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波兰和乌克兰近期爆发的外交争端?

预警一下,答案非常之长。

问题:乌克兰跨部门委员会秘书舍列梅特随乌克兰代表团访问波兰时,遭波兰边防人员阻挠并被禁止入境,随后乌克兰外交部紧急召唤波兰驻乌克兰大使当面抗议,波兰外交部则宣称,他们有权利拒绝那些秉持反波兰政治观点的乌克兰人入境。

本文来源历史网

在舍列梅特持申根签证但仍然因为政治立场问题被波兰禁止入境以前,这两国已经因为历史问题吵了很久,去年春天波兰宣布二战时候乌克兰民族主义武装组织UPA对境内波兰村庄的屠杀是种族灭绝,乌克兰因此提出抗议,然后禁止了在乌克兰境内发掘二战期间波兰人遗骨的行为,这大概是今年上半年的事。

回答:

核心提示:“9·18事变”后,波兰不顾中国政府反对,悍然在国联支持日本建立伪满洲国。毕苏茨基的意图很清楚,就是通过牺牲中国主权,来促使日本与苏联在远东形成全面军事对峙状态,从而牵制苏联向波兰复仇。而该国也应该是当时唯一承认伪满洲国的欧洲国家。

这个月月初,波兰外长说乌克兰西部利沃夫的一处波兰公墓里面的雕像和铭文遭到了毁损,并且警告说可能会禁止持反波兰观点的乌克兰人入境。这句话当时没有详细解释,但结果就是三周后舍列梅特因为“反波兰”在海关被拒,波兰给的解释是因为舍列梅特本人在推动乌克兰那个禁止发掘遗骨的法案当中起了很大作用。

预警一下,答案非常之长。

苏联秘密警察创始人:波兰“将所有军事和间谍力量针对我们”

舍列梅特被拒以后这就升级成了外交事件,基辅召见了波兰驻乌克兰大使,为了显示没伤和气两边之后赶紧重申了一遍双边伙伴关系,乌克兰也同意重新考虑他们那个禁令。虽然这件事没到真能影响两国关系的地步,但是波兰方面在之前发警告的时候话说得很不客气,甚至说了“地缘政治不能用来掩盖历史”这种话。

在舍列梅特持申根签证但仍然因为政治立场问题被波兰禁止入境以前,这两国已经因为历史问题吵了很久,去年春天波兰宣布二战时候乌克兰民族主义武装组织UPA对境内波兰村庄的屠杀是种族灭绝,乌克兰因此提出抗议,然后禁止了在乌克兰境内发掘二战期间波兰人遗骨的行为,这大概是今年上半年的事。

编者按:9月1日,二战爆发70周年系列纪念活动在波兰拉开了帷幕。在纪念活动前后,俄罗斯和波兰在历史问题上再次交锋。波兰方面认为苏联应为二战爆发承担分责任,指责苏联1939年和纳粹德国签订《苏德互不侵犯条约》,为德国一周后入侵波兰创造了条件,随后苏军进军波兰,和纳粹德国一起成为了瓜分波兰的侵略者。对此,俄罗斯领导人否认“斯大林与希特勒对二战爆发负有同等责任”的说法。俄总理普京承认苏德条约不道德,但认为当时的苏联别无选择。俄媒体还披露了一些解密档案,对波兰有关苏联是“二战罪人”的指责进行反击。

先说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个月月初,波兰外长说乌克兰西部利沃夫的一处波兰公墓里面的雕像和铭文遭到了毁损,并且警告说可能会禁止持反波兰观点的乌克兰人入境。这句话当时没有详细解释,但结果就是三周后舍列梅特因为“反波兰”在海关被拒,波兰给的解释是因为舍列梅特本人在推动乌克兰那个禁止发掘遗骨的法案当中起了很大作用。

据俄罗斯对外情报总局最新解密的档案披露,二战前,波兰军政府及情报机关处心积虑地企图肢解和消灭苏联。为达到这一目的,波兰当局不仅积极煽动乌克兰、高加索和中亚地区的分离势力,甚至赞助日本侵略中国东北,以便渗透苏联远东地区。

从1939年苏德秘密瓜分波兰开始,波兰和乌克兰在二战里都是苏联和纳粹德国之间的拉锯地带,很多地区被反复争夺,反复占领,战况比欧洲的西线要惨烈得多得多。对于当地人来说带来灾难的不止是战争本身,甚至可以说双方的真实交火已经不是主要问题。主要问题是不断在换的行政当局和政策风向,特别是,这一带的民族状况非常非常复杂和混乱,而当时的两个占领方(对当地来说苏联和纳粹德国都是外来征服者)恰恰都抱有强烈的民族意识,纳粹认为斯拉夫人都是劣等民族,整个对东欧和苏联的战争都是以消灭劣等民族为旗号的,苏联相反,想的是要肃清外族奸细,净化占领区人口。

