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践尝粪惑夫差最终灭了吴国

收 藏

中华民族是一个尊崇“忠、孝、节、悌、义”的民族。气节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中国的士人视气节为生命,或更甚于生命,大有“杀身成仁”、“舍生取义”的精神。因此,“士可杀不可辱”也便影响着世代的“士”人。但是,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无论如何都该珍惜。如果道义比生命重要,那么舍生取义便无可厚非,但如果生命比道义更重要,就可保全生命,而不应盲目地去追求“士可杀不可辱”的境界。

在中国历史上,政治斗争,军事斗争乃至争权夺利的斗争层出不穷。尤其在春秋战国之际,国之兴亡更是瞬息万变。作为国君“国在人在,国亡人亡”是一种气节,但是“国在人在,国亡人亦在”又何尝不是一种智慧呢?留得青山在,还怕没柴烧?忍受暂时的屈辱,磨练自己的意志,寻找合适的机会就会有反败为胜的可能。

春秋战国时期南方的吴楚两国,是世仇。由于不愿楚国向中原扩展势力,吴国常常攻打楚国,楚国就设法把越国扶植起来,以对付吴国。越地在吴国的南方,越与楚是盟国,它要发展,只有向吴国扩张。所以,两国在春秋晚期多次交战,同时也拖住了吴国的向北发展。

吴国在阖闾九年进入楚国,攻卜郢都(今湖北省江陵纪南城)之战争中,越国曾乘机进攻吴国,迫使吴国急忙退兵,阖闾由是更怨恨越国,乃于阖闾十九年率吴国大军攻打越国。结果大败而归,国王阖闾受伤而亡。这样旧恨新仇,两国的积怨也就越来越深厚。

阖闾死后,太子夫差即位。夫差一心要报越人杀父之仇,于是专门派一个人立在他的院子里,只要夫差一出去或进来,经过院子,这人就对他高声喊道:“夫差,你忘记越国杀你父亲的仇了吗?”夫差必回答说:“是,不敢忘!”这就是夫差为报父仇而设“庭训”(见《左传》定公四年)。

与此同时,吴王夫差拜伍子胥为大将,伯嚭为副将,经过两年的准备,于公元前494年,倾国内全部精兵,并亲自率领大队水陆军队,从太湖出发,去攻打越国。吴越两军会战于夫椒,在水兵的战斗中,越国大将灵姑浮阵亡,越国的水兵几乎全军覆没。越王勾践带领残兵五千余人逃回,到会稽山上躲了起来。吴王紧迫不舍,一路上杀百姓、烧庄稼追到会稽,把越王勾践围困在山上。面临着国破家亡的绝境,越王勾践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自刎以死明志,要么就跟夫人到吴国给夫差当仆役。面对着这两难的绝境,勾践与大夫文种,大夫范蠡经过一番计划之后决定亲自携妻子到吴国。现在想来,当时勾践做这个决定是需要多大的勇气啊。首先是沦为亡国之君,其次还要贱身为奴。后来的结果证明当初勾践的选择是正确的,而且是极其明智的。尤其是事隔几百年后的西楚霸王项羽自刎乌江,给了我们一个血淋淋的教训。“士可杀不可辱”固然让人钦佩,但是忍受暂时的屈辱,哪怕将来未必能够复国,也总是有一个东山再起的可能。而不是白白牺牲自己的性命。

到了吴国,勾践夫妇被安排在夫差父亲墓前的石屋里,并命他们去掉衣冠,蓬头垢面,衣着奴隶的服装,替夫差养马。夫差两次外出,勾践都亲自为他牵马。吴国百姓指骂他:“这人便是原来的越国之君啊!”勾践只是忍辱含垢,始终表现一副驯服的面孔,严然奴隶一般,也很讨夫差欢心。

为了不致引起夫差的怀疑,勾践还想方设法谄颜媚态去巴结夫差。一次,夫差病了,勾践在背地里让范蠡预测了一下,知道此病不久就会好,于是他就亲自去见夫差,探问病情。其时夫差正是腹泻,便令勾践暂避一下,左右大臣都退出去了,只有勾践站在原地不动。夫差见他不走便问:“你为何不退出去呢?”勾践于是胡编说:“贱臣过去曾从事师学医,能观人类的粪便,便知病情的轻重。”夫差泻毕,勾践于是过去揭开便桶,伸手取了一块大便,跪下来放在口中细细品尝。勾践品尝后,面露喜色,向夫差道贺,并说:“贱臣曾听医师说,粪者谷味也,体健其味重,体病其味轻。刚才我尝了大王的粪便,味酸而稍微有点苦,用医生的话说,是得了‘时气症’,所以病很快就会好,大王不必担心。”果然不几天,夫差的病就好了。夫差认为勾践比自己的儿子还孝顺,叹道:“我的大臣,我的太子都不能这样做,勾践才是真正爱我啊。”这件事后,夫差就以为越王勾践真的完全臣服自己,越国对吴国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了,于是,就放勾践回国去。公元前491年,夫差亲自送勾践夫妇上车。勾践夫妇拜谢了吴王,上了车,由范蠡驾着车,离开了姑苏,回越国去了。

