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探电影《无人区》中的叙事语法

摘要:宁浩借电影《无人区》再一次向观众展示了其高超的叙事手法和娴熟的讲故事技巧,虽然这次的影片从表层结构看由其所擅长的多线索穿插叙事“简化”为中规中矩的一主多副单线索叙事,但从深层次分析,影片依然严密遵循着叙事学理论中涉及到的一些基本语法结构。

                                      文/杀手里昂Leon
       2006年,一部《疯狂的石头》成为当年国产电影的一匹票房黑马,为小成本电影开辟出了一条新路,中国电影观众也因此也记住了“宁浩”这个名字;2009年,一部《疯狂的赛车》又将“石头”的疯狂得以延续,宁浩也顺势成为继张艺谋、冯小刚、陈凯歌之后第四位跻身于“亿元票房俱乐部”的内地导演。宁浩的前两部“疯狂”系列作品,均以黑色的幽默,多条线索的交叉叙事,凌厉的剪辑,动感的镜头等多种电影元素令观众为之疯狂痴迷。然而,一旦宁浩试图对于以往影片所建立起来的电影风格进行转变时,
“宁氏”电影的疯狂便很难再续了。
在中国目前仍活跃拍片的所有电影导演中,宁浩是少数会讲故事的电影导演之一。而宁浩最擅长的讲故事的方式便是多条线索的交叉叙事。《疯狂的石头》中围绕着一块石头,延伸出三条人物叙事线索;而在《疯狂的赛车》中人物的叙事线索更是多达六条。这样一来,多条叙事线索相互交织,各色人物关系一并展开,各种情节线索齐头并进,最终多条人物线索汇聚成一流,这种多线交叉叙事所造成的误会矛盾,巧合冲突,极容易碰撞出强烈的戏剧火花,产生喜剧效果。
然而,《黄金大劫案》(以后简称《黄金》)并没有将宁浩之前所擅长的讲故事的能力发挥到淋漓尽致。在《黄金》中,宁浩摒弃了之前所惯用的多线性叙事,而是采用传统的单条线索进行叙事。这种叙事方式会使影片因单条人物线索而造成人物关系单薄,戏剧冲突乏力,影片的悬念设置和紧张气氛的渲染不够等缺陷,在一定程度上会削弱影片的喜剧效果,难以延续之前
“石头”和
“赛车”的疯狂。影片围绕着抢黄金这一条线索展开叙事,观众本应该看到的是以主人公小东北(雷佳音饰)为主的地下党是如何在重兵把守、铜墙铁壁的金库里将八顿黄金抢走的。这其中关于抢黄金的巧妙布局计划,实施作案的精巧过程,悬念的设置,各种矛盾的化解等等都是影片所要重点刻画和突出的地方。但是,导演却因为故事情节的平铺直叙和落入俗套而没有更深层次的挖掘故事情节的跌宕起伏。影片以小东北的疯爹(郭涛饰)和爱人茜茜(程媛媛饰)被日本人绑架为要挟作为抢黄金过程中的矛盾障碍,而不是在抢劫黄金的过程中如何巧妙布局冲破敌人的层层严密防范来推进故事情节的发展,未免有点落入俗套。而最后突然出现的那辆装甲车和装有王水的大卡车轻而易举的便将敌人的巢穴捣毁,则更是让之前所有的努力化为云烟,所有的悬念也都付之一炬。
当然,并不能说单线叙事就不能够制造出喜剧效果和紧张气氛,单线叙事依然可以制造悬念,营造紧张气氛,达到一定的戏剧效果。在这一点上,《黄金》完全可以参照2001年好莱坞的《十一罗汉》。两部影片在故事上有许多相似之处:一群人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聚集在一起,展开了一次完美的计划,最终完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十一罗汉》也是运用的单线叙事,但是它却从影片的故事情节上去大做文章,通过层层的故事布局,精妙的情节编排,矛盾的巧妙化解,节奏的准确把握,将一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化解得天衣无缝,可谓精心构思、妙趣横生,不禁令人拍案叫绝。
在影片的整体基调上,《黄金》并没有延续之前
“石头”和“赛车”彻头彻尾的疯狂,将疯狂进行到底。在影片的后半段,宁浩却给大家玩起了严肃,甚至将一种冰冷绝望的残酷展示给大家。小东北的疯爹为了将地下党从小日本的魔掌中救出而不幸中弹身亡;以满洲国影后芳蝶(陶虹饰)为首的地下党们在观众毫无预兆的前提下惨死于日军的乱枪之中;茜茜也在观众的一声叹息下遭到了小日本的暗算……宁浩以一种冰冷残酷的死亡来一反之前作品中黑色幽默般的疯狂。
然而在《黄金》中,我们也能从这种残酷冰冷中体会到一缕温情。影片在抢黄金的主线上还增加了两条感情线,导演这次对于亲情和爱情的初次涉猎倒也令人耳目一新。小东北和疯爹俩人的父子关系一开始并不是很融洽,影片通过对于疙瘩汤的铺垫,使之赋予情感内涵。在疯爹临终之前,一碗疙瘩汤便使俩人之间的亲情得到升华,更是赚取了观众的热泪。而对于小东北和茜茜之间的爱情关系,导演通过一个简单的道具——一把叉子折成的玫瑰花,作为两人之间的感情纽带。当影片最后茜茜中枪倒下,手里还拿着那只带血的玫瑰花的时候,观众不禁为影片中的爱情惋惜。
从宁浩近几年影片的投资情况来看,《疯狂的石头》投资为300万元,为小成本制作;《疯狂的赛车》投资为1000万元,属于中小成本制作;而此次的《黄金》在5000万元以上,属于中等制作影片。从演员阵容上来看,《黄金》这次几乎是启用新人作为影片的主角,新人在影片中挑起了大梁,而我们之前在宁浩电影中所熟悉的演员如黄渤、刘桦、郭涛、岳小军等人都为新人充当起了绿叶。这样一来,这5000万的电影投资花费在演员身上的比重则占少数,很大程度上影片的投资都花费在了电影的制作上。这一点,我们可以从影片中的场面规模能够看出。相比之前的两部作品,《黄金》中的场面和规模要远远大于前两部,片中有着多处战争爆破的场面,飞机轰炸,机枪混战等无疑为影片增加了许多亮点,使得影片看似更加的疯狂。然而,这般看似表面上的疯狂并不能弥补因故事的缺陷而造成的不足。
尽管昔日如
“石头”般的疯狂很难再续,但是凭借着宁浩多年来对于电影叙事和喜剧效果的出色掌握,《黄金》仍表现出了极强的喜剧效果,不管是对于当今流行时尚词语的解构还是情节设置上的巧妙编织,都尽显幽默本色。当然,每一位导演的作品都不可能千篇一律,风格上的一点转变也是情理之中的。就如历经了疯狂之后都需要静下心来平静下来一样,或许,这正是宁浩需要平静下来的时候。
                                                       (影评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原文载于《安徽商报》20120504期B06版