舍列梅特被拒以后这就升级成了外交事件,基辅召见了波兰驻乌克兰大使,为了显示没伤和气两边之后赶紧重申了一遍双边伙伴关系,乌克兰也同意重新考虑他们那个禁令。虽然这件事没到真能影响两国关系的地步,但是波兰方面在之前发警告的时候话说得很不客气,甚至说了“地缘政治不能用来掩盖历史”这种话。

毕苏茨基的联邦梦

这种情况下第一个遭殃的是在这片地区生活了几个世纪的犹太人,部分地区几乎消灭了全部犹太人,幸存者极少。但除了犹太人之外,其他族群也同样被卷进这场灾难当中。东欧地区的各个民族那个时候只是刚刚分化出来,还很不稳定,而东欧在之前的几百年里实际上是处于波兰-立陶宛联邦、俄罗斯帝国、普鲁士王国和奥匈帝国,甚至还有奥斯曼帝国的争夺下,这几方都曾经对部分地区维持过比较长久的统治,造成当地族裔杂处情况非常复杂,而民族形势最复杂、同时苏德争夺也最频繁的地区,就是今天的西乌克兰,历史上的瓦里尼亚和加利西亚两地。

先说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波兰曾在1772、1793和1795年三次被瓜分。1795年,波兰被德国、奥匈帝国和沙俄瓜分亡国后,于1918年借一战的结束,重新获得了独立。

图片 1

从1939年苏德秘密瓜分波兰开始,波兰和乌克兰在二战里都是苏联和纳粹德国之间的拉锯地带,很多地区被反复争夺,反复占领,战况比欧洲的西线要惨烈得多得多。对于当地人来说带来灾难的不止是战争本身,甚至可以说双方的真实交火已经不是主要问题。主要问题是不断在换的行政当局和政策风向,特别是,这一带的民族状况非常非常复杂和混乱,而当时的两个占领方(对当地来说苏联和纳粹德国都是外来征服者)恰恰都抱有强烈的民族意识,纳粹认为斯拉夫人都是劣等民族,整个对东欧和苏联的战争都是以消灭劣等民族为旗号的,苏联相反,想的是要肃清外族奸细,净化占领区人口。

独立后的波兰领导人毕苏茨基,视自己为“波兰护国主”,他希望恢复1772年波兰被瓜分前的东部边境,这意味着加入苏维埃俄国的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大片土地要被纳入波兰版图。为实现这一目标,毕苏茨基发起了“东欧联邦”计划,要将乌克兰、白俄罗斯和立陶宛组成的“东欧邦联”同波兰结合成一个整体,由波兰在这个实体中发挥主导作用。

这种情况下第一个遭殃的是在这片地区生活了几个世纪的犹太人,部分地区几乎消灭了全部犹太人,幸存者极少。但除了犹太人之外,其他族群也同样被卷进这场灾难当中。东欧地区的各个民族那个时候只是刚刚分化出来,还很不稳定,而东欧在之前的几百年里实际上是处于波兰-立陶宛联邦、俄罗斯帝国、普鲁士王国和奥匈帝国,甚至还有奥斯曼帝国的争夺下,这几方都曾经对部分地区维持过比较长久的统治,造成当地族裔杂处情况非常复杂,而民族形势最复杂、同时苏德争夺也最频繁的地区,就是今天的西乌克兰,历史上的瓦里尼亚(Volhynia)和加利西亚(Galicia)两地。

立陶宛曾是波兰王国的盟友,但它从沙俄帝国废墟上重获自由后,对参加“东欧联邦”毫无兴趣。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民族主义者也对毕苏茨基敬而远之。它们不想在卸掉沙俄的枷锁后,又戴上波兰的笼套。

图片 2
贴个地图,1914年的东欧,这张和后面几张对照地图都出自Timothy Synder的The
Reconstruction of Nations。

既然外交手段不起作用,毕苏茨基只好动用战争手段。在1919年至1920年的波苏战争中,苏俄红军尽管一度占据上风,但最终在华沙城下一败涂地,被迫向波兰割让白俄罗斯一半和乌克兰1/4的土地。

