4月2日刊发于中共中央统战部微信账号“统战新语”。

编者按: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就宗教问题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论述,丰富和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在2016年4月召开的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全面贯彻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坚持我国宗教的中国化方向,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此后,这一重要内容被写入党的十九大报告,并在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再次强调。“坚持我国宗教的中国化方向”,是党的宗教工作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的重要内容,也是我国宗教发展的必由之路。面对宗教工作的特殊重要性、自身地理位置的特殊性以及藏传佛教的特点,西藏的宗教工作在治边稳藏的方略下已有哪些成功实践?做好新时代宗教工作又有哪些着力点?就此,中国西藏网专访了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宗教所所长周炜。

坚持中国化方向,积极引导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有其社会和政治基础。1959年至1965年,伴随着被称为世界上最大规模“废奴”运动的西藏民主改革的进行,西藏佛教界也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宗教制度的民主革新,彻底废除了寺院的封建特权和压迫剥削制度,藏传佛教回到了清净纯洁的本来面貌。

班禅表示,西藏民主改革前,在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度下,当时的法律将人分为三等九级,百万农奴和广大人民遭受着“三大领主”残酷的政治压迫、经济剥削和精神控制。藏传佛教也不再是一种单纯的宗教信仰,而沦为了农奴主压迫广大农奴的政治工具,从价值理论上违背了佛教“慈悲为怀、众生平等”的教义。

中国西藏网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坚持我国宗教的中国化方向,指的是整个中国的宗教工作。就西藏而言,坚持宗教的中国化方向有两个特点,一是因为西藏涉及到反分裂斗争的问题,因此在‘导’上下功夫尤为重要,要考虑西藏的特点、藏传佛教以及寺庙管理的特点,考虑到反分裂斗争这样一个大的背景;另外一个就是要保证西藏的稳定,边疆的稳定,而作为整个稳定大局当中的关键一环,寺庙宗教稳定尤其重要。”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宗教所所长周炜在接受中国西藏网采访时说。

此后,通过开展寺庙爱国主义教育和法治宣传教育,依法加强管理,遏制和反对分裂势力利用宗教进行的分裂活动,藏传佛教的面貌发生了历史性的变化:在社会根源上,宗教在西藏赖以存在的阶级根源已经基本消失,但是流亡境外的农奴主残余势力仍在利用宗教进行渗透;在政治面貌上,藏传佛教的政治面貌发生了变化,宗教界爱国人士拥护党的领导、拥护社会主义制度,成为爱国统一战线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矛盾性质上,宗教方面的矛盾已经主要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同时仍然存在着与分裂势力利用宗教进行分裂活动的敌我性质的斗争和复杂的国际环境;在社会作用上,社会主义社会为发挥宗教的积极因素、抑制消极因素创造了有利条件和环境,使藏传佛教社会作用中的积极面得到支持和鼓励,消极面得到约束和抑制;在发展方向上,民主改革和改革开放推动了西藏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也推动藏传佛教走向与社会主义社会更加适应的正确方向。藏传佛教在社会根源、政治面貌、矛盾性质、社会作用和发展方向等5个方面发生的变化和进步,是藏传佛教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变化,奠定了藏传佛教坚持中国化方向、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基础。

他说,1956年西藏自治区筹委会成立时,我的前世十世班禅大师主动提出,在班禅堪布会议厅委员会辖区,率先进行民主改革试点的愿望,体现了西藏上层爱国人士支持西藏社会进步,拥护西藏民主改革的决心。

周炜认为,做好藏传佛教工作涉及到很多方面的问题,目前,由于各项管理体制机制的逐步建立和不断完善,西藏和四省藏区从内部来说都很稳定。

当然,在当代藏传佛教的发展中,爱国进步还是分裂倒退的斗争始终是藏传佛教面临的主要矛盾,分裂主义集团图谋“西藏独立”、分裂祖国的顽固立场没有改变,国际敌对势力利用涉藏分裂势力遏制、搞乱乃至分裂社会主义中国的战略图谋没有改变。藏传佛教中爱国进步与分裂倒退的斗争始终是尖锐的、复杂的,有时甚至是激烈的。历史上,藏传佛教曾长期存在着“政教合一”制度,这也是藏传佛教重要历史特点之一。在“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社会中,寺院领主集团在行政、司法、军队等方面享有很多政治特权,并占有大量的土地、牧场和农牧奴,实行残酷的经济剥削,形成了藏传佛教自身难以克服的许多痼疾。经过对宗教制度的民主改革,废除了寺院领主集团的封建特权和封建压迫剥削制度,但由于历史的惯性作用,“政教合一”的历史遗毒还没有彻底肃清。藏传佛教政治化倾向依然存在,有些寺庙、僧尼仍然迷恋过去的封建特权,向往恢复政教合一时的宗教特权。藏传佛教的正常秩序建设始终是复杂的,始终在曲折中前进,有时会受到严重的干扰和破坏。

班禅指出,1959年3月10日,少数分裂分子妄图永远保持政教合一的封建农奴制,公然撕毁十七条协议,挑起全面武装叛乱。为了维护祖国统一和西藏人民的根本利益,1959年3月28日,中央政府下令解散了原西藏地方政府,由自治区筹委会行使地方政府职权,同时任命十世大师为代理主任委员,并确定边平叛边改革的方针。