无人区影评

无人区;电影;语法;叙事;故事;宁浩

《无人区》被搁浅了四年时间,这四年的时间里在三位主创人员身上发生了很多事情:宁浩在这个空档拍摄了《黄金大劫案》,上映之后毁誉参半;徐峥也独立执导了自己的电影处女作《泰囧》,成为目前国产电影票房的记录保持者;黄渤在各种类型题材电影中如鱼得水,成为国内极具票房号召力的实力派演员。虽然这四年时间里《无人区》从没在江湖上露脸,但是江湖上却一直都流行着关于它的传说,观众一直没有将它忘记。

摘要:宁浩借电影《无人区》再一次向观众展示了其高超的叙事手法和娴熟的讲故事技巧,虽然这次的影片从表层结构看由其所擅长的多线索穿插叙事“简化”为中规中矩的一主多副单线索叙事,但从深层次分析,影片依然严密遵循着叙事学理论中涉及到的一些基本语法结构。本文试图通过提炼和概括电影《无人区》叙事中的那些“事”,从而分析和探索这些“事”是如何构织搭配出电影叙述的引人入胜。

2010年,广电总局一位电影审查会委员公开发表自己对于《无人区》的看法,认为片中的人物可以杀人越货,可以敲诈勒索,可以逍遥法外,可以为所欲为,在这部影片中没有英雄,净剩了大坏蛋了,违背了生活真实和艺术真实。对于这段评价我不能完全苟同。的确,《无人区》这部电影是反英雄的,片中没有英雄形象,个个都是良心大大的坏。然而,这位总局的审片委员只是看到了这部片子的表象却没有洞悉到这部片子的内核,他所说的大坏蛋实质上就是人在极端环境下的动物性,这种在极端状态下刺激出来的动物本能是最贴近生活真实和艺术真实的啊。

