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儿童“流动教育项目”监测与评估研究及启示

经过近半个世纪的不断发展和完善,美国现已建立起一套比较完善的以制度保障健全、监测内容全面和评估标准明确为主要特色的“流动教育项目”监测与评估体系。反思国内当前的流动儿童教育实践,我国应加强监测与评估立法和构建监测与评估机制以完善流动儿童教育政策监测与评估体系。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在纽约市100多万名公立学校学生中,43%的学生在家不讲英语,这些非英文家庭使用的语种多达160多种。根据纽约州的评估体制,全市14%的学生英文不够流利。教育维权人士认为,帮助这些孩子的父母获得翻译,让他们参与到孩子教育中才是关键。

事情都结束了吗?我能帮上什么忙?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申请资助?

美国流动教育项目;流动儿童;监测与评估

纽约市议会教育委员会25日召开公听会,讨论移民[微博]学生的英语学习,同时讨论支持纽约州教育厅根据中小学教育法(Elementary
and Secondary Education
Act,简称ESEA)中免除ELL学生两年“英语语言艺术”(English Language
Arts,简称ELA)
评核测验的388号决议案。多个移民维权团体作证支持决议案,同时要求教育局增加翻译服务的经费。

自从纽约州议会(New York State
Legislature)在6月会期的最后几个小时通过了《博物馆教育法案》(Museum
Education Act,以下简称“法案”)以来,我一直在思考上述这些问题。

作者简介:周国华,陈宣霖,浙江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浙江 金华 321004

亚裔儿童与家庭联盟代表表示,亚裔学生占了全市公校学生的15%,亚裔移民学生更占ELL学生的25%,必须敦促教育局提供足够服务给有需要的学生。

译者注:纽约州议会为美国纽约州最高立法机构,分为参议院和众议院。每年关于各类法案审议的会期一般安排在一月至六月,之后若无特殊情况,议会不会再就法案进行审议表决。

周国华,男,江西丰城人,浙江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副教授,管理学博士;陈宣霖,男,湖南永顺人,浙江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硕士研究生。

代表200个移民组织的纽约移民联盟的代表Kim
Sykes指出,移民学生的毕业率远低于英语为母语的学生群体,他们的学习和表现与家庭参与教育的程度有关。目前,纽约市教育局给家长[微博]提供九种语言的翻译文件,阿拉伯语、孟加拉国语、中文、法语、海地克理奥尔语、韩文、俄语、西班牙文和乌尔都语。

法案的背后

内容提要:经过近半个世纪的不断发展和完善,美国现已建立起一套比较完善的以制度保障健全、监测内容全面和评估标准明确为主要特色的“流动教育项目”监测与评估体系。反思国内当前的流动儿童教育实践,我国应加强监测与评估立法和构建监测与评估机制以完善流动儿童教育政策监测与评估体系。

但事实上,翻译工作存在很多问题,比如很多时候是让学生、其他家长甚至未接受过培训的学校员工来翻译;为了等待教育局发下翻译文件,家长和学校要等很长时间;很多家长不知道他们可以要求教育局提供翻译服务,或者要求了却无人搭理;有时家长因害怕,而不敢向校方要求翻译服务;学生的成绩报告单、以及个性化的教育服务数据没有翻译件;最糟糕的是,很多翻译文件质量很差,让人无法读懂。

背后的人力支持

关 键 词:美国流动教育项目 流动儿童 监测与评估

教育局也支持388号决议案,愿意让家长了解校方可提供的翻译服务,但现在教育局只有两位员工主管1700多所公校的翻译服务,经费和人手都不足。(刘爽)