“但是藏传佛教有一个新的发展,就是如何引导藏传佛教在向内地传播的过程中,一方面保持正能量的传播,促进藏汉文化的交流;另一方面能够解决好负面问题,比如近几年闹得沸沸扬扬的假活佛、假僧人的问题,甚至有些不法之徒建立起庞大的组织机构来骗钱,他们把藏传佛教异化之后,成为为他所用的一种工具,有的甚至走上邪教道路,不但影响了社会稳定,更影响到汉藏文化交流当中和谐的东西。因此,做好藏传佛教‘导’的工作特别重要。”周炜说,“藏传佛教的中国化方向一定要有高标准的要求,保证其在藏区和内地都保持良性和谐的发展,绝对不能受达赖集团和境外分裂势力的干扰,切断整个西方和达赖分裂集团通过宗教进行的渗透。”

建设藏传佛教的正常秩序,政治秩序是根本,信仰秩序是基础,管理秩序是保障。坚持中国化方向,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就能够保证藏传佛教爱国爱教的正确政治方向;贯彻落实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抑恶扬善的本质要求和教义阐释等积极举措,就能够保证藏传佛教正常的信仰秩序;贯彻落实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基本原则和管理建设原则,就能够保证藏传佛教正常的管理秩序。有坚实的政治基础、有力的组织保证和正确的前进方向,藏传佛教通过不断加强自身建设,并步入社会主义法治化建设的正常轨道之中,必将实现宗教秩序的正常化。

他认为,民主改革开启了西藏社会从腐朽黑暗走向胜利光明、从没落衰败走向生机活力、从封闭停滞走向繁荣进步的美好前景,开创了西藏人民当家作主、掌握自己命运的新时代。民主改革后实行政教分离,废除了宗教特权和封建剥削,铲除了宗教制度中严重制约生产力发展的桎梏,恢复了藏传佛教的本来面貌,推动藏传佛教迈入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再弘期”,促进藏传佛教沿着坚持宗教中国化方向健康发展。

周炜认为,藏传佛教的思想和很多教义,从宗喀巴开始宗教改革之后一直发展到现在,但是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或者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更重要的是宗教思想,也就是最核心的教义教规,必须要和社会的发展以及社会的意识形态相适应。不能把寺庙做为独立于社会的一个机构,僧人也是社会的一员,是公民,所以必须要有公民的义务和责任,必须要维护和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很多宗教的发展,实际上是教义发生根本的变化之后,影响整个宗教发展的一个轨迹。藏传佛教也是这样,如果想在与社会交融的过程中不断发展,其教义教规必须在保持传统的同时,做到与社会相适应。因此,如何做好对教义阐释的引导工作是非常重要的。”

当前,坚持中国化方向,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藏传佛教界就必须弘扬优良传统,不断加强自身建设,提高自身的修养和境界,克服和纠正自身思想上的与社会发展不相适应的认识,树立正确的宗教观,兴利除弊,继往开来,对教义教规作出符合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符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阐释,在政治上自觉认同、文化上自觉融合、社会上自觉适应,与社会发展同步、与时代进步同频,成为社会建设的和谐因素和国家建设的积极力量。

班禅强调,中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西藏自古以来就是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藏族人民,同汉族等各兄弟民族一道,有着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的光荣传统,在历史发展中与其他兄弟民族一起共同构建了风雨同舟、荣辱与共的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和中华文化璀璨光辉史。

作为藏传佛教的核心问题,做好活佛转世工作也要在“导”上下功夫。“针对目前社会上出现的某些假活佛现象,我们更加认识到,对于活佛身份的认定,尤其是对于活佛的转世问题,要引导人们认识到一定要具备几个前提,例如要有历史传承,要按照历史定制,一定要有中央政府的批准,要经过金瓶掣签,要遵循宗教仪规等等。”周炜认为,要在藏传佛教界、在信教群众当中,正确引导认识活佛转世,这也是抵御达赖集团和境外分裂势力利用宗教进行渗透的重要举措。

(作者单位:中国藏学研究中心)

作为新时代藏传佛教活佛,他还表示,将秉承佛教众生平等、慈悲为怀的理念,继承藏传佛教爱国爱教的传统,促进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坚定不移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矢志不渝推动人民幸福安康。

此外,周炜认为,涉及宗教的一些政策出台之后,怎样做通做好信教群众的思想工作,同样需要进行“导”,这对于做好藏传佛教工作十分重要。

作者简介

周炜表示,做好藏传佛教“导”的工作,首先要提高认识,“过去我们建立一套完整的制度,比如一套学经制度或者学衔制度,这些都属于‘管’。现在要在‘管’的基础上去引导。一定要充分认识到‘导’对于西藏宗教工作的意义,从全局上来考虑,不能单独只看成是一项宗教工作,或者是藏传佛教内部的一个事情,而应该是系统的。做好藏传佛教工作,并且上升到‘导’的角度来做,与治国、治边、稳藏,有着特别紧密的逻辑关系,所以需要去引导提高这个认识。同时,做好藏传佛教的管理工作,要从政府层面提高政策水平、理论水平、知识水平。要了解国家的宗教政策和西藏的宗教政策,懂得宗教知识,同时对西藏的整体历史,藏传佛教的历史要有所了解,在提高认识和知识水平的同时,也要不断提高管理艺术。

姓名:李德成 工作单位:中国藏学研究中心

作者:吴建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