勾践回到了越国,君臣相见,又是高兴,又是伤心。他们一起商量的是,一定要记住亡国之痛、石室养马的耻辱,为了报仇雪耻,要上下一心,发愤图强。勾践一回国,立刻同文种商量富国强兵以灭吴国的方法,文种说出了七条灭吴之策:一,多送吴国贿赂,让吴国上下欢喜;二,借、买吴国的粮食,弄空他们的仓库;三,送美人给吴王,诱其荒淫无道;四,多送吴国木材、砖瓦,使其大兴土木,以消耗国力;五,派遣细作去当吴国的臣下;六,收买大臣,散布谣言,使忠臣良将避退;七,自己多积粮草,多征兵马,勤加操练。

为了更好地笼络群臣,每当有甘美的食物,如果不够分勾践不敢独吃,有酒把它倒入江中,与人民共饮。勾践自己耕种吃饭,靠妻子亲手织布穿衣,吃喝不求山珍海味,衣服不穿绫罗绸缎。为了坚持锻炼斗志,不过舒服生活,连褥子都不用,床上铺着柴草。还在屋子中间挂了一只苦胆,每天醒来就看得到,每餐之前尝一口,时刻提醒自己不能忘记耻辱。他还经常外出巡视,随从车辆装着食物去探望孤寡老弱病残,并送给他们食物吃,因此深受百姓的爱戴。为了迷惑夫差,勾践年年进贡,而且逐年增加。他还把西施和郑旦献给夫差,任他沉溺于美色。这样一来,一方面勾践励精图治,不近美色,也不看歌舞,对内爱抚群臣,对下教育百姓,经过三年百姓都归顺了他。而另一方面吴国夫差却日夜纵歌疏于朝政,使得天下百姓对他都有了怨气。

所谓“得人心看得天下”,勾践他经过“十年生聚,十年教训”,于公元前475年,勾践召集诸大夫,向他们宣告说:“我准备和吴国开战,拼以死活,希望士大夫踏肝践肺同日战死,我跟吴王颈臂相交肉搏而亡,这是我最大的愿望。如果这些办不到,从国内考虑,估计我们的国力不足以损伤吴国,从国外结盟的诸侯也不能毁灭它,那么,我将抛弃国家,离开群臣,自带佩剑,手举刺刀,改变容貌,更换姓名,去当仆役,拿着箕帚侍奉吴王,以便找机会跟吴王决战。我虽然知道这样做危险大太,要被天下人所羞辱,但我的决心已定,一定要想法实现!”

公元前478年,越国兴兵伐吴,这时的吴国已衰败不堪,难以抵挡越军的攻势。吴王只得退守姑苏城,因城墙坚厚,一时难下,越国采取了长期围困的战术,围了两年,终使姑苏城“士卒分散,城门不守”。

公元前473年,姑苏城破,夫差率众逃至姑苏台上,派公孙雄袒衣膝行至勾践面前说:“往日吴王在会稽得罪了您,不敢同您交好了,只愿为越王臣虏,以赎前罪。”勾践不允,笑着说:“你认为我还会像你当年那么笨吗?”遂迫使夫差自杀。就在灭掉吴国二年后,越国称霸诸侯。

越王勾践,可谓忍辱第一人,说他第一并非是第一个人,而是他当属最了不起的忍耐者。首先,从一国之君沦奴隶,没有非凡的忍耐力,是承受不了这么巨大的精神折磨的;其次,经羞辱百不怒,甚至自我作践,没有巨大的的忍耐力是承受不了这么大的精神折磨的;第三,十年生聚,十年教训,没有巨大的忍耐力,是经受不了这么漫长的岁月考验的。也正因为勾践的忍辱负重保全性命,才最终成就了非凡的事业,复国雪耻,挽回了丧失了权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