图片 1

自2001年《关于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决定》确立了“以流入地区政府管理为主,以全日制公办中小学为主”的“两为主”政策以来,我国流动儿童教育“两为主”政策已走过10多个年头。但因我国目前尚未建立正式的流动儿童教育政策监测与评估体系,结果导致在诸如“两为主”政策的执行力度怎样、效果如何、是继续执行还是调整抑或是终止、流动儿童教育现状是否有所改善等一系列问题上未能达成共识。作为流动人口大国,美国于1966年启动“流动教育项目”(Migrant
Education
Program,以下简称MEP)以解决国内流动儿童的教育问题。经过近半个世纪的不懈努力,美国已建立起比较完善的MEP监测与评估体系。分析美国MEP监测与评估的实践,对我国流动儿童教育政策的监测与评估不无启示意义。

纽约博物馆协会

一、美国MEP概述

纽约博物馆协会(Museum Association of New
York,以下简称“纽约博协”)的董事们和工作人员一直在和纽约州教育部进行各方面的协商。纽约州教育部的评议委员会(Board
of Regents)和文化教育办公室(Office of Cultural Education),Sheila
Healy(纽约博协的政府事务顾问),和纽约博协的董事们十多年来一直在帮助博物馆获得各方资金支持,帮助博物馆得以为所在社区服务,并履行博物馆作为合作伙伴所承担的提供展览、收藏和教育项目的使命,同时帮助我们的博物馆明确作为“纽约人”和“美国人”的意义。

为了应对流动儿童的教育需求,美国联邦政府于1966年开始实施MEP,目的在于支持流动儿童达到高质量的学业标准,使其最终能获得高中学历且为成为合格公民、继续学习和就业做好准备。MEP最初是作为1965年的《初等和中等教育法案》(Elementary
and Secondary Education
Act,以下简称ESEA)的修正案得以通过,后经1994年的《改进美国学校法案》(Improving
America’s School Act)和2001年的《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No Child Left
Behind
Act,以下简称NCLBA)而得以修正,其具体目标包括:一是通过为流动儿童提供高质量的、综合性的教育项目来减少因频繁流动造成的教育不连续等问题;二是确保流动儿童不会因为各州在课程、毕业要求及学习内容上有差异而受到不公平对待;三是确保以最佳方式为流动儿童提供合适的教育服务以满足其特殊需要;四是确保流动儿童享有充分、适当的机会去达到所有学生应达到的学业要求;五是开发各种项目以帮助流动儿童克服阻碍其学业表现的教育不连续性、文化及语言障碍、社会排斥及各种健康问题,为高中后教育或就业的顺利过渡做好准备;六是确保流动儿童能从州及地方制度改革中获益。[1]

译者注:Museum Association of New
York,纽约博物馆协会是纽约州各类博物馆的联合协会。协会通过支持各类博物馆机构的专业标准建设和组织发展,进而加强纽约州建设文化社区的能力。协会还提供宣传、培训和联络的机会,使博物馆和博物馆专业人员能够更好地为他们的使命和社区服务。协会办公室位于纽约州特洛伊市(Troy)。

MEP是以州教育机构(State Eduction
Agencies,以下简称SEAs)先提出申请并经教育部批准后才由联邦提供拨款的方式进行运作的,因此,为了评估其执行绩效,ESEA、NCLBA以及美国《联邦法规》(Code
of Federal
Regulations,以下简称CFR)等均从法律上要求SEAs必须实施MEP执行的监测与评估。而设立于美国教育部的流动教育办公室(Office
of Migrant
Education,以下简称OME)则专门负责协调各州的流动儿童教育工作和MEP执行的监测与评估。

现实的制度缺漏

二、美国MEP的监测与评估

纽约州的博物馆和所在的这个州有着一层特殊的关系。大部分的州会把博物馆和文化机构当作非营利性企业。而根据纽约州的法律,博物馆则被视为教育机构,同时赋予纽约州教育部对其进行质量评估和优化督促的权利。博物馆在拥有托收或非托收实体的组织注册证书(collections
or certificates of incorporation)的情况下也会获得特殊许可。

