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历怠政对明末历史的深远影响

明史认为,明朝亡于万历而不是崇祯。明史是怎么写出来的大家心里有数,后朝变着法的黑前朝是亘古不变的历史潜规则。明朝要完并不意外,意外的是明朝续命了这么多年,这就不得不把被黑得连妈都不认识的万历提上台面,他不仅不是亡国之君反而是大明的中流砥柱。图片 1

问:有人说清朝皇帝的水平远胜明朝,领土与人口也远胜明朝。为什么会有一些人吹明黑清?

看到万历朝鲜之役的时候,我想起一个广为流传的笑话: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

图片 2

那时候的明朝,作为世界上鼎鼎有名的大国,表面上看起来还是不可侵犯,就算明代的百姓再怎么妄自菲薄,谈起自己的国家,那也是与有荣焉——甚至连统治者也不觉得明朝会亡,尽管他们已经知道朝廷有了困难,却从不认为,那就是致命的危机,所以统治阶级还是兴致勃勃的准备“万历三大征”,所以“东林党争”如火如荼,所以盛世现出了败相。

清朝皇权一家独大。有反对意见的大臣基本没活路所以最后收到的都是吹捧。歌功颂德。皇上圣明!这种马屁词都在清朝出现。再加上满清编写明史历经百年。真正的真相是吹清黑明。而明朝有官员大骂嘉靖万历。直接指责皇帝是昏君。但很多都寿终正寝,特别是万历朝没一人因为指责皇帝被杀的。都有善终且得到民间称颂。明清完全不一样的。再说满清人口大爆发只不过是红薯盛世。勉强饿不死而已。马格尔尼看到的满清“盛世”已经写在他的回忆录里了。城市脏乱百姓衣不蔽体争抢他人扔掉的食物目光呆滞且时时收到官员鞭挞。总结是半野蛮人的社会与传教士描写的明中晚期差太远了。所以马格尔尼回忆录完成后没几年

作为君主专制的民族来讲,国家倒坍,与它的最高统治者有着直接的关系,作为一个团体来讲,万历三大征,明朝是胜了,但作为一个国家来讲,万历三大征,他们败得一塌糊涂,甚至之后的明朝的那些败招,那不过是为明朝败亡“锦上添花”而已——当然,这里不能排除,皇太极的所为,那也是清军入关的重头戏。

清朝皇权一家独大。有反对意见的大臣基本没活路所以最后收到的都是吹捧。歌功颂德。皇上圣明!这种马屁词都在清朝出现。再加上满清编写明史历经百年。真正的真相是吹清黑明。而明朝有官员大骂嘉靖万历。直接指责皇帝是昏君。但很多都寿终正寝,特别是万历朝没一人因为指责皇帝被杀的。都有善终且得到民间称颂。明清完全不一样的。再说满清人口大爆发只不过是红薯盛世。勉强饿不死而已。马格尔尼看到的满清“盛世”已经写在他的回忆录里了。城市脏乱百姓衣不蔽体争抢他人扔掉的食物目光呆滞且时时收到官员鞭挞。总结是半野蛮人的社会与传教士描写的明中晚期差太远了。所以马格尔尼回忆录完成后没几年。康熙朝开始的中国热变成了拿破仑的睡狮论。中国热完全是建立在前朝对中国描写的基础上开始的。可见满清在明朝后150年的倒退真是令人惊叹阿。

图片 3

明朝: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关于清军入关,这里撇过不提,我们单来看看明朝晚期有哪些败招,导致了明朝亡国。

清朝:宁与友邦不与家奴。

“夫家自毁,而后人毁之”,说明一个团队的毁灭,总是从它的内部开始,一个国家就更是如此。试想一下,如果明朝一直是朱元璋这样雄才大略之人坐镇,那它存在的时间一定会更长,清军想要入关,只怕就算是五个皇太极共同努力,也不见得能成行的。

更不要说满汉之别这些现在说起来不利民族团结的话了,无论如何满清都代表不了中华文明。

周朝的时候,实行分封制,结果后来分出了春秋的五大霸主,战国七大豪强,那是因为周的体制已经不适应社会的发展,毁灭是必然,但明朝不一样,明代的体制虽然不算是无可挑剔,但也决不会在几百年内就被淘汰,它之所以亡国,实在是因为统治阶级太过腐朽,社会已经难以承载这样的朝廷。

“万历怠政”即指《明史》中所载,万历年间,明帝在位长期不理朝政的事情。

万历十年,张居正逝世,明万历帝亲政,万历十四年后,皇帝出现严重怠政行为,长达30年时间不上朝。《明史》认为,经此一事,明王朝内政近于崩溃,走上灭亡之路,甚至在《明史·神宗本纪》中提出,“明之亡,实亡于神宗”。

明万历帝上台亲政,初始时是个兢兢业业、恪职尽守的皇帝,万历十二年八月至十三年五月,京师大旱,万历帝亲自祭天祈雨,万历帝步行十余里至天坛,不顾劳顿,拒乘龙辇,所做所为,让百官和百姓大为感动。

