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称世界霸主的一个国家,还敢对中国宣战,结果全军覆没!

我国自古以来,政权都是以南部为主要发展地,对于北方等地都是防御的状态,所以历代以来就比较重视陆地领土,从而导致轻视了海上的权利,所以到了清朝,由于闭关锁国导致被各方的海上强国所欺负!

然而,报告还发现,由于事故导致的受限制工作日则显著增加。2014年有14个受限制工作日,2015年则增加了一倍以上达到32个工作日。

海上风电项目保险从建设到运营,涉及水险和能源险中的许多领域,建设期主要是建筑安装工程一切险(附带第三责任险)、设备运输险、船舶保险等,运营期主要是财产一切险、机器损坏险、公众责任险等。

图片 1

G9海上风电集团主席、苏格兰可再生能源管理总经理JonathonCole表示:了解这些数字的变化非常重要,我将与G9的同事,以及其他海上风电行业的利益相关者密切合作,确保实施措施以呼吁必要的性能改善。

另外,由于海上风电项目的建设涉及许多主体,包括投资者、工程承包商、货运承运人、供货商、政府和监管机构等等,并且这些主体可能来自多个国家,国际性和复杂性都很高。

此外,海上风电行业没有出现意外死亡事故,同时,损失工作日也有7%的降低,需要治疗的伤害事故则降低了39%。

生物环境方面,鸟类飞行可能会撞击运行中的风机叶片从而损坏风机,水生生物依附风机基础会有潜在风险。

G9表示,2015年的统计数据来源于45个海上风电项目,而2014年则仅有43个海上项目。据该报告统计结果,2015全年可记录人员伤害比率为5.99%,2014年同期则为6.22%。

国内海上风电保险现状

受限制工作日的定义为是:事故没有导致意外死亡事故或损失工作日,但这起事故所导致的工人的工伤会使得该工人在正常工作中不再有充分的表现。

目前,由于前期国内海上风电项目较少,保险公司对海上风电项目的风险评估过高,导致保险费率居高不下。近几年,海上风电建安险费率一般都在5‰-7‰左右(抢修工程例外)。当然,费率受免赔额、赔偿限额、海域自然条件、施工单位经验等因素的影响。

G9海上风电集团于2010年成立,由包括DONGEnergy公司、Centrica公司和Vattenfall公司在内的9个海上风电开发商发起,旨在提高海上风电行业的健康和安全。

此外,海上风电场另一个特别突出的风险特征是风电机组的可达性较差,一旦机组出险,需要特殊维修船舶在适航条件下方可进行抢修,船舶本身也容易出现损失。海上风电建设期参建单位较多,工艺复杂,监管困难,某些施工工艺会在后期某个时间点或者在某种诱因下集中爆发。例如,电缆头的制作工艺、质量不过关,后期可能会造成缆头过热、放电,导致爆炸、起火;承台基础及塔筒连接件焊接标准或工艺有问题可能会导致钢结构在盐雾腐蚀和大风大浪的影响下出现疲劳断裂的现象。

可记录人员伤害比率是每一百万工作小时数中可记录的伤害数量。2015年海上风电的工作小时数约在2122万小时,比2014年高出11%。

2009年国家能源局印发《海上风电场工程规划工作大纲》,为海上风电发展打下基础。统计数据显示中国2017年上风电累计装机达2,788MW,仅次于英国、德国,位列世界第三,正呈现加速发展态势。

据G9海上风电集团的年度健康和安全事故报告显示,2015年海上风电项目的整体可记录人员伤害比率比2014年降低约3%。

目前,国内海上风电项目设备运输一切险保单主要由原陆路货物运输险、国内水路运输险及海洋运输险衍生融合而来。根据每一运输工具的最高保额、免赔额、运输路径风险、运输载具状况等,以保险标的金额为基数进行计费,保险费率为1.5‰至5‰不等。

2015年983起可记录事件的分类

本文通过分析海上风电项目在建设期和运营期面临的自然灾害、人为因素、工艺缺陷等各类风险因素,结合国内保险产品条款及管理情况,探索海上风电保险安排方案,解决保险排分困难。

财产一切险。财产一切险承保由于自然灾害或意外事故造成保险标的直接物质损坏或灭失的损失。根据海上风电场所处的海域环境、风电机组基础形式、风电机组可靠性、免赔额等因素确定财产一切险的保险费率在1.5‰至2‰之间。

