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伊斯兰教的中正之道

伊斯兰教倡导的“中道”思想,要求穆斯林一切以“中道”为出发点,追求一种公正、公平、平和的社会环境,一种宽容和谐的生存状态,中道的智慧昭示人们:要平等地对待人类社会的多元文化,彼此之间互相学习。

作者: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会长陈广元

中道,即中正之道,是伊斯兰教的重要特征,是穆斯林在宗教功修和社会生活中应遵循的基本准则。

伊斯兰教是反对偏激和极端,讲求中道的宗教。正如伊斯兰教权威教义学家、哲学家安萨里(1058—1111)在其名著《圣学复苏》中说:“对属于合法范围的各种欲求,既不应该完全忽视,也不应一味满足,而应走折中之路。因为万事皆以和为贵。对待任何事物走两种极端,均属错误。”

真主在尊贵的《古兰经》中教诲我们
:“你应当按照天命而遵循正路,与你一起悔过的人,也当遵循正路。你们不要过分,他确是明察你们的行为的。”

做事情把握最佳的度,拿捏到这个度,就是“中道”。比如奢侈与吝啬的中道是节俭,鲁莽与怯懦的中道是勇敢。有德行的人就是能够拿捏到这个最佳合度,从而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做恰当的事情,这也就是行中道的人。

真主又说 :“这确是我的正路,故你们当遵循它 ;
你们不要遵循邪路,以免那些邪路使你们离开真主的大道。”

伊斯兰教不偏不倚的“中道”精神体现在很多方面。

以上经文中的“我的正路”指的就是“中正之道。”伊斯兰教是倡导中道、谨守中道的宗教。《古兰经》和“圣训”中,蕴涵着丰富的中道思想,主要体现为敬主爱人、守正自洁、宽容仁爱、和平友善、两世吉庆、公道正义、尊重生命、给人方便、反对妄断等等。千百年来,中道思想对于穆斯林端正信仰、完善功修、提升道德、规范言行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穆斯林博采众长,创造了灿烂辉煌的伊斯兰文明,为人类文明的发展进步作出了重要贡献。

伊斯兰教要求穆斯林两世兼顾、追求两世幸福;伊斯兰教重视人的物质生活和合理的享受,既反对苦行主义,同时也反对放纵对物质享受的追求,讲求适中、适度,并通过对适中、适度意识的培养来提高人的精神修养和境界;伊斯兰教主张仁爱他人,处处保持中正,以营造和保证伊斯兰教所追求的和平环境;伊斯兰教要求穆斯林在为人处世中应坚持中正、平等、宽恕。

伊斯兰教在中国的传播与发展,始终与中道思想的弘扬与传承紧密相连。中国穆斯林在传承教义教规的同时,十分注重借鉴学习中国传统文化。明朝嘉靖年间,伊斯兰教经学大师胡登洲开创经堂教育,将伊斯兰教寺院教育与中国传统私塾教育相结合,教学中吸收中国传统经典的内容,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伊斯兰经学教育体系。明末清初,中国穆斯林知识界以刘智、马复初为代表的一批经堂教育传人,以南京和云南为中心,潜修伊斯兰教和儒家等经籍,融会贯通,用汉语译述和阐发伊斯兰教义,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伊斯兰思想文化体系。近现代以来,中国伊斯兰教界阿訇、学者高举爱国爱教的旗帜,面对帝国主义的侵略压迫和中华民族的危亡,积极投身于民族解放的伟大事业,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伊斯兰教爱国与爱教相一致,因地制宜、与时俱进的优良传统,为中华民族的发展进步发挥了积极作用。正如维吾尔史诗《福乐智慧》告诉我们
:穆斯林要信道行善、惠人惠己,要充满爱心,公正无私,以此通向福乐的道路。

伊斯兰教认为,“中道”意识是每个穆斯林的素质要求。如果一个人失去了“中道”意识,必然有所偏颇,就很容易受到私欲的影响。所以伊斯兰教特别重视中道,要求穆斯林坚守中道,不偏激,不走极端,并且昭示拥有此思想者,将具有巨大的报酬和今后两世的完美归宿。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全面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中国伊斯兰教进入了全新的发展时期,但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在复杂的国际环境下,“三股势力”乘机作祟,导致纯正的信仰被歪曲,部分的信众被误导,无辜的民众被伤害。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他们打着伊斯兰教的旗号,有意避开或是偏离伊斯兰教真精神,肆意妄断他人,歪曲“吉哈德”的本意,鼓吹所
谓的“圣战”,宣扬极端,煽动暴力,挑起穆斯林内部和穆斯林与非穆斯林之间的隔阂与仇恨。他们把教法中关于“哈俩里”和“哈拉目”的概念与范围肆意歪曲和扩大,恶意破坏国家法律制度的实施。这些歪曲甚至是背离伊斯兰真精神的极端思想,对一些人的思想和行为产生了蛊惑和误导,有的人甚至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邪路。近年来,暴力恐怖分子违背经训教导,漠视基本人权,践踏人间正义,不断制造流血事件,残酷杀害无辜群众,对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了严重损害。这些暴力恐怖罪恶行径,受到了包括伊斯兰教界和广大穆斯林群众在内的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谴责。同时,这些利用宗教之名进行的暴力恐怖活动,也导致了外界一些人对伊斯兰教和穆斯林的误解和偏见,我国伊斯兰教的健康发展受到严峻挑战。他们的罪恶行径是在挑战人类文明的共同底线,这既不是民族问题也不是宗教问题,他们是各族人民的共同敌人。