关键词:电影叙事学;叙事结构;核心事件;卫星事件

《无人区》的创作源泉可以追溯到宁浩2005年拍摄的《绿草地》。《绿草地》是一部发生在内蒙古边境处人们生活的影片,宁浩想如果拍摄一个现代都市人远离手机、远离网络、远离汽车到一个无人区所引发的一段冒险故事应该挺有意思。宁浩实际上是想探讨人在蛮荒状态下动物性与社会性之间的博弈。

《无人区》是宁浩执导的国内首部以大西北为背景的公路片犯罪电影,演员阵容主要由徐峥、黄渤、余男、多布杰等组成,拍摄场景大多集中在中国的甘肃敦煌和新疆的哈密、吐鲁番、克拉玛依等沙漠戈壁中。那里没有手机信号,气候干旱,高温酷热,风力日平均七、八级,虽然是在这样艰难的拍摄环境下工作,但剧组工作人员还是坚持了下来,最终呈现到观众眼前的是祖国西部无比震撼和壮美的风情画面。2013年12月3日,历经四年的反复审查和推迟上映,电影《无人区》终于与期待许久的影迷如约见面。宁浩作为中国新一代最优秀的电影导演之一,从其第一部小成本喜剧电影《疯狂的石头》开始就充分展现了其娴熟的讲故事能力,而当他以一千万的投资使《疯狂的赛车》取得过亿票房成绩继而成功迈入中国内地亿元导演俱乐部时,其俨然已经成为观众心目最能熟练掌控类型电影创作规律及多线索叙事能力的“鬼才导演”。《无人区》2.6亿元人民币的票房收入,更加印证了这一点。

影片一开头通过几组空镜头全景式的呈现出茫茫的戈壁荒漠,杳无人烟。天空中翱翔的鹰隼,地上静待的猎物,以及潜伏在荒漠中的猎手,构成了一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好戏。再加上关于“两只猴子”寓言故事的画外音仿佛让观众一下子进入了赵忠祥老师解说的《动物世界》中,暗示了在这无人区便是一个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动物世界。

一、叙事语法的理论背景

为了表现这个动物世界中的动物性,导演大量采用了一种低机位视角,将摄影机紧贴着地面模仿动物的眼睛来观察周围的世界,宁浩称之为“狗视点”。在这些“狗视点”的注视下,在无人区生存的人们便将人类身上的动物性展露无遗,展现出一种“动物凶猛”的生存本能。据说,黄渤饰演的杀手为了表现出身上的“杀气”,导演宁浩把他扔到屠宰场里去体验生活,就是为了让他能够浑身都散发出一股“杀气”。所以,我们看到银幕上黄渤饰演的杀手冷血无情,残酷暴戾,颠覆了之前银幕上的喜剧角色,头上爆出的条条青筋便让观众感受到了一股寒气袭来。

宁浩曾经在《电影》杂志访谈中透漏:“拍摄《无人区》最大的动力就是可以做出一个新的类型片,‘疯狂’就是一个系列,做类型片对中国电影特别有帮助,因为类型片容易复制,别人依据里面的必然元素可以拍摄类似的影片,这样对电影工业有帮助,这就是价值。”
?由此,我们很有必要去探讨和追寻“叙事”作为电影艺术的基本特性。“叙事”作为人类认识和反映世界与自身的一条基本途径,其历史可追溯至远古社会。可以说,当原始初民开始编织神话或发明“图画文字”用以描述事件传递信息时,就已经表明了叙事活动的滥觞。因而,罗兰巴特说:“叙事遍存于一切时代、一切地方、一切社会。……它超越国度、超越历史、超越文化,犹如生命那样永存着。”
?熟悉理论背景的人都知道,叙事在它后来的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一门学科是受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相互交叉的许多学术思潮的影响,其中要数结构主义语言学——符号学和结构主义诗学——神话学与其有着最密切的继承关系,也因此,有人把叙事学称之为结构主义叙事学。当叙事的规律和文本的关系被引入到电影学科时,就出现了专门研究电影结构规律和电影表述元素关系的电影叙事学。世界范围内,作为电影史上最主流、数量最多、影响最广泛的影片类型,以“叙事”为存在根本的故事片创作实际上一直在探讨着怎样才能科学地讲述一个足够吸引最大多数人的电影叙事模式,这就涉及到讲故事的语法问题,或者说的更明白些就是电影叙事文本和表述元素的结构关系。在这篇文章里,笔者无意去解析每一种叙事语法的具体结构,只是想借理论的背景剖析出组成电影《无人区》的具体故事内容及影响到叙事结构的一对概念,即“核心”事件和“卫星”事件,进而指出两者在表达影片艺术效果方面的互补关系。