机器损坏险。海上风电场出质保后将其与财产险搭配投保。主要保险责任为风力发电设备设计不当;材料、材质或尺度之缺陷;制造、装配或安装之缺陷;操作不良、疏忽或怠工;物理性爆炸、电气短路、电弧或因离心作用所造成之撕裂等。考虑到国内海上风电机组的技术还不够成熟,保险公司在费率方面可能较为慎重。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海上风电机损险费率可能远高于陆上风电,其实际费率可能在3‰至5‰之间。

海上风电运输险。海上风电运输险是以运输途中的风机机组及其附件作为保险标的,保险人对由自然灾害和意外事故造成的货物损失负责赔偿责任的保险。海上风电有别于陆上风电,运输模式包含陆路、水路,水域涉及内河和近海。运输过程中可能会发生设备刮擦、落水、进水等风险。运输险一般由设备运输单位直接购买。

海上风电面临广阔的市场机遇,同时也面临较高的风险。海上风电项目全寿命周期通常为25年,在这期间主要风险来源包括:自然风险、技术风险、管理风险、人为风险、财务风险等,风险的发生时期亦可区分为项目建设期和运营期。

浅析海上风电风险

海上风电的建设期涉及勘察设计、风电机组基础、风电机组运输、风电机组安装、海上升压站安装、海缆敷设等,整个过程工序复杂交错,工期较长。在此阶段,自然风险可能会导致施工船只倾覆、基础损坏;技术风险可能会导致工序反复、工程停滞;管理风险可能会导致局势误判、船只冲撞;人为因素可能会导致设备损坏等。

海上风电建筑安装工程一切险。建筑工程一切险承保海上风电项目在建造过程中因自然灾害或意外事故而引起的一切损失。该险种主要预防在建设期可能出现的极端气象灾害对在建海上风电场及临时堆场的设施、设备造成的损坏。

气象方面,热带气旋等极端天气因产生很大的瞬时风速,会对风电场设施的结构造成破坏;雷电可能会导致风电场电路故障、火灾等;地震、海啸等自然灾害也会对风电场造成严重的破坏。

众所周知,能源发展的趋势就是低碳、高效、可持续,用清洁能源替代化石能源。海上风电是一种不与人争地、靠近负荷中心并可以大规模开发的可再生清洁能源,中长期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国内的海上风电保险始于2008年东海大桥海上风电的开工建设,目前已进入国内海上风电保险领域的主要是人保、太保、平安等中资大型保险公司,普遍采用联合体共保的形式,还会与国际再保签订分保协议,将其所承保的部分风险和责任向其他保险人进行保险。

海上风电项目技术复杂、工程浩大,相比欧洲,在国内起步较晚,故缺乏历史风险经验可循,面临较高的风险。保险作为项目风险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算得上是海上风电项目资金结构里的最后一环,但依然面临保险安排难的困境。

人为方面,海缆用于将风机产生的电能传输至陆上,途经区域如有锚区、捕捞作业区,操作不当可能导致海缆被相应工具损坏;从欧洲海上风电的运营记录看,海上风电技术含量高、危险性强,如果运维人员培训、管理不当,亦能造成巨大损失。

在“自然天气因素”方面,变换的海浪、洋流、海风、高热、高湿度、高盐空气都可能对项目造成影响,抗台、防火、防腐蚀、避让航路甚至海洋生态保护等,都是海上风电风险因素。在“施工设计因素”方面,在中国单个海上风厂设计出力通常为25-40万千瓦,远远超过欧洲海上风电起步阶段的风电场装机,
在国内的海上风电项目上,塔高更高、叶片更长、更强大的抗台设计的风机在海况更复杂的中国海上安装运行。

水文方面,海水对风机基础会施加多种作用荷载,包括潮汐对风机基础施加的疲劳荷载,海冰与风机基础产生刚性碰撞等;高盐雾造成风机金属材料的电化学腐蚀;风暴潮使海水水位暴涨从而影响风机顶部设施;海上船只偏离航道意外碰撞风机,船舶的非正常抛锚可能会钩断海缆等。

海上风电运营期风险。海上风电场所处环境相比陆上风电场更为复杂、恶劣,这是海上风电风险较高的重要因素之一。海上风电项目进入运行期后,其风险更多来源于自然灾害、设备质量、建设期的安装质量、人为误操作等。

海上风电建设期风险。海上风电在工程期间比较大的风险包括自然天气因素和施工设计因素。一方面原因是由项目本身的技术特点、地理环境决定的,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日益繁忙的海上交通、日益扩大的产业规模、以及日益趋严的环境保护和监管力度造成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