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水寂寂映千载,花山一朝为君知

花山;花山岩画;岩画;江水;左江

在宁明县城中镇耀达村,制糖、酿酒、糍粑等传统手工作坊已经做好了迎接八方来客的准备。村民马汉荣说:“我用传统手工方式熬红糖,每天的产量大约300斤,有些当天就卖出去了。我想,申遗成功了,来旅游的人一定更多,到时候我就办个农家乐,养些土鸡土鸭,多挣点钱,日子一定越过越红火。”

花山申遗工作起步于2003年,最初由宁明县单独申报,2004年11月列入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设置的中国申报世界遗产备选清单。2006年,宁明花山岩画首次列入国家文物局公布的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2010年,崇左市重新选取了宁明、龙州两县境内沿江的25个岩画点捆绑申报。2012年11月,以“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为项目名称再次列入国家文物局更新后的预备名单。2014年,为了更好体现左江花山岩画真实性、完整性和突出普遍价值,崇左市再次调整遗产申报范围,选取宁明、龙州、江州和扶绥4县境内沿江遗存内容丰富、分布密集、具有代表性的38个岩画点,以“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为项目名称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对在花山工作了25年的宁明县文物管理所所长朱秋平来说,花山岩画上的每一个人物、动物、器具,他都了然于胸。希望通过这些措施,将旅游业打造成崇左市战略性支柱产业。

图为花山岩画。资料图片

岩画历经2000余年却色彩依旧绚烂如初。广西申遗办专家工作办公室副主任、研究馆员蓝日勇告诉记者,岩画的主要成分是赤铁矿,并以含有草酸钙的植物汁液为黏合剂。在岩画层的上面,还覆着一层草酸钙的膜,这个膜和颜料结合起来,硬度比岩石的硬度还要高,所以它能保持几千年颜色不褪。

“青山环碧水,岩画面台地”。沿着广西左江及其支流明江一路顺流而下,峰峦叠嶂的青山、碧波荡漾的绿水、平坦开阔的台地,以及灰黄色悬崖绝壁上醒目的赭红色岩画,共同构成了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2000多年前,壮族先民骆越人就在这块“世界上最大的岩画画板”上绘制出了诡秘而恢弘的祭祀文明。

“花山文化四方传”,广西从此又多一张文化名片

澳门新蒲京app下载 1

对在花山工作了25年的宁明县文物管理所所长朱秋平来说,花山岩画上的每一个人物、动物、器具,他都了然于胸。“从这里看上去,就能看到一个正身的人像。这是左江花山岩画中最大一个人像,高3.58米。你看他身配环手刀,手拿扁型短剑,脚下有一只凶猛的动物,我们推测,这应该是部落首领。”朱秋平如数家珍,“顺着这个首领往右看,右边两人之间有一组器物,这是一组羊角钮钟,对我们断代很有帮助,因为它是从战国到汉代使用的一种敲打乐器。”

“今后,广西除了亮丽山水之外,又多一张文化名片。”崇左市市长孙大光说:“目前,我们正在对传统村落进行‘修旧如旧’式地修复,打造陆路、水路双重旅游路线,将岩画点合理分区、分散游客,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提升旅游接待能力。希望通过这些措施,将旅游业打造成崇左市战略性支柱产业。”

2014年3月,“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申遗文本通过了中国社科院、北京大学、广西民族问题研究中心等单位7位专家的初审,左江花山岩画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迈出了具有实际意义的一步。2015年1月,经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讨论通过,“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正式确认为2016年中国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唯一项目。

这一天对于广西左江花山岩画来说意义非凡。成功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意味着花山不再仅仅是壮族先民的遗迹,更是世界文化的瑰宝,也意味着中国岩画类世界遗产实现了“零的突破”。