很有意思的是,片中徐峥饰演的潘肖,他的职业是一名律师,律师给人的印象是主持正义,保持理性,这个职业最具有社会性特征。所以,当一个最具社会性的人来到一个最具动物性的无人区时,便产生了社会性与动物性之间的角力对抗。在本片中,导演宁浩放弃了他在《疯狂的石头》和《疯狂的赛车》中所采用的多线索交叉叙事,而是采取了传统的直线性叙事,以潘肖这一人物为中心,通过公路片的类型模式将无人区中的各色人物巧妙的贯穿起来,围绕着人类社会性与动物性之间的矛盾展开,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产生连锁反应,构成了一条强烈的戏剧冲突线索。从大都市来的律师潘肖身上携带着一种社会属性,虽然整日算计,为了名利想争报纸头条,但是本质上还秉持着“人性本善”的做人信条。当他来到无人区时,他见识到了这个动物世界的丛林法则,一切都围绕着金钱、权利与欲望而展开,任何关于文明社会中应该恪守的道德、伦理、信条在这里都失去了效力。人性本恶在这里占据着人们做人的基本信条,成为人们能够生存下去的唯一支撑。所以,在无人区里,潘肖一层一层的慢慢剥蚀掉附着在身上的社会性,渐渐将隐藏在最深层的动物性显露出来。当他无意撞倒杀手时,他一心想着毁尸灭迹;当面对各种突如其来的险情时,他犹如一条丧家之犬利用各种动物本能来脱离险境,化险为夷。在动物世界里,唯有动物本能才能救自己。

宁浩的这部《无人区》是一部反英雄、反常规、反宏大的带有反叛精神的电影。粗颗粒质感的画面也为整部影片的风格增加了几分粗粝与肃杀。影片构建了一个与世隔绝的、法律几乎延伸不到的无序世界,在这个世界中法律几乎是处于缺席状态的,暴力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影片开头盗猎团伙老大因贩鹰被抓,却因证据不足而释放,法庭等同虚设,犯罪分子依然逍遥法外,反过来却成为这个无人区世界秩序的主宰者。警察在片中总共短暂的出现过三次,基本游离于整个影片的叙事之外,对于影片的剧情发展不产生作用,警察不再是维护正义的英雄化身,却成为整个故事的一个旁观者。在影片结尾潘肖与舞女陷入绝境时,我特别担心这时候“神兵天降”,警察开着警车在最后关键时刻呼啸而来,上演“最后一分钟营救”的戏码。好在导演宁浩并没有将之落入窠臼,而是继续采取“以暴制暴”的毁灭式手段将反英雄、反常规、反宏大的精神走到底。其实,这有点类似于科恩兄弟的西部片《老无所依》,当法律失去效力,英雄老去的时候,暴力便成为这个世界的主要颜色。

影片中的暴力无所不在,在表现这些暴力元素时,导演宁浩很多时候采用了一种类似于昆汀式的“突如其来”暴力法,在展现暴力场面时事先不给观众打招呼,在观众意想不到的情况下突如其来的将暴力元素表现出来,带来暴力的同时,更给观众造成一种惊吓,暗示无人区世界生存之残酷。比如,盗猎团伙老大开着车忽然闯进了银幕穿透了房屋;黄渤饰演的杀手毫无征兆的便被一个智力障碍人用锤子敲破了脑袋…影片中这些种种“突如其来”的暴力无不透射着整部影片的黑色荒诞意味。

事实证明,宁浩依然是国内导演中极少数能够熟练掌控商业类型规律及会讲故事的导演。他将对于商业类型片的融会贯通及借鉴模仿能力同样运用到了这部电影中来,我们可以在这部作品中看到宁浩和多位电影大师之间的对话关系,比如,莱昂内西部片中将人物脸部特写与大全景进行剪接组合、低机位近似于儿童视角、人物特写时展示的乌黑油腻的肮脏面容;科恩兄弟中人物命运的不可捉摸性、事件的失控性以及整个故事透射出来的黑色荒诞意味;昆汀电影中对于“突如其来”的暴力元素的展示等等。