美国CFR规定,SEAs必须实施MEP“执行的监测”和“结果的评估”。[2]而且,MEP的监测与评估分为州(state
level)和地区(local
level)两级。前者主要是监测与评估州内MEP的进度与结果;后者则主要监测与评估地区内的具体指导性、支持性服务的执行与结果。[3]本文主要分析美国MEP的州级监测与评估。

然而,当纽约创立这个体系时,它并没有包括直接资助那些获得特许经营和注册的文化机构的方式。一些博物馆和文化组织只能通过纽约州艺术委员会获得资助,但每年向600多万学龄儿童提供指导的1400个历史社团、动物园、植物园、水族馆和文化艺术机构并不能得到政府的直接支持。

MEP监测框架与内容

图片 2

为便于监测,OME将MEP的关注领域确定为教育连续性、教学时间、学校参与、英语发展、家庭的教育支持、健康以及获得服务的机会等七大方面。[4]同时,OME在监测过程中还从多个角度审查项目的执行与结果,主要包括项目运行环境、整体组织结构和项目设计、项目结果、实践经验、符合相关法律法规、技术援助需求以及项目预调查。[5]其整体监测框架包括州背景、项目整体设计、项目运作(识别与招募、服务提供和财政管理)、项目结果以及预调查五方面。[6]根据上述监测框架,OME将整个监测内容分为必须监测主题[7]和可选择性监测主题[8]两部分。前者包括州背景和整体项目设计;后者包括项目运作、项目结果和项目预调查。

纽约艺术委员会官网

图片 3

译者注:New York State Council on the
Arts,纽约州艺术委员会是由纽约州政府和议会在1960年共同发起建立的艺术委员会。2018财年,该委员会通过15个项目向全纽约州2400个组织提供了4100万美元的资助。

图片 4

法案的实用意义

此外,其他一些监测主题还包括诸如州级标准、授权活动、学龄儿童服务、学前儿童服务、辍学儿童服务、私立学校儿童服务、流动儿童信息转换、项目协调等。[9]

博物馆教育新机制

当州长把法案签署发布,当州议员们进行相应拨款的时候,该法案将建立起一种机制,将分配急需的项目资金到那些纽约州内的管理着国家遗产的文化组织和机构,不论这些机构的资金规模、地理位置和主题内容,都不会影响资金的获得。该法案将指导纽约州教育部行政长官建立并实施一个项目,该项目将为课程式教育项目提供竞争性拨款(competitive
funding),涉及到学生或博物馆人员在博物馆与教室间往返的交通补助以及制作与国家教育标准(
译者注:此处应该指代“共同核心课程标准 Common Core State Standards
Initiative”)直接相关的展览。它还将为由博物馆提供的成人继续教育、公民教育和英语语言学习项目提供资金。

译者注:the Common Core State
Standards,“共同核心课程标准”是美国联邦政府推行的一套专门为K-12阶段教育设计的在数学和英语方面的国家教学标准。该标准自2010年开始推行,现已有包括纽约州在内的41个州、哥伦比亚特区、4个美国海外领地加入了该标准。

促进博物馆与社区合作

该法案具备显著地改善博物馆与社区合作方式的可能性。它将有助于创造公平和平等的机会来了解我们的历史、艺术和文化,并促进学习。在这个政治立场、经济活动和人口迁移急速变化的时代,让我们的博物馆敞开大门,将有助于纽约人了解并重视所有美国人的贡献。我们希望法案可以成为其他州立法机构的榜样,帮助它们为其博物馆创造新的和迫切需要的资金来源。

移民公寓博物馆(Tenement Museum)

法案的波折

屡次修订

2006年,该法案的第一个版本包括3000万美元的拨款,该拨款过去通过一个竞争性的拨款计划和平衡人口与需求的公式进行分散性资金分配。它还为试点项目分配了一小部分资金,但要获得这部分资助并不容易。面对经济衰退导致的支持力度减小,纽约博协也转向游说其他议题。2015年,当纽约州众议员Matthew
Titone重新介绍该法案时,附加了4000万美元的拨款。该法案在2016年进行了修订,允许程序上的变更和纠正排版错误,并向低收入城市、郊区和农村社区的机构提供资金。

