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出千年渔家风情

临近表演的前几天,春晓街道咸昶村一礼堂外格外热闹,一支由村民自发组织的文艺团队正在排演节目,人群中最引人注目的要数一个个装饰华丽的戏灯了。

12月27日上午,新落成的慈溪桥头镇五丰村“文化礼堂”内彩带飘飘、热闹非凡,一场村民自发组织的祈福迎新文艺演出即将在这里上演。笔者在现场看到,演出发起人胡初宏正一笔一划认真地书写着一个大大的“福”字,他要赶在演出开始前将字挂上舞台。“这个‘福’字承载着村民的美好愿望,也符合文艺演出祈福迎新的主题。”他说。
“听说要来表演节目,早上5点钟就起来了。”正在后台准备的岑阿姨显得很兴奋,看起来精神状态也不错。笔者了解到,岑阿姨今年71岁,今天和她的搭档余师傅要上台表演柔力球。岑阿姨告诉笔者,她练习柔力球主要是为了锻炼身体,这次有幸上台表演,她感到既意外又高兴。
上午8点半,文艺演出在欢快的腰鼓声中拉开帷幕。“军鼓表演、戏曲演唱、武术展示、杂技、车子灯……”翻开节目单,是一个个传统表演节目,但笔者仔细观看后发现,在这些传统技艺里已被融入了现代流行元素。“节目很丰富也很好看,符合阿拉老年人的胃口。”村民何老伯笑着说,希望以后多一些这样的演出。笔者发现,演出也吸引了不少年轻人。“看这些文艺节目对了解传统文化和一些以前的乡风村貌很有帮助。”看了车子灯表演后,现场一位小伙子颇有感触地说。
“这些节目都是我们自己编排的,表演者均是附近村民中的文艺爱好者。”文艺演出发起人胡初宏告诉笔者,组织这次活动,主要是借助“文化礼堂”这个平台,给村民带去欢乐、喜庆的节日氛围和文化享受,同时也给村民中的文艺爱好者一个集中展示才艺的机会,以此来丰富农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增添农村文化建设的活力。
据了解,今年以来,慈溪市先行先建农村文化礼堂,文化礼堂建设呈现一村一品、百花齐放、各具特色的繁荣景象。目前,该市已建成农村文化礼堂35家,农村文化礼堂已成为传承优秀文化、弘扬文明乡风、提升农民素质、打造精神家园的一个平台。

图片 1

渔家;风情;表演;文艺团队;非物质文化遗产

图一为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郑学虎与老艺人胡允早在排演周末新剧。

图片 2

图片 3

图为缪松华在修理戏灯 记者 王涵真 摄

图二为“炭花舞”表演时的精彩场面。

临近表演的前几天,春晓街道咸昶村一礼堂外格外热闹,一支由村民自发组织的文艺团队正在排演节目,人群中最引人注目的要数一个个装饰华丽的戏灯了。

图片 4

村民缪松华告诉记者,大家在排练的节目叫咸昶戏灯。只见戏灯形态各异,有些形状似渔船,有些模仿小鱼、河蚌、凤凰等寓意吉祥的动物外形,表演者可以进入到戏灯中间,在锣鼓喧嚣声中,用肢体带动戏灯,展现出一支支渔家风情浓郁的民间舞蹈。

图三为演员正在表演哈萨克族熊舞。

2012年,咸昶戏灯被列入北仑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它的“前身”叫车子灯,相传在隋炀皇帝游江南时传入浙东,在宁波地区流传甚广,渐渐成为了当地较有特色的灯舞形式之一。车子灯表演生动,动作流畅,色彩艳丽,队形变化多样,表演时载歌载舞,表达了人们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消灾降福、吉祥如意、向往光明、追求幸福和安宁美好生活的愿望。

《黄梅戏宗师传奇》开机

车子灯在春晓咸昶一带更多地吸收了当地渔文化的特点,在传承过程中演变成了咸昶戏灯。今年74岁的缪松华就是咸昶戏灯的传承人之一,他出生在江东区,却在几十公里以外的北仑春晓扎了根,成了当地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继承人,这其中有着诸多缘由。

综合本报和新华社武汉电
电视连续剧《黄梅戏宗师传奇》5月8日在湖北黄梅县开拍。目前,主要演员已齐聚黄梅,系统学习黄梅戏的历史、唱腔、表演等。

年轻时,缪松华是名知青,1964年,他到三山公社插队。因为他会编曲、会写词,爱好文艺,业余时间就在文宣队里参与表演。缪松华退休后,本可以留在江东,但他选择回到这个洋溢着旧时青春气息的土地上。“我更愿意回到春晓,这儿环境好,熟人多,如今出行也很方便。”他说。

《黄梅戏宗师传奇》根据作家周濯街的小说《黄梅戏第一代宗师——邢绣娘传奇》改编,讲述邢绣娘为追求黄梅戏事业跌宕起伏的一生。邢绣娘生于清乾隆年间,黄梅县孔垅镇邢大墩村人,既是当时鄂、赣、皖三省黄梅戏界的代表人物,也是黄梅戏从民间小戏发展成高台大戏的奠基人,乾隆皇帝曾御赐其为“黄梅名伶”。