“中道”既是一种思维方法,也是一种行为方式;既是高超的智慧,又是道德规范。看起来简单,但是达到这一境界并不容易。伊斯兰教要求穆斯林在遇到任何事情、处理任何问题时,都要尽其所能寻求最佳的处理方式或解决方法。

我们要深入探讨国内外伊斯兰教界关于中道思想的精辟论述,继承和弘扬伊斯兰教倡导正信、践行中道的优良传统,教育和引导穆斯林了解伊斯兰教真精神,谨守中道、远离极端、倡导和平、反对暴力,加强穆斯林内部的团结和谐,促进穆斯林与非穆斯林的友好和睦,正本清源、正信正行、扶正祛邪,守正自洁,引导中国穆斯林走中正之道,维护伊斯兰教的纯正性,维护伊斯兰教和穆斯林的良好形象。

近些年来,为抵御极端思想,坚持中正之道,国际伊斯兰教界在多次国际会议和专题会议上,大声疾呼,反复声明,倡导中道、和平、对话,反对极端、暴力、隔阂,并发表了一系列具有中道精神的、历史性的倡议和宣言
, 在伊斯兰世界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如《马德里宣言》中说
:“人类同根同源,不同肤色、不同种族、不同宗教、不同文化的人们在人的尊严方面是相互平等的。人类文化、文明的多样性是真主的一种奇迹,尽管人类具有种族、肤色和语言等差异,但各种信仰都主张凭借智慧和善言传播伦理美德,都主张摒弃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现在,无论我们走到哪里,都能听到伊斯兰组织的领袖们、伊玛目们、穆斯林政要们在宣讲中道,反对极端。讲中道就是为千千万万穆斯林指引正确的信仰与实践的正道,就是要保证伊斯兰教的正信正行,远离极端。

中国各族穆斯林一向是坚持伊斯兰教“中道”思想的。先辈的穆斯林学者就是以讲“中道”的精神阐发伊斯兰教义,寻求伊斯兰教在中国的立足点,并通过这一思想使伊斯兰教在中国得到延续和发展。走“中道”既是“文明伊斯兰”的最突出的特点之一,也是中国伊斯兰教发展的道路。

在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依法保障信教群众正常宗教需求,尊重信教群众的习俗,稳步拓宽信教群众正确掌握宗教常识的合法渠道。要重视培养爱国宗教教职人员队伍,采取有力措施提高宗教界人士素质,确保宗教组织领导权牢牢掌握在爱国爱教人士手中。”我们要认真学习会议精神,广泛宣传伊斯兰教中道思想,继续发扬爱国、爱教、爱民的优良传统,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极端思想,通过科学讲经解经,正确学经,引导广大穆斯林群众正确理解教义、教规,坚决抵御宗教极端思想的渗透蔓延,积极促进我国伊斯兰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成为中道思想的践行者、中道价值的传承者和中道精神的弘扬者。让全社会更加全面客观地认识伊斯兰教和平、中道、仁慈、宽容的内涵。让我们与全国各民族人民一道,共建团结、友爱、和平的和谐社会,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中富含“协和万邦”、“执其两端取法乎中”等辩证和谐的思维营养,摒弃那些简单的二元对立、非此即彼的单向思维方式。伊斯兰教给予穆斯林的这些生存道理和中国儒家倡导的“中庸”思想尽管不尽相同,但也有共同之处。中国穆斯林在历史上出现了很多有成就的人士,他们正是秉承了伊斯兰教的中道思想,又契合了中国儒家的中庸之道,在发展中国伊斯兰教过程中坚持了调和折中的态度。

中国历代伊斯兰教学者在对伊斯兰教文化的选择过程中采取“以儒释伊”的方式论述伊斯兰教义,“博览诸家,折衷于天方”,以伊斯兰教的教义为线索进行阐释,不断进行调和工作。在调和构筑中,充分表现了伊斯兰教“中道”思想,显示了伊斯兰教本身的适应性。中国明末清初穆斯林著名学者王岱舆(约1584—1670)就将伊斯兰教义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为建立中国伊斯兰教哲学与教义学的框架奠定了理论基础。他的理论紧密结合中国社会实际,表现出伊斯兰教的“中道”精神,实现了与中国文化理念的互补。清代学者刘智(约1655—1745)把伊斯兰教认主学与儒家性理之学相结合,丰富了中国伊斯兰教内涵。

伊斯兰教倡导的“中道”思想,要求穆斯林一切以“中道”为出发点,追求一种公正、公平、平和的社会环境,一种宽容和谐的生存状态,一种科学、人道的生存方式。走中道能够容万物于胸襟,萌和善于心田,在纷杂的环境中显出深沉与完美;在沧海桑田的世上,那些坚持走中道者会在宽容他人的同时升华自己,世间也因为走中道而多了更多的祥和与安宁。可以说,伊斯兰教的“中道”思想适合了中国穆斯林的信仰需要,是中国伊斯兰教必须坚持走下去的一条道路。同样,凡是违背这一思想,在宗教方面搞极端、搞恐怖,或者过分张扬自己的主张、反对传统的人,其言行无疑会造成中国伊斯兰教自身的混乱,不利于中国伊斯兰教的健康发展和穆斯林素质的提高。中道的智慧昭示人们:要平等地对待人类社会的多元文化,彼此之间互相学习。

(作者从恩霖,工作单位为中国伊斯兰教经学院)

责任编辑:王海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