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婶失踪之谜

图片 1

……

范小霞爹娘去世的时候,她才十二岁,弟弟也才八岁。

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很是震惊,觉得不可思议。我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二柱子媳妇儿的情形。

范小霞看着晕睡中的弟弟,眼泪像掉了线的珠子。爹娘已经走了,弟弟也要离开她了吗?

这个女人要了两千块钱彩礼钱,三金(金耳环,金项链,金戒指),还有两身新衣服。这对于二叔家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但为了结婚,硬着头皮也要凑够这笔钱,东拼西凑终于凑足了钱。

村里人同情他们,经常帮衬一把,弟弟也很懂事,日子也就过下来了。只是五年后的一天,弟弟忽然生病,家里存的点钱,一下子就花光了。

后来,二婶他爹怕闹出人命就让二婶选,说今天她要走出这个门,他就当没生过这个闺女。二婶为了爱情,义无反顾的拿着户口页跟二叔走了。

村里人帮忙葬了他们父母,本来把他们送到了亲戚家,但范小霞说,她已经是大姑娘了,可以照顾好弟弟。

人们还时不时的会议论起二婶,不过日子久了,大家也都觉得无聊便不再提起了。

范小霞跪着去求村里人,但他们日子也艰难,能帮的都已经帮了不少了。

彩礼给了,首饰和衣服也都买了。眼见着要办喜事了,新娘子却不见了,就像人间蒸发一样,和新娘子一起不见的还有彩礼钱,首饰和衣服。直到此时,二叔才明白自己是被骗了。

村里有个老光棍已经四十好几了,经常帮忙范小霞做农活,弟弟病后,也是忙前忙后的,这天晚上,他摸到小霞家里,悄悄跟她说,要治好她弟弟还要花不少钱,如果她愿意嫁给他,那他愿意花这些钱。

5.

虽然二叔赚钱不行,但他嘴皮子溜。听村里人说前些年二叔在城里卖烤红薯,居然还认识了一个老外,到现在每年过年老外都会给他寄一张100的美国钱。

二叔二十出头就领回一个小姑娘,和二叔住了一个月,被女孩儿的爹妈揪回去了,从此再没联系二叔。

“是啊,我要是二柱子我就不要她了。”

婚后的二叔二婶相亲相爱,过了两年二婶给二叔生个女儿,之后的日子两人又盖了自己的房子,吵吵闹闹,日子过得也算红红火火。

最奇怪的是二柱子的女儿,十八九岁的大姑娘了,自己妈丢了也不着急。二柱子女儿从小学习不好,小学一毕业就不让念书了,待到能打工的年龄就外出打工了。

二婶失踪之谜或许已经真相大白了,又或许永远是个谜,因为明天不知是否又会冒出一个”侦探”。

村里人又如开了锅的热水,热闹起来了。她们总是那么热情,有操不完的心。

“昨天,葛兰香还看见她跟一个老头子搂搂抱抱的,那么大岁数的人了,真是不要脸。”

“听说了,听说了,我还听人说是跟一个有钱的老头子跑了。”

本以为事情就该结束了,可没过多长时间就传出一个关于二婶失踪原因的真实版本,说二婶是给镇上一个老板代孕去了。镇上的这个老板五十多岁,前年唯一的儿子死了,媳妇又生不了,找人代孕。二叔因为包工程赔了钱,欠了很多债,二婶为了帮二叔还钱就去帮人代孕。说的言之凿凿。

二叔收拾好房子,买了些家具,盘了炕,又买了窗帘,床单,被褥,锅碗瓢盆等,这也算是有个家了。

二叔的爹娘气个半死,骂那个女人不要脸,骂二叔眼瞎,说以后二叔的婚事他们不管了,借的钱也让二叔自己还。他们当时说的是气话,不过最后确实没管。因为到二叔领回这第三个媳妇儿的时候,二叔的爹娘都因病相继去世了。

近两年,二叔凭借自己的嘴皮子功夫,认识了一个老板,在老板手里包了些搞建筑的活计,俨然成了一个小包工头。

2.

“还有脸回来。”

……

那个时候村里面讲究小儿养老,所以父母很多偏爱小的,家里的房子留给小儿子。弟弟没结婚时,二叔和弟弟一人一屋,转眼弟弟也结婚了,弟媳容不下二叔,这二叔就没地方住了。外出在工地打工就住在工地,冬天工地没活的时候就回村里,这家住几天那家住几天。

二叔二婶的婚礼特别简单,乡里乡亲一起吃了顿饭,二婶的爹娘亲朋一个都没来。二婶的爹娘想着,等女儿受点苦就知错回家了,可他们明显是不了解这个女儿。直到二婶给二叔生了个女儿,二婶的爹娘才接受了这个事实。

二叔扛着锤子带着二婶,直接去民政局把证领了。

二柱子走后,村里人议论纷纷,说被戴了绿帽子还有脸出来晃,还说没准是为了钱故意让她老婆给人做小儿。

二叔去找了大牛,大牛欣然同意。因为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在村里的房子还能租出去。

可就当人们快忘了这件事的时候,二婶又神奇的回来了,此时离二婶失踪已经有一年半的时间了。

不过,现在的二婶再也没有当年白皙的脸蛋,眼睛里经常闪现着疲惫,身体因发胖显得臃肿。我很是差异,当年风华正茂都没跑,何以现在跟别人跑。

1.

