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朝版“靖康之变”:崔立压着金国的皇族投元

金朝是中国历史上非常重要的王朝之一,他的疆土曾覆盖中国华北大片领土,北宋便是金朝所灭。而就是中国看起来很强盛的王朝却在退出历史舞台之前一天内暴毙两位皇帝。

自金海陵王完颜亮以来,金王朝内部相互杀戮,相互猜忌,加之吏治腐败,奢侈成风,致使颓势难挽,朽木难支。1211年九月,蒙古军于抚州大败金国军三十万人,“金之精兵良将,大半尽于是役。”1213年,蒙古军攻破德兴,又杀金军十万人。1214年二月,肝胆俱裂的金宣宗送公主给成吉思汗求和,外加五百童男童女和无数黄金、宝物、良马陪送,以求暂时之安。1123年,完颜峋在忧愤痛惭之中病死,遗诏太子完颜守绪继位,是为金哀宗。

公元一二三四年二月,蒙将率军南下入侵金国。当时金国一国之君完颜守绪因为懦弱惧怕蒙军,竟然以自己要率兵抵御蒙军为由,丢下妻子以及全家老小,自己独自从汴京出逃。和他一起出逃的还有完颜阿骨的四儿子,完颜宗弼的曾孙完颜承麟。

金哀宗正大二年,成吉思汗西征凯旋。大正四年,西夏大半为蒙古所屠灭。扼在金朝喉咙上的大手紧紧加力。蒙古窝阔台大汗继位后,对金朝发动泰山压顶式的全面进攻。正大六年,蒙古军围攻京兆、凤翔,不久,潼关以西皆为蒙古军队占领。天兴元年,三坪山一战,金军几十万人为蒙古军全歼,“无一人得逃者”,蒙古进逼汴京,围城数月,两个月时间内,汴京城内人民饿病而死近百万人。金朝覆亡在即,北中国一片喧沸骚动。金朝大诗词家元好问对金朝“国难”有过深刻的描述:

图片 1

道旁僵卧满累囚,过去旃车似水流。

红粉哭随回鹘马,为谁一步一回头。

随营木佛贱于柴,大乐编钟满市排;

虏掠几何君莫问,大船浑载汴京来。

百骨纵横似乱麻,几年桑梓变龙沙。

只知河朔生灵尽,破屋疏烟却数家。

图片 2

北来游骑日纷纷,断岸长堤是阵云。万落千村籍不得,城池留着护官军。山无洞穴水无船,单骑驱人动数千。直使今年留得住,更教何处过明年。雁雁相送过河来,人歌人哭雁声哀。雁到秋来却南去,北人南渡几时回。太平婚嫁不离乡,楚楚儿郎小娇娘。三百年来涵养出,却将沙漠换牛羊。

金军大败之后,蒙古兵烧杀掠夺,满载子女玉帛。金国百姓颠沛流离,文物流失,田园荒废,官军只知龟缩城内,百姓受苦,美丽姑娘也成为蒙古人用来换取牛羊的商品,终老沙漠。此情此景,与百多年前北宋汴京沦陷前后的惨状不出左右。历史真是一出离奇的大戏,曾几何时,“茹毛饮血,殆非人类”的女真经过百余年的汉化、文明化,终于成为文明世界的一分子;如今,当与他们祖先类似的更加野蛮的蒙古人纵马而来时,文明顿时成为了碎片!

1232年十二月,金哀宗本人以东征为名带着随从从汴京出逃。

1233年正月,金朝京城西面元师崔立杀掉完颜奴申和完颜阿不,勒兵“入见”太后,传召梁王完颜从恪为监国,自称左丞相、尚书令、郑王,亲赴蒙古兵营议降。崔立此人,“性淫狡,常思乱以快其欲”。他约降蒙古后,马上派人烧掉京城城墙上的楼橹防具,并假称蒙古军旨命,亲自“拘审”随金哀宗出逃的官员妻女,随意奸污,日乱数人。同时,崔立又把梁王及其近亲囚禁于宫中,入皇宫私取珍宝无数,运载填充于他自己在京城的大宅子里。他又指使士兵,在城中帮助蒙古兵搜掠金银,拷打折磨官员百姓,百毒备至,使城中百姓生不如死。

1233年四月,崔立催逼金国两宫皇太后、梁王、荆王以及诸宗室五百多人北行,送俘蒙古,以三十七辆大车装载,把金国皇族端个底掉。“次取三教、医流、工匠、绣女皆赴北”凡此种种,同1127年北宋皇族的悲惨情状如出一辙,惟一的分别是当时的金朝皇帝奔逃在外。蒙古兵入城后,恰值崔立在城外为蒙古人催迫金室皇族上路,不料想蒙古兵“先入其家,取其妻妾宝玉以出”,崔立“闻讯大哭”,也无可奈何,真正的立时报应!不久,崔立自己也被属下李琦、李伯渊等人斩杀,汴京军民“争剖其心生啖之”。

“金俘人之主,帝人之臣,百年之后适启崔立之狂谋,以成青城之烈祸。曾子曰:‘戒之戒之,出乎尔者,反乎而者也’。岂不信哉。”元朝史官对于金朝之国,也有幸灾乐祸之情,故有上述慨叹。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