左江花山岩画最特殊的地方就在于“蹲式人形”。这种两手上举、两腿半蹲的人物形象在岩画中不断重复而又形态各异,构成了一种独特的表达方式,在世界范围内独树一帜。朱秋平介绍:“这种蹲式人型,可能与青蛙崇拜相关。青蛙是壮族先民的图腾,可以保佑丰收、子孙满堂。”

实现两个“零的突破”

澳门新蒲京app下载,在临江的悬崖上,在最高距离水面60米的绝壁上,岩画当时是怎样画上去的?“有人说是搭支架上去的,也有人说是从崖顶吊绳子下来的。”
朱秋平说:“这至今仍是个谜。如果说是搭架子,我们在岩画保护的时候也搭过,非常困难,2000多年前几乎不可能完成。如果说是吊绳子,这些岩壁大多是负倾角,从崖顶垂直下来,距离崖壁还有15到20米,根本没办法作画。”除此之外,岩画是什么时间创作的,岩画反映的具体内容是什么……花山岩画的未解之谜还有很多。

“明江暗竹长清澈,木棉花开红满天,花山骆越祖文化,美名远扬四方传。”宁明县山歌协会主席甘绍耿的一曲山歌将壮族文化展现得淋漓尽致。他说:“现在村中4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居多,不过随着非遗培训、观光农业、文化旅游的兴起,年轻人也开始慢慢回流。”

左江花山岩画画面内容丰富,图像以人像为主,所表达的内容和主题多有原始宗教的意义,是群体性祭祀场景的真实记录。“高度格式化了的人物动作形态和画面的格局表明,画面所表现的不是即兴舞蹈,而是一种受着某种观念强烈制约的形式固定化了的集体舞蹈,是当时人们举行原始宗教祭祀时集体歌舞的场面。”朱秋平说。

17日,正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举行的第四十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将中国湖北神农架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至此,中国的世界遗产项目已达50个。就在两天前,7月15日,广西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也申遗成功,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但花山岩画毕竟经历了几千年的日晒雨淋,加之广西左江流域地区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区,所以岩面鳞变剥落、裂隙渗水等自然原因成为危害岩画保存的主要凶手。

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一幅巨大卷轴在场地中央缓缓展开,最先出现在卷轴上的,是一组独特的人像,人像都双手上举,两脚下蹲。与众不同的姿态,让人印象深刻。这些图案,就是来自广西崇左市宁明县明江河畔的一座断岩山上所绘的岩画,也就是后来渐渐被人们所熟知的左江花山岩画。左江花山岩画开始吸引世人的眼光。

左江花山岩画最特殊的地方就在于“蹲式人形”。这种两手上举、两腿半蹲的人物形象在岩画中不断重复而又形态各异,构成了一种独特的表达方式,在世界范围内独树一帜。朱秋平介绍:“这种蹲式人型,可能与青蛙崇拜相关。青蛙是壮族先民的图腾,可以保佑丰收、子孙满堂。”

在临江的悬崖上,在最高距离水面60米的绝壁上,岩画当时是怎样画上去的?“有人说是搭支架上去的,也有人说是从崖顶吊绳子下来的。”
朱秋平说:“这至今仍是个谜。如果说是搭架子,我们在岩画保护的时候也搭过,非常困难,2000多年前几乎不可能完成。如果说是吊绳子,这些岩壁大多是负倾角,从崖顶垂直下来,距离崖壁还有15到20米,根本没办法作画。”除此之外,岩画是什么时间创作的,岩画反映的具体内容是什么……花山岩画的未解之谜还有很多。

通过综合岩画与器物对比法、科技测年两种方法进行岩画绘制年代研究,左江花山岩画的绘制年代为东周至汉代。“左江花山岩画广泛分布在左江及其支流明江两岸的崖壁上。壮族先民骆越人对岩画点的选取有一套非常统一的系统和标准,具体体现在对岩画点与河流的位置关系、作画高度、崖壁材质、画面方向等选取的高度一致性。岩画点大多位于江河的拐弯处,面向来水的高大峭壁上,画面大多距水面15米至100米,最高130米,对面往往有开阔的台地,可能是用于祭祀活动。”朱秋平告诉记者。