《无人区》四年的搁浅,不知道这中间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不过,从影片中关于“两只猴子”的寓言故事以及与整部影片风格极不搭调的温暖结尾可以略微窥探到导演宁浩在这部片子中所做的妥协。但不可否认的是,我们仍能欣喜的看到导演宁浩在这部片中所做的大胆尝试,不管是对于西部公路片这一商业类型的勇于尝试,还是对于中国电影审查制度底线的大胆触碰,他都没有辜负观众这四年的等待。

无人区影评

《无人区》,是一个近年来国内比较少见而且成功的西部公路片。一个律师远赴戈壁,为盗猎者辩护成功,因盗猎者无法支付律师费用,律师开走了盗猎者装有盗猎鹰隼的汽车,盗猎者让杀手去追杀律师,途中遇到了一系列黑色幽默而又无比沉重的事情,生动刻画了无人区内各色人等泯灭人性追逐利益的丑恶嘴脸,残酷的经历终于让律师重新找回人性,用自己生命阻止了鹰隼非法交易并救出舞女。

影片开头的旁白讲述了两只猴子的故事,“猴子想吃树上的桃子,却要避免被老虎攻击,所以两只猴子决定合作,一只上树摘桃,一只地下放哨,树上的保证要给树下的一半的桃子,树下的保证不擅离职守为树上的放好风。于是,两只猴子变成了猴群,最后猴群变成了人群。人与猴子最大的区别就是,人能够使用火。”这段旁白讲述的就是整部剧想表达的内容,同时也为“人”赋予了本剧所特有的定义:动物都会有趋利避害的自然属性,而动物要成为人,必须要有两个人相互信任的社会属性,要能够将后背放心交给对方同时又能够真心为对方服务,否则,人不为人。

无人区讲述的就是这么一个广袤戈壁中无“人”的故事,一个纯粹的只有动物在追逐各种利益——与他人无益甚至有害的利益——的故事,剧中所有的人都无法成为那两只猴子,遑论为人!宁浩是在用没人性的方法来讲述人性。

律师和盗猎者不是那两只猴子。当盗猎者问律师“或许我是真的要撞他呢”时,律师冷漠的回答“这与我无关”,律师只是在追逐为盗猎者赢回自由后获得的酬金;而当律师开走了他那辆装有鹰隼的车时,盗猎者毫不犹豫的派出杀手去杀律师,他要的只有鹰隼给他带来的高额报酬。

盗猎者和杀手不是那两只猴子。盗猎者开车撞向警察时,根本没有考虑到同在车中的杀手的安危,他要的只是车中的鹰隼;杀手在从律师手中拿回鹰隼后,也同样将盗猎者抛诸脑后,而径直去往贩卖鹰隼的地方。

夜巴黎老板跟舞女不是那两只猴子。老板只是利用舞女来赚钱,根本没有把她当人看;舞女每时每刻都在编着各种谎话,希望客人把她带出这个她被卖来的地方。

盗猎者和鹰隼贩子不是那两只猴子。他们之间只有贩卖鹰隼的利益关系,没有丝毫的信任,在被律师挑拨后,就能够轻易刀枪相向。

律师跟舞女也不是那两只猴子。舞女只是想利用律师逃走;而律师带走她是为了不让自己“撞死”杀手的事情被别人知道。但是,当舞女掏出自己多年来靠跳舞和卖身获得的钱,求盗猎者不要杀律师的时候;律师说他不喜欢和动物在一起,尤其是马,当他跨上马背,奔向营救舞女的路上的时候,他们成为了那两只猴子。最后,当盗猎者开着油罐车冲向舞女,律师义无反顾的掏出火机,与盗猎者同归于尽。“人与猴子最大的区别就是,人能够使用火。”是火最终让律师的灵魂得以升华,他终于成为了人,旁白的黑色幽默,却让人只能沉思,无法开怀。

剧中,盗猎者多次表示,想和律师成为朋友。可是律师都婉拒了,“我和你还是不一样的”,“你不会明白的,因为我们不一样”;盗猎者最后也承认了这一点,“你是吃素的,我是吃肉的”。剧中不止一次提到,律师是吃素的,而且不喝酒。其实他们都是吃肉的,从当盗猎者答应把车给他的时候干了一杯酒,律师虽勉强却也一饮而尽就可以看出来,在追逐利益这方面,律师和盗猎者是一样的。只是律师也吃素,盗猎者只吃肉罢了。吃素和吃肉抽象出来,就是人的社会属性和自然属性,他们都有着最原始的追逐利益的本能,盗猎者只有这点动物的本能,而律师多的那一点点吃素,则是他潜意识里尚未熄灭的一丝人性。没有这丝人性,最终他也不会升华为人。

