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教育”,须由浅入深

当下,“互联网+教育”是一个热门话题。但是,在纷繁复杂的“互联网+”模式之下,在互联网教育平台、机构蓬勃兴起之时,如何找准“互联网+教育”的发力方向?日前,在第三届“互联网+教育”创新周上,专家学者就此展开讨论。“以慕课、微课程为代表的基于互联网的教学模式,突破了学习时间和空间的局限,使课程资源得以共享,有助于实现教育公平、促进优质教育的均衡发展。然而,现在许多教育机构做的事是“教育+互联网”,而非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教育”。“互联网教育企业应当遵循教育规律和市场规律。如果‘VR+教育’能模拟出不同的教学环境、教学结构、教学设计,真正做到以每一个学生为中心,给不同的孩子提供个性化、私人定制的教学服务,那么‘VR+教育’的前景将相当可观。

当下,“互联网+教育”是一个热门话题。随着新技术、新设备的不断推陈出新,学习的方式方法、教育的内涵外延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是,在纷繁复杂的“互联网+”模式之下,在互联网教育平台、机构蓬勃兴起之时,如何找准“互联网+教育”的发力方向?日前,在第三届“互联网+教育”创新周上,专家学者就此展开讨论。

10日,全球首个中文慕课平台“学堂在线”上线5周年,“新时代在线教育发展研讨会”在清华大学召开。专家们普遍认为,未来慕课的发展不只是简单地将课程从线下搬到线上,而是在互联网、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等新技术手段的推动下,实现教学模式的转变,让评价和监测更实时,让教学更有针对性和个性化,让教与学的互动更及时,从而让教学模式更科学,实现真正意义的智慧课堂。

学习;教学;课程;学生;中学;互联网教育;设计;钟秉林;革新;教育科技

“互联网+教育”的优越性自然毋庸置疑。“以慕课、微课程为代表的基于互联网的教学模式,突破了学习时间和空间的局限,使课程资源得以共享,有助于实现教育公平、促进优质教育的均衡发展。”正如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钟秉林所言,互联网已成为改变教育的重要力量。

我国上线慕课数量已超过5000门,学习人数超过7000万

当下,“互联网+教育”是一个热门话题。随着新技术、新设备的不断推陈出新,学习的方式方法、教育的内涵外延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是,在纷繁复杂的“互联网+”模式之下,在互联网教育平台、机构蓬勃兴起之时,如何找准“互联网+教育”的发力方向?日前,在第三届“互联网+教育”创新周上,专家学者就此展开讨论。

然而,现在许多教育机构做的事是“教育+互联网”,而非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教育”。教育部教育装备研究与发展中心主任曹志祥说:“我们看到很多网络学习或在线学习,浅层学习明显。‘互联网+教育’似乎只是把老师的粉笔黑板变成了讲稿课件。简单的信息浏览、机械的操作和练习,其实仍然只是死记硬背的重复训练,并不能培养学生的创新意识以及解决问题的能力。”

5年来,中国慕课走过了快速发展的5年。慕课数量、质量及应用都取得了优异的成绩。记者从研讨会上了解到:迄今为止,我国上线慕课数量已超过5000门,学习人数超过7000万。

“互联网+教育”的优越性自然毋庸置疑。“以慕课、微课程为代表的基于互联网的教学模式,突破了学习时间和空间的局限,使课程资源得以共享,有助于实现教育公平、促进优质教育的均衡发展。”正如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钟秉林所言,互联网已成为改变教育的重要力量。

“慕课是互联网革新课程的重要形式,但我们也发现,慕课虽有大规模的网络访问,却无大规模的网络学习发生,存在浅层学习、辍学率高、保持率低等等问题。”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副部长余胜泉认为,互联网课程的变革,既要关注内容建设,更要关注促进学生学习认知投入的学习活动的设计。“具体来说,就是要通过设计‘接受中学’‘联系中学’‘重构中学’‘比较中学’‘反思中学’‘交流中学’‘情境中学’‘创造中学’等等不同层次的学习活动,促进学习者从接受到参与再到贡献,实现深层次的学习投入。”

基于慕课平台,各种各样的学习者进行在线学习,他们中有小学生、中学生、大学生,有已经步入职场的中年人,还有已经年逾古稀、志在弥补青年时学习遗憾的老者。“5年来,随着慕课的发展,传统教育的时空界限被打破,让不同学习者随时随地学习名校课程成为可能,促进了教育资源的优质共享,也引发了从以教师为中心向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模式的转变。”清华大学党委常务副书记、副校长姜胜耀谈道。