就连二柱子也漠不关心,每天东逛逛西晃晃,悠哉悠哉。

人们又气又无可奈何,有些好心的人便去二婶家”慰问”二婶,二婶说这一年多一直在娘家,人们不信,却再也问不出什么了。

3.

“你们听说了吗?二柱子的媳妇儿丢了。”

正当二叔准备着结婚时,二婶的爹妈打上了门,硬是把二婶拖回了家。后来听二叔说,二婶其实已经许了人家,订了亲,再过俩月就要结婚了。可此时偏偏在工厂里认识了二叔,俩人没事斗嘴吵闹,一来二去就走到一起了。

这已经是二叔领回来的第三个女人了。二叔在家排行老二,他大哥是个木匠,能赚钱,早早的取了媳妇儿搬出去住了。他和弟弟、父母住在一起。

这样一来媳妇儿就更难找了,眼瞅着都三十五六了。可就在这时他却领回来一个,而且是个二十出头的城里姑娘。

我上下看着这个陌生女人,二十出头的样子,两条麻花辫,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皮肤白皙,一笑两个酒窝,红色的及膝呢子大衣,黑色瘦腿裤,油亮的矮跟皮鞋,一看就是个城里人。我想这姑娘脑子应该不太好,长的这么漂亮,怎么能看上二叔这样的人,没准又是一个骗钱的。我叫了声二婶就回屋写作业去了。

“是啊,肯定是去代孕了。”

最近几天关于二柱子媳份儿失踪的流言蜚语甚嚣尘上,一连几天村里人对此津津乐道,但没有人真正的关心这个大活人到底哪里去了。

按村里人七大姑八大姨扯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我应该管二柱子叫二叔。记忆中上小学的我放学回家,一进门就看到二叔和一个陌生女人坐在我家炕沿边上,爸爸妈妈正跟他们聊天。看我进来,妈妈赶忙把我拉到陌生女人身边,让我喊她二婶。

“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当年都要结婚了跟二柱子跑了,现在都四十了,又跟老头子跑了。这种女人真是不要脸。”

媳妇儿都领回来了,不能再东家一天西家一天的凑合了,可盖房子钱也没攒够。这可把二叔愁坏了
,村里有人给二叔出主意,说大牛家都搬镇上住了,房子空着也是空着,让他去找大牛问问,每个月给些租金,先住下来。

二叔喜欢讲笑话,说话也总说些歇后语俏皮话之类,经常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所以也深得年轻的女孩儿欢心。

别人问她和她妈有联系吗?她说她妈给她发过一条短信,让她和她爸好好过日子,之后就联系不上了。她也没再找过。

可二叔一如往常,两人又过起了日子。人们觉得不应该如此,就旁敲侧击的在二叔面前说些风凉话,二叔全当没听见。

当然,二婶是如何帮人代孕的也传出了几个版本……

……

村里人见到二柱子就问他媳份儿哪去了,啥时候回来。二柱子一脸不耐烦的说:”不知道。”仿佛丢的是个小猫小狗一般。

4.

图片 2

“我怎么听说是被二柱子打跑的。”

过了六七年,二叔又领回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比他大六岁,离过婚。二叔家里条件不好,能说上媳妇就烧高香了,所以二叔的爹妈也不介意未来的儿媳妇儿是二婚,还比自己儿子大六岁的事实。不仅如此,他们逢人便说:”女大三抱金砖,我家二柱子抱两块,今年肯定能赚大钱。”

这件事很快传开了。村里人都说可能又是个骗钱的,让二叔多个心眼儿,登记后再给彩礼钱,买首饰衣服什么的。还有人和我的想法一样,说这个姑娘可能脑子有问题。

村里人当时都说二婶被二叔灌了迷魂药脑子坏掉了,用不了多长时间,等二婶清醒了也是要跑掉的。可是这一等却等了二十年,二婶才跑掉。

二叔为了二婶也算是拼了性命了,二叔拿着铁锤,带上户口本,坐着班车到了二婶家,把铁锤往地上一放,对着二婶的爹就说,”今天要不你一锤子锤死我,要不我带小兰走(小兰是二婶儿的小名)。”

至于是哪个”侦探”探查到的已经不重要了,真实性那就更不重要了,因为村里人愿意相信并非常确信二婶就是去给别人代孕去了。

“不信你们算算时间,一年半左右。”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