这两个地区虽然从本土来讲也是东斯拉夫人聚居区,但在二战结束以前几乎没有被东斯拉夫人(今天的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统治的经历,直到十八世纪晚期都属于波兰-立陶宛联邦,瓦里尼亚在三次瓜分波兰的时候归了俄罗斯帝国,加利西亚则成了奥匈帝国属地。一战后奥匈帝国解体,加利西亚,以及瓦里尼亚的大部分地区,又归还给波兰。二战结束以后苏联重分版图,形成今天的国界线,瓦里尼亚现在是波兰、乌克兰、白俄罗斯三国交界地带,加利西亚则基本上由波兰和乌克兰各占了一半,而这次双方争议的焦点利沃夫,就是历史上加利西亚的行政中心。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苏波战争期间,波兰间谍常能利用“民族压迫”的口号在苏俄境内赢得同情者,并策反大量红军少数民族战士,因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少数民族大多对俄罗斯人存在仇恨,这种仇恨是沙皇政权延续200年的民族压迫政策所孕育的。

1938年地图:图片 3

全面对苏渗透

1942年:
图片 4

20世纪20年代初,波兰成立由总参谋部第2处领导的情报机关,其职责就是向苏俄各级军事机关渗透,并吸收生活在苏俄的民族极端分子。正如波兰总参谋部在1937年8月颁布的第2304/2/37号命令所表述的那样,最终目的是“消灭整个俄罗斯”,煽动高加索、乌克兰和中亚地区的分离主义是主要手段。

1945年:图片 5

1924年,第2处的“东方”特工组进行改革,所有境外工作站被分成三类:“A”级站专在苏联境内活动;“B”级站在苏联邻国活动,旨在就近监视苏联并伺机破坏;“C”级站则在法、德、意和中国等白俄侨民聚居的国家活动,目的是招募间谍。

有这种历史,不难想见当地的民族状况,波兰人、德国人、刚刚分化出来的乌克兰人、俄罗斯人、白俄罗斯人、犹太人……什么都有,而且各自占比都不算低。在苏德瓜分波兰之前,这两个地区的乌克兰人和波兰人之间已经存在争端,焦点是这两个地区究竟应该由谁来统治,支持波兰的是“自古以来”,这一块本来是国际承认的波兰合法领土,支持乌克兰的则是正在兴起的民族独立浪潮。但在波兰还有国家的时候,这种矛盾基本只是争吵,毕竟夺权独立可能性太低了。

在“B”级站中,波兰驻爱沙尼亚武官德里梅尔领导的“R-7号”站最著名。这位武官回忆说:“列维尔(今爱沙尼亚首都塔林)特别适合情报工作,因为爱沙尼亚是最早和苏联签署和平协议的国家,两国边境相对稳定,苏爱双边人员和商品往来量都很大,这意味着有同样多的信息蕴涵在其中。”

而在二战期间,瓦里尼亚和加利西亚被苏德拉锯占领了三次,1939年被苏联接管,1941年被东进的德军占领,1944年又被苏军夺回。一个多民族杂处的地区,在这样两个政权之间交替,每一方都有一个自我版本的民族等级排序,试图让某个民族统治其他民族,甚至消灭其他民族,过上几年,又重新洗牌……

不过,德里梅尔最大的收获莫过于结识当时车臣独立运动头目哈比卜·伊斯麦洛夫,此人的祖先沙米尔大毛拉曾领导车臣部落进行了长达40年的反抗沙俄斗争。伊斯麦洛夫在学生时代就积极鼓吹车臣独立,为此还被苏联政府流放到西伯利亚长达5年之久。1936年,伊斯麦洛夫逃出苏联,经德里梅尔介绍,进入波兰间谍学校培训,之后带着波兰提供的大批黄金从土耳其潜回高加索地区。伊斯麦洛夫很快打开局面,在车臣组织起多达5000人的反苏游击队。他还组织起活跃的反苏宣传活动,其影响之大即便在1953年伊斯麦洛夫被完全镇压后也没消散,因为一个叫杜达耶夫的车臣人完全接受了伊斯麦洛夫的宣传,他后来在1992年成为车臣新的独立运动领导人。

结果一点都不难猜:各个民族之间很快产生了强烈的彼此仇恨,最尖锐的就是波乌双方。在波兰被瓜分的时候乌克兰人很多是很高兴的,不管接管当地的是苏军还是德军,这件事在当时的乌克兰人眼中是一个重要的独立建国的机会,乃至希望利用外力(德/苏)把波兰人和犹太人从自己的地盘清除,但对波兰人来说乌克兰人的行为全部是叛国。

值得一提的是,即使在希特勒上台、纳粹德国明目张胆地对波兰提出领土要求后,波兰军方仍将工作重点放在苏联。

而战争年代还有一个特征:非常容易获得军事训练和武器。组织武装很容易,而且在很多地区,可以说暴力是没有任何后果的。无论德国还是苏联,对于统治下的这两方的冲突实际上都持一种默许态度,甚至会故意挑起冲突,以便维持自己的统治。