然而,现在许多教育机构做的事是“教育+互联网”,而非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教育”。教育部教育装备研究与发展中心主任曹志祥说:“我们看到很多网络学习或在线学习,浅层学习明显。‘互联网+教育’似乎只是把老师的粉笔黑板变成了讲稿课件。简单的信息浏览、机械的操作和练习,其实仍然只是死记硬背的重复训练,并不能培养学生的创新意识以及解决问题的能力。”

学生在哪里,学习就要延伸到哪里;学生怎么想,教学方式就应该怎么变。事实上,对教育而言,“互联网+”是一种机会,也是一种挑战。面对年轻的数字时代原住民,教育必须要用新的思维方式来引导学生、适应学生。在互联网模式下,学习不再只是呈现、接收、反馈的过程,而是一种全新的认知的过程。课程的建设也不再只是师生传授,需要更加关注进度设计、用户感受、社会参与等。

我国自主开发的慕课课程还获得了世界的认可,惠及全球学习者。研讨会上,教育部在线教育研究中心主任袁驷介绍:《生活英语听说》这门课程位列edX2016年最受欢迎慕课第九名,《对外汉语》这门课程在2016年全球新慕课排行榜位列第二名,《英语畅谈中国》课程已经登陆法国FUN平台。学堂在线总裁李超也介绍,仅学堂在线这一个平台,5年间,上线课程就已超过1700门,课程来自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复旦大学、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莱斯大学等世界一流大学,覆盖全球209个国家和地区。

“慕课是互联网革新课程的重要形式,但我们也发现,慕课虽有大规模的网络访问,却无大规模的网络学习发生,存在浅层学习、辍学率高、保持率低等等问题。”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副部长余胜泉认为,互联网课程的变革,既要关注内容建设,更要关注促进学生学习认知投入的学习活动的设计。“具体来说,就是要通过设计‘接受中学’‘联系中学’‘重构中学’‘比较中学’‘反思中学’‘交流中学’‘情境中学’‘创造中学’等等不同层次的学习活动,促进学习者从接受到参与再到贡献,实现深层次的学习投入。”

“数据显示,近年来,教育科技行业创业企业的数量,正以平均每年50%左右的增速出现,其中在线教育项目的数量目前已超过3000家。”北京中关村互联网教育科技服务公司总经理杨丹说:“领域内竞争的日益激烈,也倒逼我们更加注重课程设计和学习方式的革新,而不是停留在花哨的多媒体呈现或浅层次的模仿与反馈。”

贵州理工学院作为一所成立还不到6年的西部高校,也是慕课和基于慕课混合教学的探索者、受益者。学院院长龙奋杰教授介绍,学校成立之初,面对教育理念滞后、教育资源缺乏、教师投入动力不足等多重困难,学校选择了基于慕课的混合教学模式,积极推广慕课和在线教育工具,同时鼓励老师自建慕课,如今已有包括《神奇的材料世界》《文献检索与利用》等7门课程在学堂在线上线。在推广在线教育的同时还实施全校的课程建设与改革,不仅推动学院快速发展,也让学生成为了最大的受益者。

学生在哪里,学习就要延伸到哪里;学生怎么想,教学方式就应该怎么变。事实上,对教育而言,“互联网+”是一种机会,也是一种挑战。面对年轻的数字时代原住民,教育必须要用新的思维方式来引导学生、适应学生。在互联网模式下,学习不再只是呈现、接收、反馈的过程,而是一种全新的认知的过程。课程的建设也不再只是师生传授,需要更加关注进度设计、用户感受、社会参与等。

“互联网教育企业应当遵循教育规律和市场规律。”钟秉林提出,在日益细分的互联网教育服务市场中,每一个企业首先要明细自身的定位,根据特定用户市场,提高线上课程资源的研发质量,形成差异化的产品。其次要研究互联网教学的评价标准和监管机制,运用大数据技术及时反馈学习效果,强化个性化服务,这样才能提高学生的主动性、自律性和选课完成率。此外,互联网教育企业的应用机制和商业模式,还要注意在提供优质服务的同时,坚持公益性的原则。