目前,左江流域已发现的岩画点有89个、300组,图像总数约为5000多个。其中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38个岩画点自明江上游的珠山岩画始,沿江连续分布至左江中下游的万人洞山岩画止,途经宁明、龙州、江州、扶绥三县一区,河段长约105公里。

壮族文化的传承仅靠花山岩画还不够。“现在的壮族文化,很多都是一脉单传,亟须普及和发扬。”顾航说:“要让像三月三、开春节、祭祖节、抢花炮、打糍粑、唱山歌这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代代相传,一方面要靠传承人群体的培养,另一方面要积极发展旅游文化产业。只有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才能实现文明的‘活态化’发展。”

经过多年的研究,在左江及其支流明江两岸200多公里的岩壁上,共发现岩画点80多处,从战国到东汉,历时约700年。从下游溯流而上,岩画分布面积越来越集中,绘画风格越发成熟,距今年代也更近。

“世界上最大的岩画画板”,至今仍有很多未解之谜

对在花山工作了25年的宁明县文物管理所所长朱秋平来说,花山岩画上的每一个人物、动物、器具,他都了然于胸。“从这里看上去,就能看到一个正身的人像。这是左江花山岩画中最大一个人像,高3.58米。你看他身配环手刀,手拿扁型短剑,脚下有一只凶猛的动物,我们推测,这应该是部落首领。”朱秋平如数家珍,“顺着这个首领往右看,右边两人之间有一组器物,这是一组羊角钮钟,对我们断代很有帮助,因为它是从战国到汉代使用的一种敲打乐器。”

专家表示,“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基于独特的景观构建方式和图像表达系统,生动地描绘了自公元前5世纪至公元2世纪约700年间,聚居于左江沿岸的骆越人的精神世界和社会发展面貌,以及该区域由舞蹈祭祀仪式、岩画绘制活动彼此交融而形成的极其繁荣、富有活力的祭祀传统。此外,左江花山岩画中的铜鼓形象及其相关画面内容是对中国南方历史悠久、至今盛行不衰的铜鼓文化的一种极具象征意义的记录。铜鼓是流行于中国南方和东南亚地区长达2000余年的一种具有特殊社会意义的铜器。铜鼓不是一般的乐器,具有厚重的神器礼器和权力重器的色彩。花山岩画中关于铜鼓的图像详细记载了当时骆越人使用铜鼓的场景,是研究铜鼓乃至我国南方地区历史文化的重要资料。

这一天对于广西左江花山岩画来说意义非凡。成功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意味着花山不再仅仅是壮族先民的遗迹,更是世界文化的瑰宝,也意味着中国岩画类世界遗产实现了“零的突破”。

宁明花山岩画全景图

此外,大部分岩画色泽鲜艳、赭红如初,也得益于先民的智慧。广西申遗办专家办公室副主任蓝日勇介绍说:“经过分析,我们可以确定作画所用颜料为赤铁矿与植物汁液的混合溶液,不仅色泽光鲜,而且涂抹之后能够在图像表层形成一层草酸钙硬膜,硬度比岩石还高,具有很好的耐酸碱性和耐光性。”

宁明花山岩画局部 本报记者 刘修兵 摄

“世界上最大的岩画画板”,至今仍有很多未解之谜

充满谜团的左江花山岩画

“青山环碧水,岩画面台地”。沿着广西左江及其支流明江一路顺流而下,峰峦叠嶂的青山、碧波荡漾的绿水、平坦开阔的台地,以及灰黄色悬崖绝壁上醒目的赭红色岩画,共同构成了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2000多年前,壮族先民骆越人就在这块“世界上最大的岩画画板”上绘制出了诡秘而恢弘的祭祀文明。