上层政策、官方意识形态、民间仇恨、加上极其紧张和困苦的社会形势。结果不难想象。

悲剧主要集中在纳粹统治的后期,之前的两年苏联政府完成了把人按民族和出身分成三六九等的前期准备工作,把波兰和乌克兰之间的冲突描述成阶级矛盾,认为波兰人是统治阶级的代名词,并且从这一地区强行迁出了至少四十万波兰公民(包括波兰犹太人),约占地区总人口的3%。如果从现在来看,其实双方的思路非常相似,都是准备打造单一民族地区,但从1941年起,纳粹得出了支持肉体消灭的结论,所谓的“最终方案”,并且在这一地区立刻执行了。而作为当时情况下德苏双方眼中的“被解放者”,有大量乌克兰人在瓜分波兰后的几年加入了当地军队和警察队伍,1941年纳粹德国控制了这个地区以后,正是这些人成了执行“最终方案”的主力。

但是在1941-1942年,在纳粹德国还掌握着主导权的时候,“最终方案”主要的消灭对象是犹太人,而不是波兰人。然而1943年以后,乌克兰人大批反叛,组成的民族游击队逐渐成为地区控制者,也就是现在波兰政府在这一次争端里点了名的UPA。UPA早期领导人当中的一派,认为清洗掉境内波兰人是确保乌克兰未来独立建国的基本前提,当时虽然有反对者,但反对者在内斗中输了。

波兰政府现在把当年的事称之为种族灭绝,是完全没有问题的,1943年UPA对境内波兰人做的事情的确就是种族灭绝。问题在于事情其实还有后一半:1943-1944年,同样是在这个地区,波兰反抗军以及加入纳粹警察队伍的波兰人也同样以种族灭绝手段对付过无数个乌克兰村庄,后者恰恰就是德国人用来填补乌克兰人叛变以后留下的空缺的,那些前乌克兰人去参加游击队了。

双方都觉得自己是在自卫,是在为自己的父母、姐妹、子女报仇,双方都宣布对方是纳粹的同谋。

这种局面最终导致了波乌两个民族的全面战争,其间各自混杂着德/苏各派势力,当然那时候已经接近了二战结束,这场内战并没有打出什么结果来。

苏联全面接管以后,对波乌两国的民族问题采取了一个非常简单粗暴的解决办法,把波兰人全部赶回波兰去,把乌克兰人全部迁回乌克兰,而之后的政治形势没有给这件事留下什么空间,也就被搁置了。但实际上这不是解决了问题,是否认了问题,双方对于这段惨烈历史不但没有达成和解,根本从历史叙述和事实认定上就不在一个频道,苏联在很多档案和历史叙述上的不透明导致了事态的进一步复杂化,最近几十年双方在论证这段时间谁更惨的时候甚至只能比谁死的人多,而这个统计方法和结果本身也存在巨大争议。

苏联解体前夕,因为类似的处境和愿望,波乌两国一拍即合地结成了盟友,现实考虑完全盖过了历史争议,波兰在乌克兰的独立和后来的国家建设里给了非常多的支持,乌克兰也长期将波兰视为一个正面榜样。波兰是前华约国家第一个转头向西的,乌克兰是前苏联加盟国第一个响应波兰的,这种共同利益到现在依然是波乌两国关系的核心,特别是在2014年以后尤其突出。

但是2015年,波兰选上了一个民族主义政党和一个民族主义右派总统。乌克兰不是波兰民族主义者攻击的唯一目标,甚至也算不上是主要目标,但是正因为这种浪潮的存在,二战期间这段旧事才又被重新提出来,并且上升到了国家政策层面。仍然要说,历史争议不足以动摇现在的波-乌关系,但是同时也应该说,目前的乌克兰处在一个非常脆弱的时间段,波兰在这种时候选择这种题目发难,个人完全不觉得是明智之举。

最后补一点题外话。我知道这部分议题在国内非常不讨好,但仍然还是要说,因为太多人其实对这两个国家基本一无所知,只是不知不觉地受了其他势力的影响。谢谢所有能看到这里的人。

回答:

波乌二国的现代恩仇发端于二战结束时雅尔塔会议上斯大林的蛮横要求:苏联国境(即目前乌克兰西部边境)保持1939年苏德瓜分波兰时的西部边境,即是把1938年前的苏联边境向西推进了几百公里,丘吉尔接着出了一个馊主意:波兰边境向西推进几百公里,把大片纳粹德国的国土划归波兰。纳粹德国投降以后这样的领土划分成为欧洲新秩序,一时间所有德国人向西逃到德国,所有波兰人向西奔向波兰,乌克兰人填满了新拓展的土地。冷战黑幕重压下双方还能相安无事,苏联解体以后矛盾就暴露出来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