“慕课和在线教育的发展,解决的是提高教学质量、促进教育公平和因材施教的大问题。”袁驷说。

“数据显示,近年来,教育科技行业创业企业的数量,正以平均每年50%左右的增速出现,其中在线教育项目的数量目前已超过3000家。”北京中关村互联网教育科技服务公司总经理杨丹说:“领域内竞争的日益激烈,也倒逼我们更加注重课程设计和学习方式的革新,而不是停留在花哨的多媒体呈现或浅层次的模仿与反馈。”

在新技术应用方面,“VR+教育”是一种更新潮的方式。这种虚拟现实技术,可以让每一位学生都站在教室的中央,成为教学的焦点。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未来学校实验室副主任曹培杰说:“未来教育在很大程度上表现在尊重个体的差异性上。如果‘VR+教育’能模拟出不同的教学环境、教学结构、教学设计,真正做到以每一个学生为中心,给不同的孩子提供个性化、私人定制的教学服务,那么‘VR+教育’的前景将相当可观。”当然,这目前还处于摸索初期,仍需进一步技术突破。

将充分利用人工智能等技术手段,构建个性化教学环境

“互联网教育企业应当遵循教育规律和市场规律。”钟秉林提出,在日益细分的互联网教育服务市场中,每一个企业首先要明细自身的定位,根据特定用户市场,提高线上课程资源的研发质量,形成差异化的产品。其次要研究互联网教学的评价标准和监管机制,运用大数据技术及时反馈学习效果,强化个性化服务,这样才能提高学生的主动性、自律性和选课完成率。此外,互联网教育企业的应用机制和商业模式,还要注意在提供优质服务的同时,坚持公益性的原则。

一门在线课程的学习者中,有80%曾在课程的第十分钟暂停或者回看,这是否意味着第十分钟是一个知识难点?教学者该如何处理,以提升教学效果?学习者进行在线学习,每攻克一个知识难点,与该知识点相关的世界范围内被引用频率最高的几篇论文,能否在第一时间被推送到学习者面前,助力他们进一步了解学科前沿,加深对知识的理解?

在新技术应用方面,“VR+教育”是一种更新潮的方式。这种虚拟现实技术,可以让每一位学生都站在教室的中央,成为教学的焦点。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未来学校实验室副主任曹培杰说:“未来教育在很大程度上表现在尊重个体的差异性上。如果‘VR+教育’能模拟出不同的教学环境、教学结构、教学设计,真正做到以每一个学生为中心,给不同的孩子提供个性化、私人定制的教学服务,那么‘VR+教育’的前景将相当可观。”当然,这目前还处于摸索初期,仍需进一步技术突破。

课堂上,教与学基于在线教育工具展开,老师能否实时监测到每一名学生的学习状态和学习效果,从而有针对性地施教,并个性化地布置作业?

随着在线教育的发展,这些问题萦绕在许多老师心中,这也是教育信息化未来发展需要解决的。

未来,慕课发展的方向是什么?仍然是将课程数字化,从线下搬到线上那么简单吗?研讨会上,专家们更关注的是未来课堂模式的革新,即智慧教学和智慧课堂。

“智慧教学就是充分利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手段,全方位和全周期地采集师生的行为数据,构建个性化的教学环境。”
清华大学在线教育办公室课程总监王帅国介绍。

在智慧教学的理念下,基于在线教育工具,课堂可以实现更多维度和更立体化,师生互动的过程即信息和数据采集的过程。基于数据的实时采集和分析,可以完成学习效果反馈,从而实现精准化评价和对学生的个性化教学引导。与此同时,整个学校的数据采集完成后,还可以呈现出一所学校、一个院系和每一位老师的教学情况,助力整个学校的教学管理升级。

“智慧教学的目标是基于以人为本的改变,即真正让学生变成课堂的中心,让老师以学生为中心开展教学。”王帅国分析。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如今,全球已经有60多个国家近600万师生利用我们国家自主研发的智慧学习工具进行课堂智慧教学,提升教学质量和教学效果。

当然,智慧课堂的实现还面临若干挑战,如支撑智慧教学实践的设备要求和制度保障,以及教师的内生动力和教师的评价体系改变等等。

“实现终身学习,实现学科之间的融合和贯通,整合不同的学科体系和技术体系,给学习者更多便利和可能,这是我们努力的方向。”得克萨斯大学阿灵顿分校心理学教授、MOOC的创建者和奠基人之一乔治这样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