2007年,咸昶村原先负责戏灯的老人体力上吃不消了,缪松华便接过了传承的担子,开始学习戏灯的表演和制作方法。在那之前的戏灯造型简单,装饰很少,基本用竹子一扎,有个模样就能作为表演道具了。缪松华却认为戏灯不应该只是一个表演道具,而是可以更加精致,和表演者有着同样重要的分量。

该剧由执导过《宝莲灯》、《封神榜》等多部电视剧的台湾导演吴家骀操刀。邢绣娘的扮演者曹曦文表示,出演这部电视剧之后,迷上了清丽婉转的黄梅腔,对黄梅戏的来源和历史也有了很深的了解。据悉,著名演员张国立、张铁林、王刚等也将在剧中扮演重要角色。

于是,缪松华和文艺团队的几个成员一起,在戏灯原型的基础上进行改进。鱼灯的鱼鳞不够立体,舞动起来不太流畅,这些都在改进范围之内。经过一番改造,戏灯变得栩栩如生,丰富的装饰物让人一眼看上去就感到喜气洋洋,而且,根据每年生肖不同,饰品还会有变化。“进阶版”的戏灯带出去参加踏街活动,立马收获了市民的好评,大家纷纷拍照留影,有些小孩子还钻到戏灯中间好奇地玩耍。

黄梅县是黄梅戏的发源地。2006年6月,湖北黄梅县和安徽安庆市分别申报的黄梅戏同时列入首次公布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黄梅戏宗师传奇》讲述了一代宗师邢绣娘的传奇人生。此前的2009年11月,北京等地的戏剧、影视、文学方面的专家就剧本的修改应邀在该县举行了座谈会。

2014年,咸昶村的8位文艺爱好者一起制作了一只能够舞动的凤凰,翅膀展开近5米长,多个关节可以活动。此后的活动,这只威风的凤凰打头出场,大家的目光立刻就会被吸引住。“春晓的文化事业在蒸蒸日上,我们的咸昶戏灯也要拿出新花样,与时俱进。”缪松华笑着说。

非遗项目将设“红黄牌”?

咸昶戏灯从一个原本默默无闻的地方性表演方式,到成为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在这背后,和村文艺团队的勤劳苦练是分不开的。都说“熟能生巧”,文艺团队中的村民基本没有接受过专业的培训,靠着兴趣支撑,在学习中提升技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有工作,还有些需要照顾年幼的孩子,如果有公开表演,只能抽出晚上休息的时间,进行集中培训。

5月7日至9日,安徽首届民俗文化节举行,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冯骥才出席此次会议并表示,随着第三批中国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近300项近期公布,届时中国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将达到1400项。因而“非遗”项目需要有“红黄牌”监督机制。进入“非遗”名录中的项目需要有专家委员会长期的、不间断地进行监督,如果在保护“非遗”中,发现民俗文化遗产变得“走样”,应先给予“黄牌警告”,让其在规定时间内解决存在的问题。如果在规定时间内问题得不到解决,甚至使文化遗产遭到继续破坏的,则实行“红牌除名”。

基层文艺团队练得欢,春晓街道着力做好优秀传统文化的保存和发扬工作,积极推荐咸昶戏灯申报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尽管时迁俗易,但这些民间艺术和技艺越来越受到重视,非物质遗产保护理念逐步深入人心,得到最大程度的传承。

单档布袋戏周末免费演

一人撑起一台戏,传承却需众人和。浙江温州平阳山门镇单档布袋戏传承基地周末剧场近日启动,每周六有免费演出。今年,平阳县将在传承基地的基础上使出保护“组合拳”,政府民间联手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保驾护航”。除了周末剧场,在政府支持下传承基地还会有一系列动作:编撰《平阳单档布袋戏》一书,采访健在的30多位布袋戏艺人,已故的近10位艺人家属,逐个、深入调查与平阳单档布袋戏相关的人和事;鼓励艺人创编适宜中小学生观看的新节目,组织艺人走进山门、南雁、腾蛟等乡镇学校,免费为学生表演布袋戏等。

“炭花舞”舞出财路来

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七江乡七家铺村胡光河、胡光旦等数十位农民艺人,因舞“炭花舞”,舞出“财路”来了,获得可观的“舞蹈”收入。今年,七江乡政府已将此舞列入产业开发项目,并与旅游开发结合,计划投资500万元进行开发。“炭花舞”表演时,将木炭点燃,表演者双手把握着竹竿,踏着音乐节奏,甩动灯笼,翩翩起舞,木炭的火花便四射开来。目前,七江乡的七家铺和鸟树下等地的数百艺人会此舞。2009年3月,此舞被湖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第二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新疆举行大型文艺汇演

2010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专业文艺汇演近日开幕,来自新疆各地的2000多名各民族演员,将集中进行51场精彩演出。此次文艺汇演是近年来新疆举办的规格最高、规模最大、参与人数最多的一次专业文艺汇演,演出将持续到5月18日。

(本栏稿件由殷新宇整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