剧中还有一处黑色幽默,那就是律师多次提到“我要上头条了”,四年前拍摄的电影竟然与当前比较热议的“头条”话题撞车,倒也在观影中徒增了不少乐趣。可是,再幽默也是黑色的,律师不同时段说出的“我要上头条了”正是见证他自己逐渐从动物转变为人的过程——开始是为盗猎者打赢了几乎不可能的官司而企盼名利双收,到最后为阻止鹰隼交易救出舞女而牺牲自己。

故事的最后,警察带着舞女离开了无人区,舞女最终成了舞蹈助教。结局似乎是要唤醒人性的美好,可是如此阳光的结局却显得如此突兀,与全剧整体的黑色风格也是格格不入。笔者根据宁浩《疯狂》系列、《黄金大劫案》等影片一贯的黑色风格妄自揣测一下,其实警察在律师拉起手刹导致翻车的时候已经死了,舞女在油罐车爆炸的时候也与律师一起走了。无人区内所有的“人”都死了,无人区最终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无“人”区,或者说一开始这里就不曾有人吧,中间重拾人性的两个人也随即烟消云散了。这从片名“无人区”三个字的表现形式上或许也可见一斑,其中只有“人”字是阴文,是没有的。这段多次审核后加上的结局可能是宁浩故意给大家开的一个玩笑,用这种浪漫主义的手法,来表现出人性最终是变好的,虽然格调上去了,但总有狗尾续貂之感,将黑色的表现手法、用没人性来讲人性的深沉打破了。而据说故事开头那个总领全剧的旁白也是后来加上的,是在为全剧定一个格调,避免全部揭示人性的黑暗而造成不好的影响。如果确实是出于这种考虑的话,那么真的是想太多了,当律师扔出打火机的一刻,油罐车的爆炸火焰已经将律师和舞女两个人的灵魂升华了。

一千个读者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想弘扬什么未必非要摆在面上,电影本不是教科书,它需要给观众留有更加深邃的想象空间。观众能读懂什么就是什么,刻意拔高,反而肤浅了,或许最难过、最痛苦的,却是宁浩自己吧。

无人区影评

《无人区》如果从类型片上说,就是公路片加西部片,没有喜剧元素,一点都没有。元素其实是非常清晰甚至是粗暴的,像个随时从嘴里啐出啤酒瓶盖的大老爷们:有公路,看不到头,像不归的命运,主人公在这条路上遭遇前后总段的各种拦截和捣乱;西部风光,汽车旅馆改成“夜巴黎”式的杂种玩意;有杀戮,赏金猎人有,罪恶大佬有,走投无路的孤胆英雄、接近堕落但人性未泯的中产男人,徐峥在最后一刻骑马去救余男那场戏就是向西部牛仔致敬嘛,坏女人,作为雄性荷尔蒙随时射开的类型片一点调剂,当然宁浩真的不会拍女人,他自己也承认,余男显得有点傻和古怪。

《无人区》讲述的是一天一夜加半个上午零六分钟发生的故事,现在大家看到的人物造型只是片中的一部分,将来观众会看到很多不同于以往的变化。在片头徐峥戴着眼镜、穿着衬衫,特别斯文,一副有学问的样子,就像易中天。但随着影片剧情的发展,这个角色最终成了一个行侠仗义的佐罗式人物。

男主角开车去西部,在路上不断遇到形形色色的人,从而引发许多故事。故事背后,人的动物属性和社会属性相互斗争等深层主题,都会在“公路”上演绎出来。

2013年12月3日公映。虽然是完成于2010年的电影,但《无人区》在业内外的关注度一直不低,因为内容原因而进行了补拍和修改,在沉寂了3年多之后,这部公路警匪片终于要和观众见面了。影片全程在新疆取景,讲述徐峥饰演的律师赴新疆一座边缘城市为一名盗猎者辩护,结果在回来的路上反被追杀,途中还遭遇了舞女、走私贩、盗贼、警察各色人等,上演了一出惊心动魄的逃亡之旅。

  •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影评
  • 老男孩影评
  • 晚秋影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