图片 5

纽约州参议院审议法案原文(局部)图

数据支撑

在2018年1月,纽约博协要求其成员完成一项关于他们的教育项目的调查,以收集数据以支持协会的游说工作。我们在48小时内收到了98个回复,不难看出,我们的成员对这个问题和对他们社区所付出的贡献的热情。根据反馈的数据显示,其中90%的受访者将25%或更多的预算用于教育;其中的99%应用于现场教育项目;此外有75%的人在他们社区的地点提供教育项目;并有65%的受访者会编写材料供教师们在课堂使用。有了这些数据,让我们在2018年的会议期间,有了更明确的定位去讨论法案的重要性。

亟待落实

6月20日(星期三),纽约州众议院一致通过了这项法案。该法案进入到了州长的签署程序,虽然该法案没有附加拨款,但是保留了所有最初的目的阐述。该法案在签署成为法律后,将把博物馆教育资助计划设立为试点项目。

各方回应

纽约州众议员Matthew Titone(法案的支持者之一)强调:
“这项立法以一种相互支持的方式促进艺术、文化和教育领域的协同发展,同时使纽约州的儿童和所有年龄段的学生受益。我们有超过1500个博物馆、历史学会、动物园、植物园和文化艺术机构,这些机构在我们的教育体系中并没有得到充分利用。
博物馆教育法案的通过,将为这些机构的教育服务提供来自州政府的支持,这是一项全州范围内的努力,旨在提高学生的学习成绩和提供学生获取知识的机会。”

纽约州参议员Betty
Little认为:“在学校的围墙之外,还有很多学生可以学习内容。全州分布着大量的条件优沃的博物馆、动物园、水族馆和艺术画廊。亲身实践是一种很好的学习方法,但这一方法通常难以在课堂上实现。学校和博物馆之间以课程为基础的联系将以一种有意义和难忘的方式吸引到更多的学生。”

纽约州教育行政长官MaryEllen
Elia说:“喜闻博物馆教育法案在州议会的参众两院通过,我们也一直在扩大纽约博物馆的教育项目……在获得资助后,该法案将为我们世界级的文化机构提供急需的支持,以改善学生项目,并为教师提供课程辅助,并把博物馆丰富的收藏和展览纳入其中。我们期待与立法机构和行政部门合作,确定资金来源,以便学生可以在纽约州的博物馆、动物园、水族馆、植物园和艺术机构享受独特的学习体验。”

评议委员会主席Betty A.
Rosa说:“博物馆和文化机构可以通过文物、展览和教育项目以独特的方式吸引和教育学生……该法案是在我们教育体系中迈向教育公平的又一步,这样低收入社区的学生就可以在文化机构获得更多的学习机会。”

走过不易与展望未来

带领纽约博协走过这游说(倡议)过程的经历,使我对成为一名为博物馆和博物馆从业者辩护的称职的倡议者有了新的和更深的认识。知道了如何带有激情地简洁地陈述你的观点,如何与各党派代表合作,在充满“不”的房间里保持乐观的态度。尽管纽约州的博物馆和州法律早已有着独特的关系,但博物馆专业人员还是可以利用这些游说手段,向任何地方、州或国家立法代表提出自己的观点。

随着法案在纽约州议会的通过,以及不断上升的协会成员数量(超过600个成员),2018年将成为纽约博协极具标准性的一年。我们在等待州长办公室关于该法案的确切签署时间的消息。并期待在2019年新一轮的议会会期中,能为博物馆争取到一个重要的拨款和新的资助机会。

整合自:美国博物馆联盟(AAM)官网,纽约博物馆协会(MANY)官网,The New York
History Blog

原标题:The Museum Education Act passes the New York State Legislature

作者:Erika Sanger

原文略有修改及增减,小标题为编者添加

图片来源于纽约博物馆协会及相关网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