当然,这些所谓“明君”的做为,在万历十四年之后就基本上与万历皇帝绝缘了。

万历十四年九月,万历帝以“头晕眼黑,力乏不兴”为由数日不朝,就算服药之后依然称“身体虚弱,头晕未止”,甚至连太庙祭祀也不去了,万历十六年后,这种情况愈演愈烈,万历帝整日花天酒地,选美,大兴土木,甚至筹建陵园——什么都理,就是不理朝政。

万历十七年元旦后,适逢日食,万历帝找到新的由头,免去了元旦朝贺,对于皇帝如此作为,大臣们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时任大理寺左评事雒于仁就上疏,对其耽于享乐表达了不满,紧接着,就有阁臣上疏请求罢官。

万历帝大兴土木,屡次选美,引起百姓不满,矛盾激化,时有民变发生,他三十年不理朝政,导致朝廷官员缺失异常严重,没有万历帝制衡,百官人人自危,拉帮结派,只是顾着争权夺利,政府职能陷于瘫痪,百官就人事布局,各党派之间相互倾轧,那也怪不得编纂《明史》的人也要说一句:“论者谓:明之亡,实亡于神宗。”

万历四十三年,万历帝勉强到金銮殿,许多朝臣竟然是第一次见到皇帝,如此荒废朝政,国力衰退,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万历年间,朝臣党争之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影响最恶劣,当数“东林党争”和“国本之争”。

东林党因为一次朝臣人事变动引发其他所有朝臣的围攻,再被阉党严重打击,被直接驱逐出了权力阶层,直至崇祯时期,才再次进入人们的视线。

而国本之争,指皇长子朱常洛与郑贵妃之子福王朱常洵之间关于权力的争夺,而朝臣们则分为两个派系,一派支持长子,一派支持福王,朝野上下对立谁为太子争论不休,就算后来朱常洛被立为太子,福王一派仍然不肯死心,直至梃击案发生,福王失势,国本之争才算上划上了句号。

史家常认为是由于国本之争,神宗被群臣所迫,不能立自己爱子朱常洵为储君,因而以这种不上朝的方式向朝臣们示威、抗议。

当然,“万历三大征”,才是万历皇帝的得意之作,不过这三场战争虽然都胜了,却耗时费力,明朝末期国力衰弱,难以抵抗清军的攻势,与这三大征实在有很深的联系。

万历四十六年四月十三日,努尔哈赤以“七大恨”告天,正式与明朝决裂;四十六年四月,大清兵克抚顺,朝野震惊,万历帝仍不以为意。

万历四十七年,辽东总兵杨镐四路进攻后金,在萨尔浒大败,死四万余人,开原、铁岭沦陷,北京震动。万历四十六年四月方从哲奏请“速下章奏、发帑金。”大臣跪在文华门外,哀求万历皇帝增派援军,急发军饷,神宗毫不理会。群臣日日请求皇帝临朝,皇帝派太监出来传谕:“皇上有病。”吏部尚书赵焕上奏章说:“他日蓟门蹂躏,铁骑临郊,陛下能高拱深宫,称疾却之乎?”赵焕之言,不幸而言中。

人们对万历怠政的原因分析,可谓是众说纷纭,但理一下头绪,可以大体归纳出四点:摆脱戒尺,居功自傲,缺乏竞争,体弱多病。戒尺,说的就是张居正、李太后和太监冯保一干人等,这些人尽心辅佐,但死的死,疏远的疏远,皇帝没有了“戒尺”,做事情就随心所欲了很多。

居功自傲,说的就是“万历三大征”的胜利;缺乏竞争,是因为他登上皇位,是没有经过与兄弟竞争的,他是唯一的皇位继承人;少了李世民登基的那种血泪,他自然要舒服了诸多。懈怠,看起来也是人之常情了。体弱多病这一点,从他二十出头就开始给自己建坟茔这件事上就能看出来。

当然,我们读历史,还是要本着“兼听则明”的态度来对待人和事,不能仅听“一家之言”便断定事件的对错,我们要本着公正的态度,来对历史人物“评头论足”。

这里其实有一个误区,人们常常把不上朝当作不理朝政,实际上万历皇帝还是在处理政务的,大家可不要忘了,虽然三大征确实消耗了明朝的底子,但实实在在的是胜了——似这种需要调用军队的大事,若没有皇帝出面,又有哪个大臣敢于擅自做主呢?其实开小会,也是能够处理政务的。

《明史》中有许多对于明朝事件的记录是不全的,甚至是错误的,这一点,我想大多数对明朝历史熟悉一些的人都是有同感的,为什么相隔时间不长,《明史》的记载却出了这么多错漏呢?因为它是清朝人编的,当然,其中还有一些东林党人的影子。

满清统治者是踩着明朝的骸骨走到中原霸主地位的,出于维护统治的需要,为消除人们对明朝的归属感,对明史进行了隐蔽的歪曲,有意放大污点,以偏盖全,诋毁明朝皇帝的形象。万历怠政,可能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件事情罢了。

本文发布于世界历史网的文章,如有转载,请注明原文摘自于世界历史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