为保护好花山岩画,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市先后出台相关保护法规和条例。2004年11月,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转发自治区文化厅、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建设厅、环境保护局、旅游局、林业局6部门《关于宁明花山岩画区域环境保护意见的通知》;2012年12月,《广西壮族自治区左江岩画保护办法》施行;2014年5月8日,崇左市出台《崇左市左江花山岩画保护管理办法》,对保护“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发挥了重要作用。

除岩画本体之外,作为整体文化景观的构成部分,花山周边的河流、台地等综合环境的整治也是一项大工程。广西壮族自治区文物局局长顾航说:“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有一系列要求,比如申报区范围水域内不准网箱养鱼,村庄房屋层高不能超过8米。我们本来觉得这些都很难完成,没想到当地村民却非常理解、积极配合。他们说,‘如果花山申遗成功,我们每个壮族人都会感到自豪。’”

“除了岩画为何在东汉后消失,花山岩画还有很多的‘未解之谜’。”
广西崇左宁明县文管所所长朱秋平说,比如说具体是哪年画的、具体是骆越族的哪一个部落画的、有些山崖是负倾角,他们是怎么上去画的?“此处最有代表性的花山岩画,山崖没有裂隙、没有石缝,够的住也爬不上去;从上面吊绳子的话,也靠不近崖壁;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搭架子,但在2000多年前,这个架子怎么搭?”他说。

17日,正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举行的第四十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将中国湖北神农架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至此,中国的世界遗产项目已达50个。就在两天前,7月15日,广西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也申遗成功,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花山”壮语称为“岜莱”,意思是有画的山。在崇左市,凡被称为“花山”的,崖壁上均绘有岩画。“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是自然与人的共同作品,岩画点沿左江及其支流明江密集分布,从上游的宁明县珠山岩画开始,至下游的江州区万人洞山岩画,途经宁明、龙州、江州、扶绥三县一区,共包含了89个岩画点、8000余个图像,其中最大的一尊人像高达3.58米,沿江分布总长度105千米。它是中国南方乃至亚洲东南部区域内规模最大、图像数量最多、分布最密集的赭红色岩画群。在所有左江花山岩画点当中,宁明县花山岩画因其单位面积最大、画面最集中、内容最丰富、保存最完好而成为典型代表。

对于当地壮族百姓来说,花山岩画是神明般的存在,“船人行,以为其祖考,祭之不敢慢”,古人的种种记载在某种程度上展现了花山的神秘色彩。“花山是用来祭拜的,我们当地人连放牛砍柴都不敢靠近,更别说去破坏了。”宁明县城中镇耀达村村民陆焕明说。正是这份敬畏之心,让左江花山岩画2000多年来基本未受到人类活动的破坏。

骆越先民生活场景的重要实证

“天上看、地上查、网上管”,申报本身就是一次全面的保护

“目前全世界有30处岩画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中国作为岩画遗产最密集的国家之一,却榜上无名。“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成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不仅实现广西在世界文化遗产申报上零的突破,也填补了中国世界遗产在岩画方面的一项空白。”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化厅副厅长、文物局局长顾航对记者表示,申遗成功后,文物部门将与发改、旅游等部门通力合作,合理规划,继续统筹协调做好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的保护及旅游开发等相关工作。

“岩画的保护是一项世界性难题,由于地理条件、技术手段的限制,一直没有找到很好的方法。”蓝日勇说:“不过,随着申遗工作的展开,针对岩画岩体开裂问题,我们进行了为期两年的气象环境监测、岩体裂隙发育监测,并首次将天然水硬性石灰材料用于岩壁加固,取得了不错的效果。目前,在网络监测、人员巡视、实时预警等方式的共同作用下,已形成‘天上看、地上查、网上管’的日常监测机制。”

澳门新蒲京app下载 2

目前,左江流域已发现的岩画点有89个、300组,图像总数约为5000多个。其中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38个岩画点自明江上游的珠山岩画始,沿江连续分布至左江中下游的万人洞山岩画止,途经宁明、龙州、江州、扶绥三县一区,河段长约105公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